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我说井(上洽下甘)  

2014-07-12 22:50:47|  分类: 古往今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井字前面是上洽下甘) 

我说井

陈仁德

上世纪末的一天,时任重庆市市长的包叙定率队到忠县视察,我当时在《万州日报》做记者,被派往忠县采访报道。忠县县委县府向包叙定市长汇报工作的会场选在香山宾馆楼上一间大会议室里,各部局的领导都参加了汇报会,济济一堂,颇为隆重。有关人员正在汇报时,包叙定市长忽然提问:“你们忠县井的字是什么意思?”汇报者一时无言相对,满座官员皆面面相觑哑口无言。包叙定市长见状略显不快,说:“算了吧,算了吧。”此事亲历者众,想不少人都还记得。我之所以重提此事,是想借以说明,井的字到底是什么意思,的确许多人都不知道。

井的字,在中国最早的成书于东汉的字典《说文解字》里没有,在古代收字最多的成书于清代的字典《康熙字典》里面也没有。这里有两种可能,一是东汉迄清乾隆时代,字还没有;二是可能字已经有了,但由于使用范围仅限于忠县,流传不广,故未能收入。两种可能,我比较倾向于后者。其理由是,井因盐而兴,井中坝出土的大量文物可证,从新石器时代开始,井就有了人类及盐业生产,在汉代,井的盐业已经非常兴旺,遑论康熙时代。如此盐业兴旺的地方,绝不可以没有名字。如果有名字,而且这个名字就是井的话,那就只能是《说文解字》和《康熙字典》遗漏了,这并不等于没有字。

井最早见于典籍,是成书于晋代的《华阳国志》,只是,在这部经典著作里,井叫做“监溪”。原文称:“临江县,枳东四百里,接朐忍,有盐官在监、塗二溪,一郡所仰。其豪门亦家有盐井。这段话翻译成现在的话大致就是:“忠县(临江)在涪陵(枳)以东四百里,与云阳(朐忍)相接,有专门管理盐业的官员,在监溪和塗溪两个地方,为一郡所仰赖。这里的豪门也家家都有盐井。”

这段很短却很珍贵的文字后来被历代研究者们反复引用,最著名的是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江水》里的引用:“江水又东,迳临江县南,王莽之监江县也。《华阳记》曰:‘县在枳东四百里,东接朐忍。县有盐官,自县北入盐井溪,有盐井营户,溪水沿注江。’”(要略作说明的是,郦道元所引的《华阳记》,其实就是《华阳国志》的别称。)

《华阳国志》里为什么不叫忠州(忠县)而叫临江县呢?为什么不叫井而叫监溪呢?这得先从临江和监溪说起。

忠州的得名始于唐代贞观八年,此前叫临州,下辖临江县。临江县得名更早,是秦置巴郡后最早的辖县之一(一说东汉置县,此处不讨论。)王莽篡政时复古改名,曾将临江县改为监江县。这里的监字,就和监溪有些关系了。当时为什么要将古老的忠县命名为临江,是不是因为忠县临近长江呢?不是的。因为沿江各县不独忠县,每个县都临近长江,而叫临江县的却只有忠县。著名学者任乃强先生在他的名著《说盐》里谈到,“巴郡临江县,是因监塗二溪盐利特大而有名的,决不能是因县城临江而得名的。当时巴蜀与荆湘的郡县,没一个不是置于江岸上。何得只此县有临江之称呢?”在这里,任乃强先生断言“临江县,是因监塗二溪盐利特大而有名的。”他进一步推论,“可以肯定临字是古代食盐的代称”。“临字最原始的写法作象人目注视三口锅,察其火候。窃谓是人类最先煮盐时所造字。临字与盐的关系,当如此解。面临、临近的临,只是引申之义。盐字既行,临字本义反无人知了。”为了证明临字和盐字可以通用,任先生举《汉书.地理志》为例,“金城郡临羌县,莽曰盐羌”,“越嶲郡姑复县云‘临池泽,在南’。又引《后汉书》注引《地道记》云:“盐池泽,在南。”这里的临盐二字都是可以通用的。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知道,临江县其实可以理解为盐江县,其产盐之地,主要在监、塗二溪,所以《华阳国志》称:临江县……有盐官在监、塗二溪,一郡所仰。

现在再来说井为什么在《华阳国志》里叫监溪。

监字繁体写作監,其实就是临与皿的合体字,也就是把盐从上到下放入器皿的意思。故监、临两字同义,都是表示盐。王莽改临江为监江,即可证监临两字同义。同样的例子还有“蜀郡临邛,莽曰监邛。” 西河郡临水县,莽曰监水”。“朔方郡临河县,莽曰监河。”等等。由此可见,临监盐三字均同义,监溪就是盐溪无疑。故《水经注》曰:“……自县北入盐井溪,有盐井营户,溪水沿注江。

既然井就是监溪,而监溪就是盐溪,何以后来又叫做井呢?

