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留下珍贵的血肉文本   

2016-10-05 20:24:58|  分类: 古往今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下珍贵的血肉文本

 

一般说来,为人作序都要谦让再三,而茹章鹏兄命我为他的回忆录《右派的儿子》作序,我却毫不犹豫当即应允,我以为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与章鹏兄的关系不比一般。先父和茹伯父在五十年代就是同事,家母和茹伯母则同事二十余年,章鹏兄与家兄储德是中学同窗,与我亦是中学先后同学,仅高我两级而已,之后我和章鹏兄又曾为烟草公司同事。本书所述情节,许多都是我们共同经历的;所涉人物,大致都是我们共同的熟人。兄屡经坎坷,我是目击者;兄自强不息,我是见证人;兄下乡插队,我曾到场送别;兄考上大学,我曾赋词壮行;茹伯父担水谋生,我曾街头遇见;茹伯母与世长辞,我曾灵前致哀。几十年里,许许多多的苦难与欢乐,沉沦与奋斗,我们均一起走过。翻开这本书,便如同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库,风霜雨雪、酸甜苦辣,一并袭来。

本书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一直写到21世纪,时间跨度很大,差不多与“共和国”的历史重合,其中涉及到中国的“反右”、“文化大革命”、“知青上山下乡”、“粉碎四人帮”、“平反冤假错案”、“改革开放”等重大历史过程。章鹏兄以一个“右派儿子”的特殊角度来观察和反思并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再现这些历史过程,所陈述的全部情节,均发自肺腑,饱蘸血泪,给人以极大的震撼力。在那些或粉饰太平或无病呻吟,要吗甜得发腻要吗酸得掉牙的所谓畅销书日益污染着我们眼目的今天,章鹏兄的书虽不能使人赏心悦目,却足以使人惊心动魄。我们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太多的使人麻醉的娱乐,却很少有使人惊醒的倾诉。章鹏兄的书难能可贵之处,便是让人惊醒,让人猛然想起我们走的原来是这样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我们的青春年华原来是一场噩梦,那些漂亮诱人的口号原来是乌托邦式的幻想,那些道貌岸然的革命干部原来是害人的恶棍。

其实在看到这本书前,很多情节我就听父母讲过了,有一个情节曾经长久地印在我心中并为之感叹。当茹伯父身陷阳谋流放西北被押解出城时,正好路过茹伯母上班的临江路副食品门市,茹伯母见丈夫被一群虎狼般的打手持枪吆喝着经过,立即叫身边的大女儿拿起两包香烟跑出门去,挤进押解队伍,把香烟塞到茹伯父手里。这一感天动地之举,在那个人伦丧失的时代竟被斥为严重丧失阶级立场,之后多年茹伯母被迫反复做检讨。读了章鹏兄的书才知道,那两包香烟居然当时就被打手们夺去瓜分了,茹伯母的高风亮节和那些披着革命外衣的恶棍,高下立判。

书中还有很多情节令人感伤不已。

比如茹伯父之成为反革命的过程,真是令人欲哭无泪。忠县税务局局长刘显志,副局长刘接双为了向上表功,硬说20几个人的税务局机关里,出了7个人的反革命集团!原由是税局一同事李玉海过生日,请局里的同事到他家里去吃饭。因党团员们要开会,走不开都没去。父亲他们没事的都去吃了生日酒。局里开始说他们吃吃喝喝搞小集团,运动一来竟说成是反革命集团!接着非法拘禁,私设公堂,严刑逼供!父亲后来对我讲不招供就饿饭,连续天不给饭吃。父亲被饿得软弱无力,将头靠在床头上。这时冉隆碧、刘青鼎进来了,端着一碗辣椒水说,你不是想吃饭吗,给你饭吃。不容分说将一碗辣椒水从我父亲的鼻孔和嘴灌下去,呛得我父亲两眼冒金星,捶胸顿足咳嗽不止!接着就是毒打,眼镜被打掉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血,父亲被打在地上爬,抓起来又打,关在楼上达半年之久天天如此!逼迫我父亲交待他们臆造的,反革命集团名称、纲领、纪律、行动方案等问题。可怜我父亲一文弱书生,好几次被打得昏死过去!这时打手冉隆碧、刘青鼎乘父亲不省人事,捉住我父亲的手指按印在他们编造的口供上,上报。不容分说,仅凭伪造的口供,法院一纸判决就定罪终生。“反革命集团”副首犯李玉海被判三年劳教,其余的5人开除回家。邓炎、肖炎青戴着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回家后,经不起无辜打击,不久就含恨死去。我父亲是“反革命集团” 首犯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押往青海省劳改!

