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向征:走在山城的阳光里  

2011-01-27 15:22:28|  分类: 新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征:走在山城的阳光里

       马年春节前夕,扎着两条小辫的青春女孩向征从就读的上海音乐学院回到家乡重庆。当她走在山城的阳光里,凝望着街市上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风景时,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离开这座城市到外地去读书己有九年之久,九年来,每年她都会像候鸟股地飞回山城度岁,而今年她的心情却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更激动,因为她的行襄里揣着一份献给父母、献给家乡的不同寻常的礼物—— 一份来自美国的“第十届长风奖国际民族器乐作曲比赛获奖证书”。在不久前举行的这次国际大赛中,她力挫群雄,荣获了最高奖。

                               

琴声中的童年

        走在山城的阳光里,向征心里充满了激情,当她从一所叫做树人小学的校园——她的母校外走过时,禁不住停下来张望,她恍然看见了一个头上扎着蝴蝶结穿着连衣裙的小女孩抱着一叠琴谱从草坪上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她知道,她又回忆起童年了,那个抱着琴谱的小女孩就是当年的自己。她的整个童年,都是和琴谱一起度过的。

        两岁时,小向征和年轻的爸爸妈妈一起到别人家去作客。在主人的客厅里,她生平第一次见到了钢琴,她眼前一亮,搭着凳子上去抚摸光滑锃亮的琴盖,敲打那些黑白分明的琴键,聆听那些奇妙无比的声音,以至于该回家时还“赖”着不走。主人逗她:“你这么喜欢,就叫你爸爸妈妈把钢琴抬回去吧!”她信以为真,竟扭着爸爸妈妈不放,硬要把钢琴抬走,惹得大人们一阵大笑。

        第二年,爸爸妈妈真的专程去广州给小向征“抬”了一架钢琴回来。那是因为,懂得乐理喜爱唱歌的妈妈已从小向征身上发现了可贵的音乐潜质,妈妈试着让小向征学习五线谱,她竟然一个星期就初步掌握了。那时,她才两岁。那年月,人们的工资只有几十元,花上千元去广州买钢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邻居们背地里都说:“这家人是不是有病,怎么做这种傻事?”

       小向征学起琴来便一发不可收拾,让邻居们刮目相看,从三岁到九岁,整整六年里,她日日练琴不止,好多次把指头都弹出了血,甚至弹得指甲都脱落了。有时,连睡梦中她都在弹琴,把妈妈的头当成了钢琴。平时从窗外传来的小伙伴们跳橡皮筋、老鹰抓小鸡的声音对她不是没有引诱,但她一坐到钢琴旁便忘记了世间的一切,心中只有钢琴。她儿乎失去了童年的所有快乐,但她却一直快乐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

       最让向征铭感不已也最让她感到幸运的是,她有一位非常优秀的钢琴老师。正是由于这位德艺双馨的长者的辛勤教诲,才使向征一步步跨入了神圣的音乐殿堂。

       这位长者,便是西南师范大学音乐系李先锐教授。

       李先锐早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有着很深的音乐造诣和良好的师德,受到音乐界一致好评。这位慈祥的长者视小向征如孙女,而小向征也一直称其为“李爷爷”。李爷爷用他渊博的音乐知识,把小向征引进了一个飞扬着各种音符的缤纷天地。那时,每到星朋四,小向征便在妈妈的陪护下,从市区乘车一路颠颠赶往北碚,去龄听李爷爷的教诲。

        小向征没有辜负李爷爷的期望,她从四岁起便开始获奖。我们从她那一大堆获奖证书中,可以大致理出这样一个次序:

        1985年获重庆市首届“小新星奖”少儿器乐比赛钢琴幼儿组三等奖;

         1986年获重庆市第二届“小新星奖”少儿器乐比赛钢琴幼儿组三等奖和“新时代杯”四城市少年儿童钢琴邀请赛幼儿组第四名;

         1987获重庆市第二届“嘉陵江之声”文艺汇演钢琴独奏一等奖、重庆市首届“金鹊之声”文艺汇演钢琴独奏一等奖、重庆市沙坪坝区“小能人”比赛钢琴一等奖;

         1988年获重庆市文艺创作调演钢琴独奏一等奖、重庆市第三届“小新星奖”少儿器乐比赛儿童组二等奖、重庆市第三届“嘉陵江之声”文艺汇演钢琴独奏一等奖、重庆市首届“伯乐杯”少年儿童钢琴邀请赛儿童乙组第一名、重庆市沙坪坝区“小能人”比赛钢琴一等奖。

