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墨香悠悠忠州来  

2012-03-16 13:13:14|  分类: 议论风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墨香悠悠忠州来

----读《陈仁德文存》有感

 

今年,我收到的第一份礼物是仁德老师送我的《陈仁德文存》一套和《陈仁德诗词钞》一本。一页一页地翻阅,一字一句地品味,我游走在他纵横捭阖的文字,扣开历史和现实的门扉,或倘佯,或留连,时而笑之,时而哭之,时而咏之。 

《陈仁德文存》共六卷,分别为《探艺卷》、《乡土卷》、《家族卷》、《纪实卷》、《歌哭卷》、《随笔卷》。六卷书百万余字,真乃皇皇巨著。这是仁德老师的半生心血,社会贡献功莫大焉! 

与我父亲同龄的仁德老师,古城忠州人。我们算得上是同乡,区别在于他的祖辈世代居于忠州城,我却出生在忠县最偏僻乡村。二〇〇〇年我到忠县工作时,仁德老师已提前退休并新谋职于万州、重庆,后定居重庆。在忠县生活的十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年,因为我爱好的写作突然在这里激发,一些人通过文字认识了我,而谈起文学时,他们口中经常会提到“陈仁德”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有着“里程碑”似的高度,让我景仰的同时迸发拜谒的愿望。 

对于从未谋面的人,拜访几乎没有可能,何况我是个拙于言谈的人。而且那不过是闲时打发时间的爱好,而大部分的时间,我被谋生牵制。当现代生活进入网络时代,我也成了个“网络控”,不知是哪一天,我闯进了忠州论坛网,在文学版块一次又一次遇见“虞廷”的文章,看见他老辣的文风颇觉惊异。后来有朋友告诉我,这个虞廷就是陈仁德,惊喜不已的我突然市侩起来,在他的文章后面跟帖,后来又闯进了他的博客,成为名副其实的“粉丝”。而他对我发在论坛的文章也多有好评和鼓励,就这样,虽然并未见面,我们却“认识”了。再后来,忠县作协一次会议,他陪同重庆文联的领导出席,他跟忠县作协的领导提到了我的名字,不善应酬的我没有上前交流。真正的见面交流,却是这一次送书。他郑重地签名赠书,让我感动不已。他说,他送书,尤其是送一套完整的书,是不多的。而给我,是他相信我会读这些书。他说他相信这套书对我有用。他的话让我感佩不已,是啊,在这个文学作品高产出的时代,真正感谢的,不仅是那些买你书的人,还有那些愿意读你书的人! 

仁德老师的这些文章,大部分我以前都曾在网上读过,只是,没有像这样分卷分类地读,此番闻着墨香的细读,却又是另一种滋味。 

仁德老师的《探艺卷》考校了与忠州有关联的历代文官武将骚客的足迹,让古城忠州的“古味”更加浓郁。在他的追根溯源下,白居易、李白、杜甫、苏东坡等世代相传的诗人在忠州或为官、或游历,让读者明白伟大诗人在忠州的故事,那些诗篇亦反映了忠州当时的生活;而一代名相陆贽谪贬忠州,屈居读书洞却为民看病让人唏嘘;对清代诗人李芋仙的考证,又说明忠县不仅有甘宁、巴蔓子、颜严等武将,也是文人墨客之乡。而他对三峡民歌的溯源不仅再现了一幅幅美丽的三峡风景画,还还原了一场场情趣盎然、活色生香的生活画卷,更重要的是,记录了那些朗朗上口却几近失传的民歌,让生于斯长于斯的今人有了吟唱的依据。我以为,探艺卷的社会贡献当为六卷之首。  

《乡土卷》介绍了忠县的风土人情。独有的三月会、别具一格的龙舟竞渡再现了当时的社会风气风俗。翠屏山、皇华城、石宝寨、乌杨汉阙历历细数,而故乡的河滩、黄桷树、水井,是仁德老师饱含深情的童年回忆,河滩上嬉戏的快乐童年,最大黄桷树的神话童年,与水井密切相连的苦难童年一一娓娓道来。而在忠县这块土地上,啼笑皆非的洋务传奇、整天捉摸怎么干净利索砍人头的刽子手王大爷、吝啬堪比葛朗台的富翁田三王爷以及袍哥血拼、土匪肆虐、谢罗竞选等种种轶事让人捧腹,而奇人邓默仙、勇士秦肃三、画家杨荷华、巴山、辛亥革命志士吴恩洪、剿匪的许旅长、罗广文将军、马识途先生、周文谦先生等传奇人物汇聚仁德老师笔下,真实可感。至于秦德君与茅盾先生的爱情故事则让人感怀不已,不管多么伟大的人,在浪漫与现实之间,趋利避害是本能,爱情也不能免俗。 

