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我第一本诗词集的故事   

2016-10-24 22:39:04|  分类: 古往今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第一本诗词集的故事

陈仁德

 

写作诗词很多年后,渐渐积累了几百首,就想着编印一个集子。可是哪有条件啊?那是八十年代,我每月只几十元工资,肯定是没有钱自费印书的,找出版社更是门都没有。我也想过请人帮忙用打字机打印,那时还没有电脑呢,可是也不行,谁肯为你打这么多字?

这件事困扰我很久,一直无计可施。有一天我忽然计上心来,不找任何人帮忙,自己写,然后复印装订。这个想法让我激动了很久,但是算一下账,复印一张两毛钱,一本少说也有几十页,成本高着呢心又冷了。过几天转念一想,复印很贵,少印几本就是啊,便不再犹豫

我于是按照线装书的对折页一张一张的比着尺子画竖排的格子,也就是古人所说的乌丝栏。几十页要画得尺寸规格一样,一点不马虎。全部画完后我开始用钢笔书写,先诗后词,诗分古体近体,再分五言七言,按年代排列。我从小没有练过字,字写得很丑,扭扭捏捏潦潦草草,也不管那么多了,出来再说。

挤出业余时间把大约一百多首作品写完毕,看上去好像还可以。复印时犹豫良久,掂了掂钱,害怕影响当月生活费,只印。接着我将复印好的几百页一页一页对折,压实。开始是用指头压着折缝一张一张捋过去,一会就指头疼痛了,马上改为用圆珠笔杆代替手指,效率大大提高,手指也解放了。

当复印件分叠成六时,我特地去买回仿绫纸做了封面封底,在扉页位置插入了我的一张复印的游览洞庭湖时的照片,再插入几页对折的空白宣纸,预备请人题诗。这时“书”的边缘很不整齐,又到忠县印刷厂找到我的表姐夫张治中(与抗日将领同名),请他用厂里的切纸切边。切边时只能切三边,对折的书边是不能切的。之后“书”就整整齐齐棱角分明了。我用大书夹一本本夹稳不让挪动,在书脊这边划线,用钉子打孔后再用棉线穿孔装订,很快书就成型了,像模像样的,很漂亮。只可惜太少了,只有六本。

我那时常向诗坛前辈许伯建先生和屈义林先生问学,获教颇多。我分别给两位前辈各寄去一本,附信一封,请他们为我的诗词集题诗。不久,我到重庆石桥铺拜谒许伯建先生许先生从书案上拿过我寄去的那本集子,说:“我还以为你是送我的呢,已经看完了,还在上面做了许多圈点。”当时我真是不好意思,觍颜向许老索回,因为实在是太少了,没法送。许老随手翻开,正是我的照片,“仁德兄这张照片复印后有水墨画的风韵呢。”随即左手拿书,右手提起一支小楷笔,龙飞凤舞般悬空扉页上题写了一首七绝:“春鸟虫秋自在鸣,黄钟大吕亦同声。一篇炼意标真格,会见昆仑顶上行。”诗下题跋曰:“短句奉题仁德兄诗词选集,即请正之。老小弟许伯建拜手,时年七六。”然后取过印鉴钤上。我那时才知道什么叫受宠若惊,喜出望外。许老以一泰斗,如此看重我,受之有愧呀。捧读再三,至“会见昆仑顶上行”,真个无言了,我哪里有这么优秀啊! 再读至“仁德兄……老小弟许伯建。”则颇感不安前辈虚怀若谷,奖掖后进,高风亮节,令我诚惶诚恐。

临别时许老送我至门外,轻轻对我说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你的七律比xxx还写得好!”(恕我不能说出实名。)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许老接着又重复了一次,真真切切,出他之口,入我之耳。我再三称谢而去。

