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从忠州出发的文化旅程  

2010-03-17 16:30:35|  分类: 议论风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忠州出发的文化旅程

——陈仁德访谈录

访谈者  万龙生     受访者   陈仁德

 

                          访谈者前言

重庆直辖十余年来,经济蓬勃发展,出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态势,即原有“老九区”外,周边区县纷纷主动靠拢,融入主城。它们自然不能“移位”,是通过架桥筑路,缩短距离,加强联系的方式来实现跨越式发展。而我注意到一个与此相似的现象,就是许多区县的文化人则是跻身主城,寻求机遇,取得瞩目的成就。其中之精英甚至占据要津,成为重庆市文化界不可忽视的重要角色。就我所知,包括现今重庆市文联、作协的党组书记王超、王明凯,市广电集团总裁李晓峰,市作协副主席陈川等人。如果说,他们是通过组织调动来到主城担任要职,还有一些是通过个人奋斗的方式,到主城发展,更好地体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也为重庆文化事业做出了贡献。在这个行列里,也有重庆市诗词学会副会长、《重庆国诗》主编陈仁德。他就是从忠县经由万州来到重庆,一边在若干媒体任职,一边从事诗词创作、研究、组织工作,逐渐站稳了脚跟,以至成为重庆市当今诗词界的代表人物,并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对这样一个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人物,我作了一次访谈。蒙仁德先生配合,达到了预期目的。现将访谈内容整理如下:

                      

一、诗词创作的成就

万:感谢你接受这次访谈,希望合作愉快。因为你的主要社会角色是一个诗词家,“国诗”诗人。川渝分治以后,四川省诗词学会在自愿的原则下,保留重庆籍会员的会籍,结果你也当选为四川省诗词学会副会长。同时担任两个省级诗词学会的副会长,这在全国也是唯一的,不能不说是你的殊荣。所以撇开你在几家媒体担任过的工作不谈,我们直奔主题,请你不要避嫌,谈谈这些年来在诗词创作方面取得了那些重要的成绩?鉴于《重庆诗词》已经改名《重庆国诗》,即是说,我们已经以“国诗”称呼中国的国粹诗、词、曲,下面我们就统统使用“国诗”概念。

陈:很高兴能和你这样一个资深的文学评论家一起讨论关于文化的话题。

    诗词是我毕生的爱好,从少年时代最早的学步之作算起,今年已经是我创作诗词40周年了。经过不断的探索,多少窥见了一点诗词的门径吧。这几年诗词创作大概有这样一些收获:入选《全球汉诗300家》;《大刀行》在中华诗词学会举办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诗词大赛中获全国第二名;《诗刊》将我作为重要诗词作者推出我的个人小辑;《中华诗词》在“吟坛百家”栏目为推出我的个人作品专页;由中华诗词研究院出资巴蜀书社为我出版精装本《陈仁德诗词钞》,收诗词作品约500首,最近已经校稿,即将面世,入选此序列的人极少,四川仅二人,重庆仅一人;出任全国青年诗词屈原杯大赛终审评委。

                  

 二、你的创作感悟

万:这些当然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我甚至见证了有些作品的产生,如赫赫有名的《大刀行》。诗词创作的复兴是新时期一个不容忽视的文化、文学、诗歌现象,而你则是这一潮流中激荡而生的耀眼浪花。那么,请你谈谈在创作中有些什么感悟?

陈:诗词是中华民族的国粹,是最有中国特色最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情趣的一种文学形式,创作诗词使我的人生充满了诗意,我40年来的人生历程差不多都是诗词来记录的,诗词作者能享受到他人所不能享受到的精神层面的愉悦,当你在月白风清之夜完成一首作品后,当你面对湖光山色徘徊吟咏时,当你和知音在一起分韵赋诗同题联唱时,那种快感岂是用物欲的刺激可以比拟的。王国维说:“诗人之心,赤子之心”,如果你真正具有诗人的赤子之心,那么,诗词反过来一定会慷慨的回馈给你无尽的快乐。有人会讥讽诗人是自娱自乐,其实自娱自乐并没有错,须知当今更多的人是自甘堕落或者自我麻醉。对于物资财富以及权势的追逐使许多人近乎疯狂,精神层面上趋于荒漠化,这是很可悲的。诗词能够把人从过于世俗的态势中解脱出来,留住心中的一方净土,因为真正的诗词永远是高雅的——歪诗除外哟。多一个诗人,就会少一个俗人。当然,诗词绝不仅仅是自我娱乐的工具,它更多的是“为时而著,为事而作” ,讴歌时代风云,反映民间疾苦,赞美大好河山,鞭笞贪腐暴戾等等,

