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再说井(井字前面是上洽下甘)  

2014-07-12 22:52:23|  分类: 古往今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井字前面是上洽下甘)

再说井

陈仁德

井因为盐业之利,从商代到清代,在将近5000年的时间里一直是人类繁衍生息之地。上世纪九十年代,考古工作者在位于井河畔的瓦渣地遗址发现了商代末期至春秋中期的遗存,以大量中口釜、尖底杯的陶片堆积为代表,并有圆形的窑灶一类遗迹,符合陶器制盐工业遗址的特征,因而推断应当与制盐工业有关。又在井中坝遗址发现了东周前后的遗存,有很深厚的单调的中口釜、尖底杯等陶器残件,并有储卤池、窑灶等典型制盐遗迹。这些发现证明,井从商末以来,制盐工业基本上没有中断,直至近代还在使用传统工艺制盐,是古代渝东盐业演进的一个极好的样本。
   
最迟从汉代起,盐业就是国家的重要产业,这有《盐铁论》为证。国家对盐的主要产地,都安排有专职的盐官进行管理。井也有专职盐官,这就是《华阳国志》所说的“临江县,枳东四百里,接朐忍,有盐官在监、塗二溪。 这种盐官制度大约一直延续到了清代,只不过名称有所改变。清代的盐官叫州判。嘉庆十八年,任职四川察院的瞿曾在为井所撰的《创修会通桥记》中说:“忠州之有州判也,昉于国朝雍正八年,分驻于州之东北二十里地,曰井,专司涂二井盐务兼辖丰、垫、梁三邑督捕事。”州判在清朝之位阶约为从七品,其职能为辅佐主官,是直隶州知州的左右手,相当于现在的副职。安排一个从七品的官员专司井盐务,可见井的地位之重要。

州判在井有自己的衙署,称州判署。当地人则称之为分州衙门,为别于州府大堂,又称为二堂。据吾祖陈德甫先生所编撰《忠县志》(下同)载:“(州判)署先在治城内万寿宫右侧,后迁县治东一十五里石桥井即井。清雍正八年,州判杨名远建。乾隆十九年州判李挚补修。嘉庆四年毁于贼匪。嘉庆十七年,州判毛会抡将署后居民李金和房屋基址价买入官,改修头门三间,大堂五间,二堂五间,左右书房四间,厨房一间,相国祠三间。嘉庆二十四年州判王见龙补修大堂下西边科房三间。咸丰十年,州判黄之骥补修。民国以还,署内房舍略有修改,现为财政部忠县盐场公署井场务所。”其地1949年后改建为井小学。

我在清道光四年《忠州直隶州志》修辑职名中意外发现了当时的州判名字,他叫龚照琪,监生,副贡,安徽合肥人,忠州直隶州分驻井盐捕州判。担任《忠州直隶州志》总校可见他还为忠县当年的修志做出过贡献。

清代忠州知州王尔鉴有一首《游井》诗:“最爱杜陵句,青者官盐烟。我行近井,盐烟冒林端。我行到井,四面远山环。凄凄其有,别贮一洞天。清溪曲盘路,倒影摇层峦。维地不爱宝,井洌涌盐泉。奥都耿灵异,点滴鸣琅玕。清音响地籁,琴操何须弦。宛似嘉州境,方响丁东传。调羹有余味,胜彼空珊然”。 写景状物,如在眼前。

雍正年间,井的盐业还与巴蔓子将军的土主庙(即巴王庙)发生了一些关系。据州举人、顺庆府盐课大使吴世彦所撰《土主庙常住记》载:当时土主庙“祠无常住,间时灯暗炉冷,殿宇渐觉颓圮。”吴世彦等觉得应该有人常住土主庙以敬祀巴蔓子,遂倡议捐资,“一时好善乐施者,竟至七十余人,各捐千钱,购买井雷至昌官井头灶、头天、头轮一十五担,去钱七十二千文,每月收价,以资僧食与香炉之不足。俾得早晚焚献,庶晨钟暮鼓,使当日耿耿孤忠可与日月争光,乾坤壮色,神妥人欢,永垂不朽。”这里说的是,忠州有七十多人捐资七十二千文,购买了井的部分盐井,盐井每月的收入全部用于“僧食与香炉之不足”。

由于盐业的兴旺,井场也随之繁荣,《忠县志》载,直到1945年,井尚有报恩寺、太虚观、观音寺、净土庵、大香寺、能仁寺、苏家庙、罗公祠、井主庙等庙宇七座,其规模可想而知。其中最重要的庙宇是井主庙。

井主庙全称井主南帝庙,是为纪念井神杨伯起而建的。杨伯起即杨震,《后汉书》有《杨震列传》,东汉弘农华阴人,少好学,博览群经,人称“关西孔子”。历任荆州刺史、涿郡太守、司徒、太尉等职。相传是杨伯起在井发现了盐泉,给那里带来了财富,所以人们建庙纪念他。但其实杨伯起终生都未到过忠县,不可能在井发现盐泉,应该是由于他为官清廉,禀性刚直,受人景仰,所以就把发现盐泉附会到他身上了。从杨伯起是东汉人来考虑,说明在东汉时井的盐业已具相当规模。杨伯起的生日是农历七月二十三,每年这天,井都要举行庙会,当地民众要到南充襄樊一带迎请剧团来演出祝寿,前后历时近两月,动辄耗费数千元,直到民国时仍如此。

由于自贡盐业的快速发展,后来居上,井的盐业受到巨大冲击。据《忠县志》,到民国后期,“井有官井、大井、小井之别,官井亦十六股,产量月约五百担,税收旺月约五万元,淡月约三万元,灶户十三家。销区为黄金、兴隆、丰收及梁邑附近等乡镇。”可以明显看出,井的盐业已经开始衰落。

到上世纪中叶,井的盐井纷纷关闭,盐工转行务农,传承了数千年的盐业慢慢地划上了句号。如果说曾经出现过一次回光返照的话,那便是在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中,当时百业凋敝,很长一段时间连盐也买不到,井人便自发地将封闭了多年的官井”打开,食用其中的盐水。我当时仅十多岁,曾亲临井口俯视深深的盐井,看着农民将盐水一桶一桶打上来挑回家去。印象中,井口直径近一米,以三寸厚的木板圈为井壁,井沿有被绳索磨出来的很深的沟痕。
    1997
年春天,我重访井。由于地处三峡水位线下,井镇已全部拆迁,只留下一片断壁残垣,空无一人,溪边古老的官井”荒草丛生。离官井”不远的中坝遗址静静的卧在溪水中,考古工作者已全部撤离。曾经创造过灿烂盐文化的井沟,曾经为一郡所仰”的井,在夕阳余晖下,显得十分苍凉。当年6月三峡大坝关闸蓄水,井的一切从此永沉水底。

 

 2014712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