我又到成都屈义林先生家。屈义林先生是徐悲鸿高足,诗书画三绝,时任四川省文史馆书画组长。他一生坎坷,夫人萧义高女士已去世多年,我到时四川省文史馆员、国军上将孙德操的侄女孙琪华女士婚不久,夫妻俩热情接待了我。屈老拿出我的集子,上面已预先为我题写好了,诗曰:“情如野马笔如缰,破卷三千见短长。野马难驯行万里,始知善驭是王良。为仁德同志题旧作,屈义林己巳夏”。屈老将诗念了一遍,特别说明“破卷三千见短长”是取意闻一多先生“唐贤读破三千卷,勒马回缰作旧诗。”短长是对白话体新诗和文言体旧诗的比较。在屈义林先生眼里,当然是赞同闻一多先生“勒马回缰”观点的。记得那几天正是所谓六四风波之后,满城惊恐万状,屈老夫妇关起门来和我畅谈了许多知心话。屈老说:“我当年在南京中央大学时也是热血青年‘九一八事变’后曾经和同学们一起去冲击国民政府外交部,外交部长王正廷被一个同学砖头砸伤了额头,血流如注,荷枪实弹的卫兵就在旁边,但是没有向学生开枪。

成书的最后一个环节就是题写书名了。我好意思去找前辈名家,转而请我的川大同学陈海帆在每一本上题写了《陈仁德诗词选》六字。陈海帆虽不是名家,却也写得很潇洒流利。

至此,我的第一本诗词集大功告成。从划线到写,从装订到题签,全是手工,总发行量六。陈海帆索取了一本,川大同室蒋万兴一本。因为偶然原因认识的川大历史系女同学肖燕一本。肖燕带到西南民族学院,被学院图书馆李兴辉发现,托肖燕要去了一本。李兴辉后来和我成了很好的诗友,交往至今。另外两本我保存至今,已27年也。

之后还有一段很重要的轶事。九十年代初,我与四川《龙门阵》杂志关系密切,经常在上面发表文章,编辑詹静尘和杨启宇都是我至交,而他二人又和民国著名才女、诗词大家黄稚荃先生(女)关系很好,黄稚荃先生和杨启宇的父亲杨续云先生同为四川省政协常委,住在西安南路枣子巷的同一幢楼。承蒙他二人的引荐,大约是1991年某天,我得以到黄稚荃先生家中问学。那天我将《陈仁德诗词选》呈上请她指教。黄老坐在椅子上,戴着眼镜仔细翻阅我的集子,一边看一边吟诵:……因向清风亭里坐,却凭巴语说成都好啊,好啊,气象开阔啊!”她一连吟诵了很久,指着我和杨启宇兄说:“有人说诗词会失传……有你们,怎么会失传呢。”她叫我把集子放在她那里,她慢慢看。

过了大约一月,黄稚荃先生将集子寄还给我。打开一看,我简直心花怒放。黄稚荃先生用红笔在上面密密麻麻做了很多圈点和批语。黄稚荃先生是著名书法家,写的字漂亮极了。对我的评价我不敢当。她评我的《储德兄平反昭雪自阿坝归来五律四首》“四诗雄深雅健一气呵成”,我的《三十咏怀五律七首》批曰“作者曾读庾子山咏怀诗否?‘七诗’情真笔健,极似之。”她还为我修改《念奴娇忠州白公祠怀古》。全书红笔圈点评论甚多,此不赘。我曾听许多人说过,黄稚荃先生非常清高,一生喜画梅花,以梅自况,从不轻易夸奖人,我获激赏,或是出于对后学之鼓励乎?

从我的第一本诗词集到现在,我已经从三十多岁到了六十多岁,其间已正式出版诗文集十多种,出书于我已是毫无新鲜感可言。在我出版的诸多著述中,最可玩味的,还是这个仅发行六的手工制作之集子。曾经对我寄予厚望的许伯建、屈义林、黄稚荃三老均仙逝已久,每念及当年他们对我的鼓励和期许,便愧汗不已,庸庸碌碌,忽已白头,“会见昆仑顶上行”是没有机会了,唯有祈求三老在天之灵原谅我。

 

                           20161023日于重庆天龙路寓所,是日霜降

我第一本诗词集的故事 - 虞廷 -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我第一本诗词集的故事 - 虞廷 -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我第一本诗词集的故事 - 虞廷 -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我第一本诗词集的故事 - 虞廷 -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我第一本诗词集的故事 - 虞廷 -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我第一本诗词集的故事 - 虞廷 -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我第一本诗词集的故事 - 虞廷 -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我第一本诗词集的故事 - 虞廷 -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