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2009-04-21 11:26:37|  分类: 此时此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半城山水满城橘》音乐诗朗诵会侧记

 

 在我的记忆中,除了读小学时偶尔参加过班上的文娱演出外,四十多年来就再也没上过舞台,这次忽然通知我到重庆市人民大礼堂去朗诵我的作品《忠州赋》,便觉得颇诧异,重庆人民大礼堂是重庆最高规格的剧场,我是没有一点朗诵才能的,怎么可以到那里去登台。而且,这场名为《半城山水满城橘》的音乐诗歌朗诵会,是以“中国柑橘文化节”的名义举办的,参加演出的全是中国一流的艺术家,比如大名鼎鼎的王晓棠、祝希娟、林茹、陈铎、丁建华、童自荣、张家声、张悦、任志宏、刘芳菲等等。我便向朗诵会的艺术总监兼导演、北京梦公园文化艺术村的村长许斐提出,可否另外安排人员,我就免了。谁知村长却坚持要我出演,他说:“《忠州赋》是你的作品,由你朗诵最好,你不用担心普通话不好,就用方言,更有味。我的创意是,特邀你和忠县籍将军、解放军装甲兵学院副院长吴玉金,还有忠县一小的女学生代瑾轩共同朗诵,代表老中青三代,你就不要推辞了”。既然可以用方言,而且还有另外两人同台,我心中就少了许多压力,“好吧,就这样决定了”,我对许斐村长说。

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

正式演出是4月18日晚上8 点,按照规矩,应该在前一天晚上“走台”,来自北京等地的艺术家们17日都赶到了重庆,下榻重庆人民大礼堂酒店。我的两位合作者吴玉金和代瑾轩也来了。晚上6点我到了酒店,和许斐通电话,他说他在楼下宴会厅里等我,叫我马上去共进晚餐。我迅即到宴会厅见到了许斐,他正和另外五个人围坐在一张大圆桌旁,见到我,就把我介绍给同桌的人:“这位是陈仁德老师,忠县人,我的朋友,诗人,《忠州赋》的作者”。另外几位都热情的欢迎我入座。我一眼就认出了,对面的那位老艺术家,就是在电视上见过无数次的王晓棠。此时的王晓棠头上别一款饰有珠玉的压发,戴一副浅茶色的眼镜,着淡妆,穿一件很休闲的外套,虽是已年过七旬的老人,依然气度雍容而优雅,令人想见她当年的风采。

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当年的王晓棠

王晓棠曾经担任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现为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她的名字是被大写在中国电影史上的,我还在读小学时,她就已经名满天下。她当年堪称倾城倾国之绝代佳人,主演的每一部电影都能引起一股狂潮,中国的每一个青年都是她的崇拜者,她光彩照人艳惊华夏,甚至让也曾经当过电影演员的毛夫人江青嫉妒得咬牙切齿,在文革浩劫中对她施以迫害。她塑造的银幕形象“金环”“银环”“阿兰小姐”“黎英”,“玛诺”“吴玉芬”成为我们那个年代的精神大餐,她许多台词我们都能背诵,许多经典的镜头我们都能反复讲述,少男少女们在一起,说得最多的就是王晓棠。说她的美丽,说她的优雅,说她的魅力,说她的“伦巴舞”------。直到七十年代拨乱反正后,我在老家忠县的一个偏僻的山沟里工作时,还保留着一个重庆知青朋友给我寄来的王晓棠的黑白照片,那是那时朋友间赠送的极为珍贵的礼物。

没有想到的是,世事沧桑斗转星移,在很多年后,我会和王晓棠相聚在同一个餐桌上,而且还要同登一个舞台,我真应该感谢时光老人的慷慨赐予。

“村长不用介绍了,我知道这位就是我们重庆的老乡王晓棠老师”(失礼了,我居然把旁边几位大腕都忽略了)。

王晓棠放下手中的餐具抬起头来,礼貌的点点头,说:“你是忠县人,你们家乡出了很多人才呀,我看过介绍忠县的书”。

“谢谢,我家乡忠县是个出人才的地方,出过一些有影响的人物”。

“我的同行陶红就是你们忠县人啊”。

“陶红今天已经到了忠县,要出席明天的柑橘节开幕式,王老师,欢迎你也去我家乡参观”。

“呵呵,谢谢,这次时间紧------今后吧”。

没想到和王晓棠是这么的容易沟通,随后我们就无拘无束的交谈了。

我感到我蹩脚的普通话和王晓棠交流比较困难,就问:“王老师现在还能讲重庆话吧?”

