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我说军旅诗词  

2014-01-13 14:10:55|  分类: 议论风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说军旅诗词

                   陈仁德

 

(赴京前夜匆匆草就,未暇细论,仅大意而已,惭愧。)

军旅作品源远流长

军旅诗词是军旅的延伸。军旅一词最早出现于《国语·齐语》:“军旅整于郊。”指军队,后来泛指军事,所以凡是和军队军事有关的诗词作品,都应该属于军旅诗词,推而广之,凡是和战争有关的诗词作品,也应该属于军旅诗词。军旅诗词的作者不限于军人,军人之外的诗人,只要是以军旅为题材进行创作,都应该属于军旅诗人。

军旅诗词(早期主要是诗)在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即占有相当篇幅,可以说,军旅诗词是和中国的诗歌同时出现的。从《诗经》开始,直到当代,三千年来军旅诗词从来没有中断过,成为诗词的重要品类,其作品不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非常可观。

《诗经》里的秦风《无衣》、《 小戎》,邶风《击鼓》,王风《君子于役》,卫风《伯兮》,豳风《东山》,唐风《鸨羽》,小雅《六月》、《出车》、《黄鸟》、《采薇》,大雅《江汉》《常武》等,要么直接以军队和军事为题材,要么与军队军事密切相关,都可以视为军旅作品。其中一些作品已经成为经典,并派生出许多成语,如《无衣》中的“与子同仇”,《击鼓》中的“死生契阔,已经融入了当代的语言体系,连流行歌曲都采用了“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元素。

《诗经》之后的《楚辞》里,屈原的《国殇》是当之无愧的千古名篇,至今读来犹为之回肠荡气。

《乐府》里的《铙歌》、《梁鼓角横吹曲》是不折不扣的军旅作品。《乐府》中最长的军旅作品当属《木兰辞》,当代凡是读过初中的人,没有不知道的。三国时期的曹操创作了很多军旅作品,他月夜横槊赋诗,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军旅诗人的形象。唐代的边塞诗全是军旅诗,而边塞诗在唐代,是和山水诗并列的一大品类,在《全唐诗》里俯拾皆是,不胜枚举。宋代战争频仍,兵戈年年,军旅是爱国诗人们的主要题材。此后经元明清直到当代,历朝历代都不乏军旅诗词。民国时代以抗战为题材的作品,多到无法统计,稍微能诗的人都写有抗日诗,因属战争题材,无疑也应归入军旅诗词之内。

 

历代都有大家名作

最早的军旅诗词作者,有一些已经没有姓名可考,比如《诗经》里的作者,《木兰辞》的作者。屈原作为中国诗史上最伟大的诗人,是最早留下姓名的军旅诗人。他的《国殇》通篇洋溢着视死如归的英雄主义气概,充满了悲壮之极的感染力,作品对战场搏杀的惨烈描写,对战士们勇往直前的牺牲精神的讴歌,均达到极高的水平,成为千古难追的经典。

三国曹操也是军旅诗大家。如果说屈原只是一介文人,而曹操却是一位亲历无数次战斗的号令三军的统帅,对战争对军队,有着非常深刻的了解,故其为诗,沉痛凝重,惨淡苍凉。其《蒿里行》:“……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与曹操同时的蔡文姬可能是中国第一个女军旅诗人,她的《悲愤诗》真实记述了战争的血腥野蛮与残忍恐怖:“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 令人不忍卒读。 

唐代是诗歌最繁荣的时代,有三大诗人之誉的李白杜甫白居易在诗史上的地位自不待言,很巧的是,他们都写过军旅诗,而且不乏名篇。

李白的《古风(其三十四)》开篇就是:“羽檄如流星,虎符合专城。喧呼救边急,群鸟皆夜鸣……”一下就写出了战争的危亡紧迫之情,乃是不同凡响之作。他的《永王东巡歌》也是精彩的军旅作品,其中名句迭出,如“雷鼓嘈嘈喧武昌,云旗猎猎过浔阳。……千岩烽火连沧海,两岸旌旗绕碧山。……战舰森森罗虎士,征帆一一引龙驹。”

杜甫的《兵车行》、《三吏三别》都应视为军旅诗且都是千古名篇。

白居易的《新丰折臂翁》把因为战乱而被迫自残的一个八十八岁的老翁写得栩栩如生,也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李白杜甫白居易之外,唐代以军旅作品著称的诗人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名单:高适、王昌龄、岑参、戴叔伦、严武、李益、陈陶、李贺、王翰……

宋代最杰出的军旅诗人当数岳飞、陆游、辛弃疾。

岳飞的《满江红》千百年来一直是爱国主义的经典作品,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在华人世界里,无人不知《满江红》。陆游的“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辛弃疾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鼓角连营。”同样是不可多得的爱国主义诗篇。文天祥、李刚、宗泽、范仲淹、刘过、陈亮、陈与义、刘克庄等,都创作过精彩的军旅作品,成为宋代诗词里的重要组成部分。

元明清以来,代有军旅诗词名家名篇,比如明代戚继光的《凯歌》:“万人一心兮泰山可撼,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主将亲我兮胜如父母。于犯军令兮身不自由。号令明兮赏罚信,赴水火兮敢迟留。”清代黄遵宪的《冯将军歌》“将军气涌高于山,看我长驱出玉关 。平生蓄养敢死士,不斩楼兰今不还 。手执蛇矛长丈八,谈笑欲吸匈奴血 。左右横排断后刀,有进无退退则杀。奋梃大呼从如云,同拼一死随将军 ……”

