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美如绚丽多彩的晚霞  

2011-07-11 17:06:39|  分类: 议论风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如绚丽多彩的晚霞

——在杨晓光诗词全国研讨会上的即兴发言

                            重庆 陈仁德

各位诗家,各位朋友:

大家好。

我是带着对黑龙江这片土地的崇敬之情来到这里的,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踏上黑龙江的大地。昨天,在从北安赶往五大连池的途中,我看到了生平从没见过的最美丽的晚霞,当夕阳从辽阔的东北平原边际缓缓西沉的时候,绚丽多彩的晚霞映照着碧蓝的天空,整个天空呈现出妙不可言的景象,宁静的天空就像蓝色的大海,那些美丽的晚霞就像漂浮在大海上一般,如梦如幻,如诗如画。我之所以要在这里说到美丽的晚霞,是因为,我在读杨晓光先生的诗词作品时,眼前总是交替地闪现出那些绚丽多彩的晚霞,我感觉,晓光先生的诗词,正如天边那些美丽的晚霞一样绚丽多彩。

晓光先生的作品诸体兼擅,这在我所知的诗坛中并不多见。翻开他的集子,诗分新旧两体。仅以旧体论,又诗词曲兼备。诗中有七言五言律诗绝句,词中有长调中调短调。难得的是还有大量的曲。须知在诗词出现复兴之势时,曲这一传统艺术形式不仅没有和诗词并驾齐驱,反而呈现低落之势,热心曲的人已经不多,而晓光先生却孜孜不倦地执着于曲的创作,真是难能可贵。晓光的作品诸体兼擅,容易使人想起那些绚丽多彩的晚霞,诸多的体裁,正如天边晚霞的千姿百态。现在的诗坛给人的感觉是,诗体比较单一,人们大多热衷于七律七绝,其他诗体却颇显冷落。而真正的诗词复兴,却需要百花齐放万紫千红。所以,诗友们不妨都像晓光先生那样,掌握运用各种体裁,汇成大海一般的景象。

晓光先生作品的另一特点是题材广泛,从他笔下涌流出来的,既有对往事的追忆,又有对未来的向往;既有对山川的讴歌,又有对民生的关注;或慷慨怀古,或潇洒纪行,或寄情于风物,或伤怀于时弊。更难得的是,他的题材走出了国界,彩笔所至,欧美风云奔来眼底,激荡澎湃气象万千。这真应了当年的一句老话:“胸怀祖国放眼世界”。读晓光先生的作品,犹如享受满汉全席,五味俱全,是一席丰盛的精神大餐。这也就像那些绚丽多彩的晚霞,各种题材汇成的霞光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我和晓光先生有着非常相似的人生经历,我们都是老三届初中68级的学生,都在同一个冬天下乡插队,都在基层供销社工作过,更相似的是,都是诗词爱好者。所以,我读他的作品很容易引起共鸣,换言之,他的作品特别容易触动我心灵深处那些柔软的地方。我读他知青题材的作品,就好像回到了那些冰冷的岁月,心中会隐隐作痛。对于40多年前的知青运动,现在是深刻反省的时候了,一些人习惯于用“无怨无悔”来搪塞那段历史,其实是不懂得反省甚至拒绝反省。而我却从晓光先生的作品中看到了反省,这说明他站到了一个制高点上,而不是泛泛的怀旧。他的《山花子.插队35周年有感》:“往事无边已化萍,飘残风絮数知青。又到魂牵梦绕处,陷思萦。  幽梦一帘虽逝水,蹉跎岁月总关情。祸福皆由毛公赐,自分明。”其中的反省读者一见即知。

谈到旧体诗词,少不了要涉及到诗坛中最热门的关于继承和创新的问题。我想就着晓光先生的诗,谈谈自己的看法。

诗词是中国最古老的艺术之一,写作诗词必须要继承前人遗留下来的,经过历史反复检验的那些优良的传统,没有传统,就不是诗词,就像儿子必须有老子的血缘一样,如果经过DNA鉴定,儿子并不具备老子的血缘,那这个儿子就必定是假冒的。诗词也是一样,必须写来像诗词的样子,否则就不是诗词,而是另外的品种了。诗词的DNA主要就是诗词的格律,包括声韵节奏结构等。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个诗词爱好者都必须是传统的捍卫者,而不是颠覆者。你一定要颠覆她,就不是儿子和老子的关系了。

但是,诗词又是不断发展的,在继承的基础上,还得不断创新,诗词才会获得新的生命力。这也像儿子和老子的关系一样,儿子虽然是老子亲生,也总得有不同于老子的地方,遗传之外,还得有变异,才能一代胜过一代。儿子如果完全像老子的复制品,如同克隆一般,人类就不会进步。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个诗词爱好者都必须是创新开拓者。你如果墨守成规一成不变,就成老古董了。

从晓光先生的作品可以看出,他既是传统的捍卫者,也是创新的开拓者。对于诗词的格律,他是运用较好的,看不出他有颠覆传统的倾向。简言之,前面所说的诸体兼擅,就是对传统的捍卫;题材广泛,就是创新开拓。我以为,继承主要是对形式而言,创新主要是对内容而言。这两者晓光先生都在尽量兼顾,他的探索应该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我在昨天从哈尔滨到北安的列车上即兴写有几首小诗,其中一首是:

莽原千里走云烟,

关外风光绝可怜。

一路奔驰朝北去,

载将诗意到天边。

当时率意而成的小诗,等见到晓光先生后,忽然觉得就是预先为他写的,他的诗词就像北国的莽原千里走云烟,是一种“绝可怜(爱)”的风光。他守望着北国边城,将诗意写满了天边。

愿将这首小诗赠与晓光先生,并与晓光先生共勉。

谢谢大家。

                 

                       2011614 五大连池

 

 

  评论这张
 
阅读(5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