“我离开重庆几十年,当年有些言子现在重庆的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了哟”,王晓棠马上就改为正宗重庆话。她指着身边的一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说:“他是做总裁的,《抓壮丁》里面说‘总裁就是总发财’,哈哈”。她的重庆口音简直一点没变。

我说:“王老师,我可是看着你的电影长大的,你是我们那一代人的偶像,超级偶像”。

“你多大了?-----哦,那时没有电视,没有其它看的,只有电影”,她睿智的目光透过浅茶色的镜片向我看过来,就像她在银幕上的目光一样:

“我妻子也非常崇拜你呢”,我说。

“呵,谢谢。代我向你妻子问好啊”,王晓棠又换回了普通话,大概使用普通话已经成为职业习惯了。

这时服务员上了一份“藕园子”,王晓棠先尝了一下,推荐给同桌的其他客人:“这个菜好吃,是咸的,不是甜的。我以前在重庆从来没吃过这个菜”。

我接过话说:“王老师,这不是重庆菜,是万州菜,万州地方风味,现在传到重庆了。我以前在万州做过几年记者,知道这个菜”。

“好吃”,王晓棠连连称赞。另外几位客人都对“藕园子”大感兴趣了。

我的电话忽然响了,是家兄储德从忠县打来的,我压低声音对着电话说:“哥,我此时正和王晓棠老师同桌共进晚餐呢”。我的语气里显然有几分自豪。

第二天下午3点,所有参加演出的艺术家都提前到了大礼堂舞台背后的化妆室准备彩排,王晓棠、祝希娟、林茹、陈铎、丁建华、童自荣、张家声、张悦、任志宏、刘芳菲-----一下子真的是群星灿烂了。

重庆大礼堂我去过无数次,可是每次都是坐在台下,至于厚厚的幕布背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对于我却是永远的神秘。这次我算看清楚了,那是一个长长的过厅,从舞台的左后侧通到右后侧,靠舞台一面墙壁装着硕大的镜子,面对镜子是一排椅子,靠里边是一排隔开的小屋,用来更衣的,里面挂着许多衣架。在靠近右侧出口的墙上贴着晚上的节目表及相关演职员名单。

艺术家们有的坐下来面壁凝思,看样子是在背台词;有的在过厅里轻轻走动,举手投足颇有韵味,看样子是在练动作。那个满头银丝高大伟岸的就是陈铎了,他着一身白色西装,与满头银丝相映成趣,使人想起他的《话说长江》。那个身体微微发福,头戴黑色无檐呢帽的就是张家声了,他总是不卑不亢的样子,十足的儒雅风度,早在1984年他就名列全国十大演播艺术家了。那个头发黑亮卷曲身披浅黄色柔姿纱的就是张悦了,她浅浅的笑一直挂在脸上,给人以极甜美的感觉,在中央电视台,她可是大牌主持呢。那个留着短发穿着红黄相间的绸衣的就是祝希娟了,她是那么的亲和,没有一点大明星的架子,要知道,她当年主演《红色娘子军》里的吴琼花可是轰动一时啊。

这是登台前的最后演练,这些名满天下的艺术家都是如此的认真负责,没有一个人敢稍有怠慢,他们的敬业精神令我钦佩。

我和两位合作者也到了,吴玉金穿着将军服,威风凛凛英气勃勃,小女孩代瑾轩穿着漂亮的连衣裙,像翩翩飞舞的蝴蝶,我则穿着许斐专门从北京带来的黑褐色唐装,也还比较得体。我们反复的在角落里排练,齐步登台、立正、打开夹子,右手持麦克风,念:“穷九州之漫漫,越四海之茫茫,凝天地之灵性,辉日月之光芒-------”, 这是我多年前创作的《忠州赋》的片段,没想到能在这里派上用场。