《家族卷》记载了仁德老师先祖以来整个家族人物的命运。陈家是书香世家,先祖们的功名成就光耀史志,使他得以有机会记录先祖们的事迹,而我辈庸人,对于三辈以上的先人均无从查找。在他的《家族卷》的阅读中,我每每被他深情的文字感动,在史无前例的大环境下,家族命运突然巅覆性地从天堂落下地狱,饥饿、疾病缠绕,社会歧视、莫须有的罪名让整个家族惨淡度日。我的眼泪在他的奶奶、五姑、六姑、满姐的书页上潸潸而下,也许是身为女性更为关注的缘故吧,而她们的遭遇委实也更让人揪心。限于篇幅仅举一例:孩童时的作者捡到一个“僵丝瓜”要奶奶煮来吃,煮熟的丝瓜没有想象中那么多,饥饿中的他认为是同样饥饿的奶奶将丝瓜偷吃了而生怨索赔,“奶奶的手发起抖来,嘴角直哆嗦,眼泪哗的一下夺眶而出,掉进了丝瓜汤碗里。”真是童言无忌、无知者无罪啊,而奶奶那委屈无处诉的形象却跃然眼前。五姑、六姑、满姐的命运,你除了抹着眼泪感叹生不逢时外,你还能说什么?我以为,仁德老师应该把此卷命名为《歌哭卷》,而我看罢《歌哭卷》才明白,仁德老师虽然为荒唐年代春华秋实家族命运多舛而悲痛,但他更为整个扭曲时代下被捉弄的灵魂而悲歌,惊世大标语的制造者、生活在桥洞里的诗人、乱棒打死的知青马儿、想去牢头混饭的知青、陨落的美术天才,以及触目惊心的捆绑、枪毙、自杀的恐怖回忆,而我们在这一曲曲悲歌里,除了为孤魂亡灵祈祷外,也多么珍惜今天良序的生活环境。这一点,大概才是仁德老师无情记述下的有情愿景。 

《纪实卷》是仁德老师当记者期间采写收录的作品,与忠县有关的很多,与忠县无关的也很多,无一例外地具有时代的鲜明特征,仁德老师说,“谨以此卷纪念我曾经的记者生涯”,《纪实卷》反映了一个记者的责任和担当,我以为,他是当之无愧的。

《随笔卷》是行在旅途的风光、生活感闻的记录。如果说前面五卷读来给人沉重感,那么《随笔卷》则轻松得多。你会在仁德老师的游记中开眼界、长见识。他告诉我们遭遇峨嵋的惊险,基诺人就是“舅舅的后代”,抠手心表达爱慕的摩梭人走婚,这些见闻多么让人惊奇;他倾诉当“老外”的体验、高空看云的体验、航海的体验,这些体验我们或许都有过,未必能如此表达;他感怀不同的风景、不同的风土人情,在康巴高原上纵情吟诗,佳句颇多,如《过虎跳峡》“雪浪飞腾势若摧,茫茫深峡走惊雷。轰然一怒乾坤动,夺路东流去不回。”在这一卷里,他还收录了很多社会感闻,用不同的语调抨击一些社会现象,《邻里关系怎么了》、《裸体,你回家吧》、《哪来那么多圣人》……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他还记录了一些社会轶事,如《退敌高招》、《谢君其人》、《找个地方写情书》,读来让人忍俊不禁。这一卷虽然内容较杂,却展示了仁德老师宅心仁厚、风趣幽默、充满才情的一面。 

巴金老先生的《随想录》被文化界誉为是“一部说真话的大书”。仁德老师也是写真话的人,是蘸着血泪写下的,写得沉重、真诚、深刻,我们很多人做不到,至少我对苦难的描写就做不到,一来是我经历的苦难不及仁德老师,二来写到苦难处,那颗心似乎被剖开了那般痛楚不堪,总不忍心写下去。诗人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文存》六卷的许多文章,是仁德老师剖开心在泣血书写,而文章写下来,我相信他的眼里也一定噙着泪花。他爱忠州,深深爱着忠州的每一寸土地! 

仁德老师《文存》六卷,是对花甲之年的自己做了一个阶段性总结,是他丰富人生的深沉积淀,是对家族的深切缅怀和告慰,是他对文学事业执着追求的有力见证,也是对我等读者最好的礼物。他常说,人生无常,想做什么就赶快做,不然就来不及了。而他亦告诫我辈年轻人,“为文千万不要跟风!”我辈谨记教诲的同时亦希望仁德老师的新作不断问世! 

黄宁兰阅书感言

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于重庆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