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二十四桥明月夜赋(清代)  

2010-08-22 15:04:58|  分类: 辞赋小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四桥明月夜赋

(以题为韻)

李崑生

 

花柳名区,笙歌旧地;断港波颓,古墙星坠;林叩悲商,壇罗木魅;清辉无恙,袖冷三千;明月重来,桥荒廿四。吾想夫复道云连,曲房香泻;待月有亭,延月有榭;掬月有池,赏月有价。或拜开翡翠之屏,或望倚蔷薇之架。豹髓熏炉,螭膏照夜,固自不料其雾散烟销,水流花谢也。更有值龙舟之夜幸,驾凤舸以宵行。珠渚则帆帆相属,金缸则焰焰交争,惟月华之皎洁较冰镜而光明。何以邀之帘卷水晶,何以步之珮颤琼瑛,何以醉之银瓮金罂,何以送之凤笛鸾笙。我梦江都十六院之清阴冷落,儿原迎輦三五夜之憨态横生。已而熏绝响歇,桥折沟竭,露泣琼枝,尘埋绣袜。一望芜宫,自来明月。皓魄昇兮,迷楼寤也;玉钩斜兮,琼花故也。邀之者何,云与树也;步之者何,狐与兔也;醉之者何,红兰坠露也;送之者何,碧潭孤鹜也。嗟花残而月缺兮,谁复幽思媚寝之香,贵买长门之赋也。王气何萧索,秋风倍寂寥,鸟棲宫树冷,叶打御沟潮。飞观崇台之址,四会五达之桥,剩城头之兔影,卧波面之虹腰。云栋金虬,刮晓风而欲坠;朱门玉兽,立夜色以无聊。时则碧树参横,清秋霜渍,月入废潢,波飘藤芰。未许眠沙宿鸟,平分月寝风流;莫教恨惹寒螿,浪学月房歌吹。楼台烬灭之秋,金粉灰飞之地,试问父老之两三,有能确指其一二者乎?游扬者过而叹曰:貂锦五千,离宫三十;倏而繁华,倏而涕泣;萤火凄凄,鬼风习习,月若有情为之呜唈。

 

  评论这张
 
阅读(102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