抗战时期中国的军旅诗词犹如井喷,如唐玉虬《大刀队歌》,“黄海鼓声声欲死,跃入刀光增杀气。刀光入处不动尘,人影刀光浑不分。……摇摇刀光掣电起,飕飕寒风直入里……|”朱大可《飞将军歌》“飞将军,从天来。将军控机如控马,超腾倏忽生风雷。左投一弹,天崩地塌;右投一样,神号鬼泣。……将军之弹投未定,将军之机忽已损。耸身一跃下苍穹,不幸乃在敌阵中。一枪杀一敌,九枪九命半。留取最后珠,当头奋一击……”程潜《续抗战四十二韵》“……追逐益猛厉,壮烈各争先。鏖战四阅月,杀敌无万千。虏尸横旷莽,玄黄共新鲜……”戴坚《昆仑关战役歌》“新军练就重驱北,装甲师出摧顽贼。坦克战士纵横行,携浆夹道皆欢色。铁龙飞上昆仑关,军威扬厉充两间。侦机传讯穿云海,强虏汹汹掩秃山……”郁达夫《闻鲁南捷报》“大战临城捷讯驰,倭夷一蹶势难支。拼成焦土非无策,痛饮黄龙自有期……”这些作品爱国激情澎湃,民族大义凛然,字字见血,句句喷火,和历代前贤相比并不逊色。

 

爱国主义是军旅诗词永远高扬的旗帜

纵观三千年军旅诗词,爱国主义始终是其高扬的旗帜。为了保家卫国,军人们不惜抛头颅洒热血,面对强敌,大义凛然,气冲牛斗,舍生取义,死不旋踵。春秋战国时的国家虽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国家,但是,正是那时的勇士们在战场上浴血奋战视死如归的精神流传下来,才有了后来的爱国主义精神。

战争都是要死人的,谁都知道,可是为了家国的利益,明知是死也要奋勇向前。在冷兵器的时代,短兵相接,血肉相搏,战争的残忍惨烈惊心动魄。这些写到诗中,便是最早也是最动人的军旅诗。

试读屈原的《国殇》:“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敌我双方的搏杀历历如在眼前。但是,屈原不是简单的描写搏杀场面,而是讴歌战士们的勇敢献身精神,亦是爱国主义精神,作品最后升华为一种高尚的境界,“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木兰辞》里写一个女子替父从军,“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积雪。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体现的也是一种保家卫国的情怀。

杜甫的《垂老别》虽然非常凄惨,但是他笔下的那位老人却充满英雄主义色彩。老人的子孙都在战场上死完了,他以年迈之躯,依然“长揖别上官” 为国效命。他还是把自己当成一个“男儿”(男儿贵介胄),既然“万国尽征戎,烽火被冈峦”。他“安敢尚盘桓”,其悲壮之处,胜于凄惨多矣。《新婚别》里的新娘子也是一位深明大义的女性,新婚第二天就送丈夫上战场,她明白丈夫此去凶多吉少,“君今往死地,沉痛迫中肠。”仍然鼓励丈夫“勿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她甚至想和丈夫一起上战场(势欲随君去),这使我每次读这首诗时都要联想起前苏联卫国战争时著名的歌曲《小路》,《小路》里唱道:“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其实这种意境在公元七世纪的中国就有了,就是杜甫的《新婚别》。

岳飞、陆游、辛弃疾的军旅作品更是典型的爱国主义诗篇,如同黄钟大吕, 大声镗鞳,刚健沉雄,壮怀激烈,可令山河变色日月生辉,读之令人奋起。

爱国主义诗篇所可举者,岂我短小篇幅所能尽。兹不赘述。

 

  悲悯情怀是军旅诗词的另一主题

战争使亲人离别、生命消亡、河山破碎、田园荒芜。战争所经之处“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尤其是一些非正义的战争,给人类造成的灾难更大。“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战争的惨烈,引起诗人的反思。战争带来的痛苦,引起诗人的咏叹。中国的儒家正统从来是以仁爱为核心,而战争却以杀戮代替了仁爱,诗人们又怎能不用自己的诗词作品来同情那些战争的受害者,这就是军旅诗词的另外一个主题。

远在《诗经》时代,不知名的诗人们就在作品中流露出了对战争的厌恶。邶风《击鼓》表现的是出征战士对妻子的苦苦思念。战士出征到远方,难以返家,想起和妻子以前的爱情誓言,不禁悲从中来。卫风《伯兮》写一个女子对出征战士的日夜牵挂。丈夫从军远征,女子在家盼归,忍受着折磨,孤苦寂寞,满腹愁苦无处倾吐。诗写得缠绵徘恻镂心刻骨。小雅《采薇》反映了战士归家途中的悲喜之情,“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杜甫《兵车行》描写因为战争而离别的场面,“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李益《从军北征》写战士们在荒凉的天山思念家乡,“碛里征人三十万,一时回首月中看。”他的另外一首《夜上受降城闻笛》于此类似,“不知何人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刘克庄《军中乐》,“谁知营中血战人,无钱得合金疮药。” 陈陶《陇西行》写得最沉痛,“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201415 重庆

  评论这张
 
阅读(7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