        获得以上所有的荣誉之后,小向征才点燃自己七岁的生日蜡烛。

       慈祥的李爷爷看着小向征的不断进步,心里乐开了花。1995年,李爷爷因病去世,临终前两日,还在病床上坚持用颤抖的手给他的一位师弟—— 一位优秀的钢琴家去信,委托这位师弟继续关爱和指导向征。两天后,韶耗传到成都,当时已在四川音乐学院附中就读的向征哭成了泪人。

                                            从川音到上音

    向征走在山城的阳光里。在她眼里,一切都如同音符般律动和跳跃着,一切都是物化了的音乐。

    正是巴山渝水给了她音乐的激情。

    向征是12岁那年告别父母只身前往四川音乐学院附中读书的。她受教于著名的钢琴家但昭义教授以及彭时俊、白涛、李晓玲等老师。在这里,向征的音乐生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但却足以影响终生的变化,那便是:钢琴专业和作曲专业的老师都争着要她。她左右为难,最后索性两个专业一起读,这使她成为川音附中极少数同时读两个专业的学生之一。令人惊讶的是,虽然学业重于常人,但她在川音附中的整整六年中,竟一直保持了全班第一的绝对优势。也就是在这里,她开始系统地接受作曲知识的教育。她非常感谢作曲系主任毛青南老师以及胡晓、易科、邹问平、杨晓忠等老师对她的精心指导,在这些老师的精心指导下,她终于走上了专业的道路。

    在成都的六年里,向征从一个12岁的黄毛丫头长成为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在一年年的成长中,她渐渐地感悟到了巴山蜀水之间蕴藏着许许多多妙不可言的音乐宝藏,川剧、四川民歌、川江号子,这些被人看成老土的东西,对她却韵味无穷,美不胜收。她走遍成都,到处寻找川剧碟子,把能收集的都给收集起来了。许多人对此很不理解,而她却乐在其中。

    假期回到重庆,向征天天去金汤街川剧院观看川剧演出,场内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用惊讶的目光打量着她,仿佛她是从另一个星球上来的。毕竟很多年来己没有青年人光顾川剧了呀!

    “我作为一个重庆人,感到很骄傲,因为巴渝的音乐宝藏太多了,我一辈于都挖不完。”向征说。

    1999年夏天对于向征来说是极不寻常的。在这个夏天里,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当年,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仅在全国范围内招了8名学生,全都是各地的佼佼者。当老师告诉她,她是十多年来成渝两地考入上音作曲专业的惟一学生时,她才知道自己刚刚结束的考试有多难。                        

    向征是个幸福的人,她总能在各个时期遇到最优秀的老师。在师从李先锐、但昭义等老师后,她又拜识了上海音乐学院著名教授贾达群。贾达群是上音博士生导师、研究生处处长、国际上知名的“中国结构主义作曲中最有才华的青年作曲家之一”。贾达群老师以他的独特慧眼,在他众多的学生中发现向征音乐感觉特别好,认定向征是一个前途无量的苗子,但也发现向征技术上的某些方面仍存在着明显不足,于是经常一对一的给向征上专业课,给向征提供大量资料,讲国外许多优秀作曲家的例子来启发向征,在谱子处理音乐表达等方面对向征进行精心指导。通过贾达群老师的培育,向征在很多方面顿开茅塞,实现了一次大的飞跃。

    向征从小就养成的刻苦学习精神在上音发挥到了极致,学校要求每期完成一件作品,而向征一期能完成三件作品。这使得她在强手如林的同学中,始终保持第一名的绝对优势,就像上川音附中时一样。

    令上音的师生们赞叹的是,向征入校第一年的作品《江上》(女高音与大提琴——胡适词),被中国音乐家协会看中,发表在由中国音协主办的全国音乐核心期刊《音乐创作》上,这是许多高级音乐人都想上而很难上的一个权威刊物,向征却轻而易举的跻身其中。

    这以后,向征的创作灵感源源而至,美妙的旋律不断从她笔下流泻出来,《钢琴小品三首》(钢琴曲)、《纹饰》(弦乐四重奏)、《磬》(为四位演奏家而作)、《宋词印象》(为笛子、筝、二胡与打击乐而作)、《小幻想曲》(小型室内乐),一个接着一个问世,异彩纷呈,显示了她良好的音乐基础和雄厚的创作实力,赢来一片叫好声。