            

 三、你对目前“国诗”创作现状的看法

万:以上所谈,是你个人的创作体会,都是从实践中得来,十分宝贵,对于今人从事“国诗”创作无疑具有参考价值。我也写诗,创作态度与你类似,首先是自娱,即自我愉悦,不仅仅是娱乐而已;同时,好诗在自娱之外,还能娱人,即使读者得到美的享受,得到思想的启迪。据我所知,你的这些感悟已经上升到理论认识,并通过写作论文、演讲,不断宣传你的观点,请你扼要讲述自己对当代“国诗”创作的地位、影响极其发展态势、方向。

陈:诗词是中国的国诗,这是无可替代的。诗词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冰冻期后,迎来了伟大的复兴时代,自由体新诗一统天下的时代已经终结。据《文艺报》报道,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已经将参评的诗歌作品扩大到“旧体诗词” ,这表明诗词即国诗终于得到了官方的认可。事实上,国诗拥有比新诗更多的作者和读者、作品和刊物,更多的网络论坛,省、市、自治区绝大多数已经建立学会,民间的学会、诗社、诗刊诗报更是多如牛毛,数不胜数。国诗的空前繁荣,使以前对国诗持悲观态度的人改变了看法;由于青年作者的大量出现,已经没有人再哀叹后继无人,再讥讽诗词是夕阳艺术。从质量上看,一些优秀作品代表了当代的最高水平,艺术性和思想性均达到相当境界,庶几无愧古人。遗憾的是优秀作品并不是很多,空前繁荣的表象后面堆积着惊人的泡沫,这恰好给那些喜欢诋毁诗词的人提供了口实。这里我简要谈谈所谓的诗词大众化问题,我的理解是,国诗要反映大众的心声,关注大众的疾苦,把握大众的脉搏,但绝不是让大众都能写作国诗。国诗是中国文化的瑰宝,是文学皇冠上的明珠,写好国诗必须经过长期的训练,必须具有深厚的学养,就目前国人的文化程度,要大众都能吟诗填词,显然是不可能的,人人都是诗人,天下就没有诗人了。一些人坚持“诗词大众化”,只能是一相情愿,他们应该知道一个基本事实,就是高等院校里的中文教授,也只有很少的人能够写作诗词,遑论“大众” 。国诗的发展不能以降低质量作为代价,恰恰相反,和任何艺术一样,惟有质量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我们要做到的是,以优秀的当代国诗吸引读者,培养他们的兴趣,使其拥有更加广大的读者群,这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大事。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新诗的“绝对自由化”背弃了读者,使他们改投门庭,走向国诗,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我们绝对不能做那样的傻事,使爱诗者无“家”可归。

国诗的创新是个热门话题,可惜许多高谈创新的人恰好是那些功底很浅的人,这种创新无异于搞笑,就像一个人口袋里只有几十元钱,却老是谈论劳力士手表的款式如何如何。我以为还是应该对传统多一点敬重,对古人多一点敬重,还是要先把传统吃透了才能取得改革的“入场券” 。国诗发展的方向必须遵循诗词自身的规律,这种规律就是诗词所特有的声韵特点,离开了这一点,也就背离了规律,必然会失败。

                       

 四、你是怎样自学的

万:国诗是中国文化的瑰宝,从事国诗创作需要很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修养和古典文学基础。你不但创作了大量优秀的国诗作品,而且近年来又染指“赋”的创作,不少已经勒石,成绩斐然。其中包括马识途先生书写的《忠州赋》、《石宝寨赋》、《重庆建工赋》、《重庆十八中赋》等。据知,你生于1952年,1966年“文革”开始时你只是民办初中一年级学生。后来又下乡当知青,根本没有机会接受正规的传统文化教育。你取得目前的成就全靠自学,你堪称自学成才的典型。那么,请你就自学经历做一番回顾。这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或许不无帮助。