民间有一种说法是,从井上游三角滩流下的水与井的盐水混流,合饮而甘之。这种说法是将字拆分成三部分,望文生义而言之,显得比较牵强。对此,四川大学著名学者刘琳教授在1984年出版的《华阳国志校注》中说:“监溪即今忠县东的溪河,又名黄金河。音干,监古音亦近干。”刘琳教授的解释比较简单,且未从训诂上予以说明,缺少旁证,但亦自成一家之言。如果按照刘琳的说法,监溪就是溪,而溪就是井。

是否如刘琳教授所言“监古音亦近干”呢?也有不同见解。吾祖陈德甫先生所编撰的成书于1945年的《忠县志》在《谈故》中有如下疑问,“《华阳国志》载:临江县,枳东四百里,接朐忍,有盐官在监、塗二溪,一郡所仰。其豪门亦家有盐井。按:临江即今之忠县,监即今日之涂二溪,涂塗古义相通,监二字音义均不相关,不知如何错误,姑志待考。”

这里的“监二字音义均不相关”与刘琳的“监古音亦近干”,见解完全不同。《忠县志》说得比较客观,未下结论,只是说“不知如何错误,姑志待考。”

其实对于井名称之争议,早在清康熙年间就开始了,州人熊宣作《塗二溪辩》,曰:“……塗溪即今涂溪也,监溪即今溪也。今易塗监为涂,其方言转音之伪欤?抑年代久远传写之伪、有以失其真欤?即读香山先生《长庆集》,有《九日题涂溪?七绝》,集中‘塗’字从‘涂’,则知字之伪已沿于唐代矣,又何问以监作者哉。,古暗切,俗呼‘淦’,古无此字,不可不辩。”

熊宣认为监易为,要么是“方言转音之伪欤?”,要么是“抑年代久远传写之伪”总之,他认定本字应该是监,而非。他对于监的“方言转音”之说,与刘琳的监古音亦近干相似。

熊宣之后又过了100多年,到了嘉庆十八年时,任职四川察院的瞿曾在为井所撰的《创修会通桥记》中又对字提出了质疑,他说:“余尝考《说文》字典诸书:字,从廾不从甘,《颜氏家训》引诗作‘有渰凄凄,兴云祁祁’。《毛传》:,阴云貌,读若弇。而《唐韵》又读若甘。今土音从甘,遂讹作。此字书韵书之所未采而辨物居方者,不可不审也。余闻之山岚,朝夕云气霏霏,湿润熏蒸,雰浸下土,此盖嘉名之所由。”

瞿曾认为,字是渰字之讹误,因两者字形相近极易混淆。并且用《颜氏家训》所引《诗·小雅·大田》中的句子“有渰凄凄,兴云祁祁”为证。渰字为阴云貌,而“之山岚,朝夕云气霏霏,湿润熏蒸,雰浸下土。”正与“有渰凄凄,兴云祁祁”相符,故可以断定为“此盖嘉名之所由”。

 瞿曾的观点有些道理,但是立论的基石却不稳固。他开口就说:“余尝考《说文》字典诸书:字,从廾不从甘。”这就大成问题了。《说文》字典诸书里根本没有字,怎么可以认定“字,从廾不从甘。”呢?前提都不存在,后面的推论就不能成立了。不过我倒是觉得渰字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何以言之?盖渰与盐同音也,渰井和盐井念起来几乎没有差别。这就让我又想起《水经注》曰:“……自县北入盐井溪,有盐井营户,溪水沿注江。”如果把盐改成渰,这段话几乎意义不变。

把以上各种观点梳理一下,可以理出一条线索来。在汉代以前,临监盐三字同义,可以互换。因此,《华阳国志》里的监溪就是盐溪,也叫盐井溪。盐井溪的溪字省略后,即为盐井。而盐井与渰井音相同,于是成了渰井。渰与字形相近,又成了井。

 

                          2014年7月12

 

 

(文中的塗涂监監等字请勿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6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