比如茹伯父被押送青海劳改营后,茹伯母在接踵而至的残酷打击中独立支撑全家的那些痛苦经历,足以断人肝肠。这一下天垮了!母亲回家捶胸顿足呼天抢地,全家人哭声连天!厄运随之而来,很有天赋的读高中的大姐被精简压缩回家了。11岁读小学五年级的我,也被一小宣布“光荣地支援农业”, 实质开除回家。最凄惨的是我母亲,不让她搞酒类生产指导专业了,被下放到长江边每天挑水浇豆芽。(当时还没有自来水,豆腐厂的豆芽作坊就在长江边。)几十个黄豆芽、绿豆芽桶,每天要挑几百担水。特别是冬腊月,“冬天的风雪狼一样的嚎叫!”长江边寒风呼啸河水刺骨,母亲赤着脚走进过膝盖的冰凉的河水里挑水,每天要往返几百次……。一个女人超过了强壮男人的劳动强度,母亲由此患上了风湿心脏病。最后也是因为这病而去世!她像牲口一样活着,她是为了养家糊口,为了我们六个儿女,她是在拼命啊!

比如罗世笃在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过程简单到如同儿戏。印刷厂造反战团的头头罗世笃被押上“狮子坝”的批判台。胸前挂着“反革命分子罗世笃” 的牌子。说他反对毛主席,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印刷厂造反派的反动头目。本人出身小业主,对毛主席刻骨仇恨等等。批斗快完结时,会场下面有“革命群众” 不断地递纸条,大会主持人手拿着一个个递上来的条子念道:“坚决镇压反革命”、“ 砸烂罗世笃的狗头”、“革命群众强烈要求将反革命分子罗世笃揪送公安机关!”接着主持人问下面会场的群众:“要不要得?”下面会场的群众齐声高呼:“要得!”又问:“同不同意?”下面群众又齐声高呼:“同意!”就这样,罗世笃就被当作反革命分子被捆绑押送到忠县公安局看守所!

又比如对三年大饥荒的记载,堪称触目惊心。在钻尾沟挖红苕时,大队长江一统边挖边说,那几年不分粮食,粮食都集中到大伙食堂里去了。家家不准生火,好多家里的锅都被收去炼钢铁去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大伙食堂开始还有煮的,吃着吃着煮的就很少了。很多人吃不饱,得了黄肿病,贫病交攻饿死了!我们果园村饿死了170多人,我们队饿死了十多个。那年月好惨啊,家家都在戴孝,户户都有死人。饿死最多的是一队,接连饿死了37人!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读者随意翻阅,即有收获。

章鹏兄以年近七十之身,一气写成三十余万字之回忆录,其精神,其气质,其担当,均足令人肃然起敬。虽曰个人经历,实为社会缩影,透过本书,即可以窥见那个时代的真相。从这个意义上讲,本书是具有相当价值的。和章鹏兄人生经历相似的人何止千千万万,他们中间一部分人已经被生活的艰辛磋磨得麻木不仁,一部分人已经被社会的险恶训练得市侩圆滑,更有甚者,竟然带着当年的伤痛吃着如今的低保莫名其妙地高喊无怨无悔。像章鹏兄这样秉笔直书完成此等厚重之回忆录者实属凤毛麟角,所以,我应当向章鹏兄致敬。感谢他留下了珍贵的血肉文本。

章鹏兄不以文字见长,写作此书,只讲事实,未重文字,如以文字论,则尚可斟酌,这也是我要坦诚指出的。

是为序。

                                      学弟  陈仁德拜撰

                                         2016925

 

  评论这张
 
阅读(5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