这时我妻来到了化妆室,她是这些老艺术家的忠实粉丝,当她见到近在咫尺的一个个偶像时,一下喜上眉梢。

“我可以请他们合影吗?”,她轻轻问我。

“当然可以”,我很自信的回答她。

我把她带到王晓棠面前,说:“这是我妻,昨天我说的就是她,从小就崇拜你”。

王晓棠此时已经换上了演出服,她穿着绿色长裙,鹅黄色外套,胸前佩着两串长长的珍珠项链,高雅华贵超凡脱俗,她从正在揣摩的角色中回过神来,连连说:“你好,你好”。

我妻恭敬的叫了一声“王老师”,希望能一起合影。王晓棠很愉快的答应了,妻便热情的挽住了王晓棠的手。

我举起相机正准备拍摄,王晓棠忽然说:“等一下”,回头去一个小包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小化装盒来,打开小镜子,很快的画了眉毛描了口红,然后站到我妻身边说,:“好了,现在可以了”。

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

她对一个素不相识的普通不过人的合影请求是如此认真负责的配合,就像对待角色塑造一样,不禁让我非常感动,由此想到,她的一生,不论是对事业还是对朋友,一定都是非常的认真负责,真是值得我们这些晚辈学习。

相机“咔嚓咔嚓”响着,接下来我又和王晓棠合影,她一概非常热情。

我们一再向王晓棠表示感谢,她只是点点头微微一笑,又拿起本子揣摩角色去了。

我妻那个兴奋的样子,就像个小孩子似的,就差没有欢呼雀跃了。

不过,我心里在感叹王晓棠的风采时,还是冷不丁的冒出了另外一个想法,当年倾城倾国的王晓棠,今天毕竟已经走向了衰老,眼前的她,虽然风韵犹存气质不减,但是和当年相比,俨然已经判若两人。“唯芳草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屈原的诗句忽然跳出我的脑海,岁月实在是太残酷无情了,它可以在不知不觉之间,就让绝代佳人变成老太婆,所以,每个人都应该百倍的珍惜光阴珍惜青春,才会在人生的旅途中少留遗憾。

一会儿开始化妆了,轮到我时,我也装模作样的坐下来,让一位年轻的女化妆师给我化妆,我以前在重庆电视台做文化专题节目时也曾经化妆,但那是非常简单的,几分钟就解决了,这次却不同,是很认真细致的那种化妆,要花至少20分钟。坐在我左边的是张悦,右边是祝希娟,大家都一声不响的让化妆师在脸上涂抹。

化妆结束后,我都觉得真的大不同了,脸色匀称了许多。我左边的张悦简直就光彩夺目了,她穿着全身的浅黄色套装,亭亭玉立气质若兰。妻当然又和张悦合影了,张悦甜甜的笑着,始终那么甜甜的笑着,眉毛弯得像新月,眼睛里像有波光在闪烁。她站到我妻后侧,很亲切的双手拢着我妻的双肩,就像两姐妹一样。

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

这时照相的人越来越多,各种组合交替进行,我和妻依次与陈铎、祝希娟、丁建华、童自荣等合影,最多时是七八个人一起大合影,各人的相机都依次拿出来拍照。

两个参加演出的少先队员来要求和我合影,一左一右拥在我身边,兴许把我当成明星了吧。

张悦请别人用她的相机拍下和我们一起的合影,叫我留个地址,她回北京一定把照片传给我,我便把名片给了她。过了一会,张悦忽然来说,她打开相机屏幕看了,刚才的照片没照成功,回北京用什么寄呢,所以特地来重新和我们合影。我简直太感动了,对一张照片是如此的负责,没照好还要来重新补照,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化妆完后,彩排开始了,艺术家们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彩排中,彩排就和正式演出一样,必须一丝不苟,我有幸在最近的距离内饱看了他们的精彩演出。

晚上8点,正式演出开始,大礼堂包括四楼在内全坐满了观众,舞台上五彩缤纷高潮迭起,毫无疑问,这是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大礼堂落成以来唯一的一次以诗歌朗诵为主题的演出,其历史意义不言而喻。不过,所有演出对我都没有了悬念,我已经提前欣赏了艺术家们的精彩表演。

轮到我和吴玉金代瑾轩出场了,我们走着正步来到舞台上,开始朗诵我的《忠州赋》:“穷九州之漫漫,越四海之茫茫。凝天地之灵性,辉日月之光芒------忠勇传世,翰墨飘香。文可兴国,武能兴邦------”。

我听见掌声哗哗的响了起来。

                    2009年4月19日追记

 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与王晓棠的短暂邂逅 - 虞廷 - 云气轩

  评论这张
 
阅读(1135)|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