陈:我曾经过早的被剥夺了读书的权利,言之伤心,其中细节就不多说。好在我从小受到家庭熏陶,热爱传统文化。我父系和母系两个家族都是世家,祖父是一方名彦,著述甚多,包括诗古文辞戏剧志书等,我的几位叔祖父都能诗善文;我外祖父是前清举人,经学大师,著述更多,曾任教于清廷贵胄学堂,与爱新觉罗.溥仪有师生之谊,外祖父的学生中不乏高人,我几个舅舅都精于诗文。我在这样的家庭中生长,想不受影响都不行。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执著,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个斯文扫地的时代,人类所有文化经典都是“封资修”,读书人被压在社会底层,大老粗高高在上,越没文化越光荣,“白卷”考生成为盖世英雄,在这种背景下还能执著于文化,我可能是吃错了药吧。想想看,读书不仅不能带来荣誉,还会招致羞辱甚至灾难,谁愿意去刻苦自学。但是,你一旦迷上了某一种东西,那就什么也不顾了,我那时是想方设法找书看——焚书运动后看书难于上青天啊,把借来的书整本抄下来我都做过,我又四出寻访名师,那时不说别的,就是出门的车船费都感到困难,当然,我坐轮船一律五等舱,坐火车一律硬座甚至站票。我还真找到了一些名师,比如武汉的吴丈蜀,成都的黄稚荃,重庆的许伯建,荣昌的屈义林等,他们都给了我许多指点。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泸州胡惠溥先生,胡先生是我外祖父晚年的高足,直接继承外祖父的衣钵,学问极深,我向他问学20余年,在他去世前,我的每一首诗词作品都经他批评指点过,他是我一生最尊敬的人,最感激的人,可惜他从中年后一直深陷炼狱,悲惨已极,我曾经写过多篇文章怀念他,其中《桥洞下的悲怆诗人》一篇可算他一生的行状,在网上流传甚广。

话说回来,我虽然坚持了自学,但是毕竟所学甚浅,所得甚少,每思前贤则愧汗不已,如果不是遭遇浩劫,我的学问肯定要比现在好得多。

 

 

                       五、关于乡土散文创作

万:多年来,你在创作国诗的同时,也撰写了上百万字的散文、新闻作品。去年,你在《重庆文学》发表的《蛮儿巴女唱竹枝》一文被钱理群、王尚文选入《新语文读本》(中学辅助教材),就是对你散文创作的充分肯定。这是一篇优秀的文化散文,芬芳的巴渝历史民间文化韵味浸透字里行间,堪称难得的佳作。你的诗文集《吾乡吾土》正如书名所示,散发出浓冽的乡土气息,令人陶醉。你不愧是重庆乡土散文作家的代表人物。请你就此谈谈自己的体会。

陈:我岂敢去代表谁谁,我只是我手写我口,代表我自己而已。我的文章被选入《新语文读本》纯属偶然,那篇文章其实是我20多年前的作品,最近才被他们“发现”了,还得感谢《重庆文学》的厚爱。我喜欢写作乡土散文,是出自于我对乡土的挚爱,我的家乡忠县山川秀丽人杰地灵历史文化极为厚重,我是吸吮着家乡文化的乳汁长大的。家乡的山川风物民情民俗悠久历史给我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写作素材,加上我自16岁插队农村后,长期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和各种各样的人包括杀猪匠、木匠、挑夫等打交道,看到了许多书本上看不到的社会现象,这些东西积淀到一定时候,你就有一种写作的冲动,不写不快。我不喜欢那种香艳绮丽轻飘的散文,我喜欢厚重深沉朴实,这是由我的生活经历所决定的。我写作乡土文化散文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发掘整合清理和传承家乡的文化,在我之前,我家乡忠县很少有人涉及于此,我觉得我有一种责任,必须要把许多珍贵的东西写出来,否则就会渐渐泯灭了。这个社会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正在飞快的丧失着许多不可复制的人文财富,我试图用微薄的力量来抢救一些东西,而且我认定在忠县非我莫属,哈哈,又要让人说我不谦虚了。我的文章涉及忠县历史人文的许多方面,尹明善先生在为我的《吾乡吾土》作序时说我“给忠县历史文化开了一份清单”,此话愧不敢当,但是有一点大约可以肯定:大多数人对忠县历史人文的了解都源于我的文章,许多人后来对忠县历史人文的论述都享受了我的成果,对此我深感欣慰。              