    对于作曲,向征有自己的独特体会与感受,她认为今后的音乐世界是民族的世界,必须要努力挖掘民族音乐的宝藏,创立自己的风格,在继承中创新。对于古老的民族乐器,在直观上是民乐,而在创作逻辑上却可借鉴西方,要用新的技巧,采用一些非传统的作曲技法来进行创作。在创作《纹饰》(弦乐四重奏)时,她忽然联想到了川剧优美的唱腔与曲调,于是把川剧中的一个音调作为主题材料来进行发挥,用大小中提琴演奏,结果出人意料地获得了成功。在创作《宋词印象》时,她从宋词的韵律结构入手,极力引伸发挥宋词的意境,通过对宋词的理性分析,再现曾在历史盛极一时的宋词的辉煌,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无怪乎一下就征服了“长风奖”国际大赛的评委们,给了她巨大的荣誉。

                             扬威大洋彼岸

    向征走在山城的阳光里,显得文静而秀美,甚至还有那么点腑腆。从她青春女孩的外表上,没有人会把她和“弦乐四重奏”、“小幻想曲”、“作曲家”这些概念连到一起来;更没有人会想到,她那个扎着两条小辫的脑袋里,竟然装满了和声、配器、复调、曲式这些神奇而深奥的音乐要件。

    其实,远在大洋彼岸的“长风奖”评委们在对向征的认识上也犯了一个经验主义的错误,他们一直以为向征是一个资深年长的男性作曲家。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大洋彼岸的“长风奖”大赛吧!

    已经在美国连续举行了十届的“长风奖”国际民族器乐作曲大赛是世界华人音乐界公认的权威性大赛,不少优秀的作曲家都梦想能在这个大赛中获奖。大赛的主持者是著名音乐家、美国长风中乐团团长郑小慧。为了保证大赛的权威性,大赛组委会规定,每届的获奖作品不能超过3件,获奖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评委们从世界各地众多的参赛作品中反复筛选,最终确定了第十届大赛的获奖名次,21岁的向征以作品《宋词印象》获二等奖,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国中央音乐学院的另两位参赛者获鼓励奖(一、三等奖空缺)

    向征这个带男性化的名字和她作品里那些深刻的音乐表达,当然不会使评委们想到她竟是一个正在上大学二年级的青春女孩。所以,当长风中乐团团长郑小慧先生隔海给向征寄来贺信时,这位资深的音乐家是这样表述的,尊敬的作曲家向征先生:您的作品《宋词印象》(为笛子、竿、二胡和打击乐而作)在第十届长风奖中国民族器乐作曲比赛中获得了二等奖,奖金为x美元,作品已由长风中乐团于20011117日在纽约墨尔金音乐厅举行的“新音乐首演音乐会”作世界首演。在此,我代表长风中乐团全体团员问您表示热烈祝贺。您对我们在海外发展和推广中国民族音乐工作的支持与贡献,激励着我们更努力地探索和奋斗。希望您不断创作出更多更好的音乐作品,并欢迎您继续关心我团的成长和发展。”

    和郑小慧犯同样锚误的还有长风奖大赛艺术总监王国伟先生。王国伟先生今年1月从美国来到上海音乐学院拜访“作曲家向征先生”,上音作曲系主任将向征带到他面前,竟让这个见了无数大世面的人大吃一惊。当下王国伟先生喷喷称赞,说:“你的作品在美国反映很好,1117日进行的世界首演也很成功,你知道吗,那次音乐会一共只演奏了四件作品,除了你的《宋词印象》,另三件都是顶尖级作曲家的作品。”

    那段时间,向征简直被巨大的荣誉包围起来了。上海音乐学院以自己的学生获得如此高规格的国际大奖为荣,喜讯传来,立即在全校最显眼的地方贴出了大红喜报,让全校师生分享这一份光荣;向征的老师和同学们纷纷来到她身边,向她表示祝贺;喜讯通过网络传得很远很远,向征在全国各地的老同学都打电话来祝贺她。向征一时成了焦点人物。

    万紫千红的春天又来到了,到处都是鲜花,到处都是芳草,走在山城的阳光里,向征用心灵倾听着大自然的天籁,那是鲜花徐徐绽放的声音,那是芳草渐渐拔节的声音,那是世间最美妙的音乐。

   一路阳光一路歌,向征,人们期待你给故乡带来新的惊喜!

 

                            

                                2002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今天

在LOFTER s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今天--> <#--被推荐日志--> <#--匀没篇顺下没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g=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