 

  六、你是怎样成为“忠县通”的

万:从多年的交往可知,你在家乡经受了许多磨难,却仍然对忠县非常热爱,经过长期的努力,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忠县通”,为家乡的文化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所以被县委书记尊为文化顾问。这完全是实至名归。你对乡贤、清末诗人李芋仙的发现,对其作品的挖掘,使之从默默无闻到成为重庆文化名人;你对白居易的忠州诗的研究不但书写了忠县地方文化的辉煌篇章,而且也就白居易研究而言,也属于开创性的工作: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请你就忠县历史文化略述己见。

陈:我对家乡有着一言难尽的情结,其中五味杂陈,怎一个爱字了得。我确实受过一些磨难,比如饥饿、歧视、冤屈、打压等,这都是时代使然,现在看来,那些岁月反而使我受到了磨练,丰富、充实了我的人生,成了生命中的精彩插曲。

忠县的历史文化积淀非常丰厚,这是文化圈内公认的。忠县历史文化的特点是名人多,2002年重庆市评出十大历史名人,忠县就有三个,而且巴蔓子位居重庆名人之首。2005年重庆评选200名历史文化名人,忠县有八个。

除了前面说到的我从小受到家庭熏陶外,对忠县历史文化的了解还得力于我曾经在《忠县志》办公室工作多年。我是1990年版的《忠县志》编委委员和编辑,我是1984年自动放弃当时待遇优厚的烟草公司去“清水衙门”县志办公室的,当时我的志向是继承祖父修志的遗志,把修志当成自己的事业,所以我尽量抓住每一个机会收集地方文化资料,从书面的到口碑的,处处留心,时时在意,几年下来,我满肚子都是忠县的历史掌故,当然成“忠县通”了。

    很荣幸,李芋仙成为重庆历史文化名人并进入名人馆,完全是由于我对他的研究,用现在的流行语也可以说是我对他的营销,因为就在二十年前,重庆市文化界几乎还没有人知道李芋仙的名字,就在李芋仙的家乡忠县,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我于1986年发表了第一篇研究李芋仙的专文,之后于1987年在四川大学图书馆特藏部手抄回李芋仙诗选《天瘦阁诗存》上下卷以及另外一些相关资料,1990年上海图书馆特藏部复印回了李芋仙的《天瘦阁诗半》和《天补楼行记》,此两种诗集,是李芋仙传世的全部作品,这以后我连续在《四川文艺》、《重庆日报》、《巴乡村》、《万县日报》等报刊发表多篇文章,如《李芋仙其人其诗》《曾国藩与李芋仙》《书痴李芋仙》《李芋仙妙联惊人》等等。2000年,我在《三峡学院学报》发表李芋仙综述,题为《李芋仙:不能遗忘的诗人》,这是当代第一篇较全面的介绍李芋仙的文章。1999年,经我力荐并提供稿本,李芋仙入选《近代巴蜀诗钞》,《近代巴蜀诗钞》是由四川省人大主任杨析综和著名学者四川师范大学教授刘君惠主编的大型断代诗总汇,是一部里程碑式的专著,全书收录了1840~2000年间巴蜀最重要的203个诗人的作品,在征集到的10万余首作品中经反复遴选,最后只保留了5000首。李芋仙得以入选60首,从此永载诗史无疑。2007年,我应邀到重庆电视台《重庆掌故》栏目做了《晚清巴渝第一

才子李士棻》的专题讲座,经反复播出,影响颇大。

当年我如果没有去千方百计寻找李芋仙的资料,没有利用业余时间去进行研究并发表文章,李芋仙就会渐渐被遗忘了,绝不会站在今天的重庆名人馆里。事实证明我二十多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这就够了。

对白居易的研究也是如此。白居易曾经任忠州刺史,可惜一直没有一个人知道白居易在忠州到底写了多少诗,这些诗价值如何,更没有人能够把这段历史说清楚,历代县志虽然对白居易有记载,却止于只言片语,所载白居易忠州诗亦不过二十首左右,且不无错讹。1981年,我在《四川日报》发表了《白居易在忠州》,之后研究进一步深入1982年我去重庆图书馆找到《白氏长庆集》和另外一些集子,把其中有关忠州的全部抄录,再和我以前的资料综合,就得到了白居易的全部忠州诗一百余首,当年我完成了《白居易忠州诗注》,以后所有人对白居易忠州诗的了解,都是凭籍此本。我连续写了《简论白居易的忠州诗》《白居易的三峡情结》《白居易笔下的忠州荔枝》《唐代巴峡两刺史》,发表在各种刊物上。八十年代末,我写了一万余字的《忠州刺史白居易》,对白居易在忠州的史实进行了粗略的综述,算是较为全面的一篇专文,此文发表于《巴乡村》等报刊。1993年忠县政协文史委以我的《白居易忠州诗注》为主体,加上其他内容,编辑出版了《白居易与忠州》,乡前辈马识途欣然为之作序,称:“白乐天贬到忠州这一段生活历史,素来不为研究者注意,他这一阶段的诗歌创作好象也很少人看重,忠县政协却做了这么一件缀裘补漏的事,广收博征,披沙沥金,编了《白居易与忠州》等书,填补了白居易研究中的一个空白,诚为善举”。此书大受欢迎,2007年,在重庆市直辖10周年之际,忠县政协“根据有关领导的要求和读者的愿望再版《白居易与忠州》一书”。有趣的是,重庆某教授也出版了《白居易在长江三峡忠州》,去掉长江三峡,书名几乎一致,但是距我1982年所做的工作已经迟了20多年。

此外尚有众多忠县历史名人,我均做过开掘性的研究,比如巴蔓子、甘宁、陆贽、沈芷人、罗广文、罗广斌、吴恩洪、谢锡九、秦德君等等,其中部分也成了重庆历史文化名人,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七、今后的打算

万:好了,最后一个问题。你虽然已近“望六”之龄,古人可谓“垂垂老矣”,但以目前的标准衡量,你还是正当盛年,正是各方面趋于成熟的“黄金季节”,今后还将大有可为。这是完全能够预期的前景。那么,谈谈你今后的打算,作为这次访谈的一条“豹尾”吧。

陈:我感到痛苦的是,几十年来为了最基本的生存,耗费了宝贵年华,所有的文化探索都只是业余的,如果没有衣食之忧,全身心地投入文化研究,我一定能够做得更好。由于时间、经济、环境等多方面的制约,以前许多想做而且能够做的事情却无法去做,留下太多遗憾,肚子里装着太多的东西总想吐出来,否则若干年后就无人知晓了。所以,还想趁现在精力尚充沛思维尚活跃,系统地写些东西,包括社会的历史的家族的等等。我们这一代经历了许多历史变故,动乱啊,浩劫啊,改革啊,开放啊,离现在越远的越容易被遗忘,有的甚至已经被遗忘了,我们有责任把亲身经历的历史告诉后人,在这方面,我想我能够做一些有益的工作,取得更大的成果。

                        

 结束语

对这次访谈,我的感觉很好,衷心希望陈仁德这样一些计划得以实现。基于他已有的成就和实力,基于他对事业的热爱,基于他一以贯之的锲而不舍的执著精神,我也坚信他的这些计划一定会开花结果,功德圆满。

但是有一点,作为一个朋友,我必须提醒仁德:固然你正值盛年,但是身体毕竟不如从前,一定要倍加爱惜。精神劳动十分艰巨,需要强健的身体支撑。你我都是嗜酒之徒,往往经不起杯中物的诱惑。要知道酒是一柄双刃剑,既能带来无以言喻的欢乐,也会损害我们的健康。今后,饮酒千万不可逞性,逞强,悠着点儿。牢记两个字:节制!以此共勉吧!

 

(注:访谈者万龙生系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重庆文学》杂志副主编、《重庆日报》原编委、副刊部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64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