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春华秋实之零云断梦  

2009-03-10 17:33:59|  分类: 家族沧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华秋实之零云断梦

                                              陈仁德

                          一 我美丽的家园

 在老家忠县,只要上了年纪的人,没有人不知道春华秋实的。

这里说的春华秋实不是成语词典里的那个春华秋实,而是一个大院的名字,准确的说就是我们陈家大院的别称。春华秋实之零云断梦 - 虞廷 - 云气轩

在很长一个时期内,从各地寄来的信件,不需要写街道门牌,只要写上忠县春华秋实六个字,邮递员就能准确投递到我家。我父亲和四伯父少年时曾双双就读于“四川省财务人员训练所”(简称财训所),名曰所,其实是一个高等财政专业学校,六十多年后的1989年,我在成都偶然发现了一本该校印制得非常精美的毕业纪念册,父亲和伯父着学生装的照片赫然在目,令我惊讶的是,照片下的通讯地址,竟都写着“忠县春华秋实”而没有写我家的门牌。

春华秋实大院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占地约十余亩,外围是高高的弓形封火墙,墙体内外皆饰以大幅壁画,墙头檐角高翘势欲腾飞,除围墙外所有院落均为木结构,一根根浑圆通直的木柱将整个建筑群托起,全部窗户都是精美的木雕,每一扇窗户的雕花图案没有重复的。

大院南面是隔长江相望的巍巍翠屏山,站在院坝里就可以看见翠屏山上郁郁葱葱的竹树和翱翔于山水间的一群群白鹭以及那萦绕于竹树丛里的袅袅云气,西面当街处是一个高大的石门枋,上横额“春华秋实”四个斗大的楷书字,书法遒劲浑厚气象庄严,望之令人肃然起敬。大门为双扇木门,门板高约三米,厚近三寸,由于年代久远,厚厚的门板已经变成了棕黑色,一条条清晰的木纹像老人的皱纹一样凸现出来,缓缓推动厚重的木门,便会发出一种非常深沉而古老的嘎嘎之声,满是沧桑之感。大门外左右两边是一对像石鼓一样的左右对称的门墩,黄昏时分,街坊上的老太婆们便坐在那里唠唠叨叨的话家常,老人们无非说些针头麻线之类的琐事,可是却一个个乐在其中。

根据山势的变化,大院随物赋形建成了五个不同造型和风格的小院,五个小院单独成立而又相互呼应,里面点缀着小桥流水楼台亭阁。

进大门过厅房,便来到了春华秋实的主体院落。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院落,院落的四角各是一个六边形的直径两米高一米的花台,分别种着丁香、紫荆、珠兰、桂花。丁香树后来枯萎了,就另种了一棵梧桐代替。

梧桐树不知从哪里移来的,足有三四层楼那么高,树干笔直无枝如同高高的桅杆,一直到两丈高的地方才分枝,像一把高高撑开的巨伞。每年春天,梧桐树长出大片大片嫩绿的叶片,叶片间随风飘出丝丝白絮般的东西,那东西放到嘴里一含即化,居然还有点甜;秋天,梧桐树的叶片一点点慢慢变黄时,枝头的梧桐籽也成熟了,一颗颗如同豌豆大小的深黄色的梧桐籽被秋风吹落到地上,小孩们拣起来办“姑姑筵”,炒熟后剥开坚硬的外壳,里面是一颗圆圆的芯,吃起很香呢。

桂花树远远高过大院的封火墙,树冠郁葱如云,树干蟠曲粗壮,遍体隆起团团的疙瘩,犹如佛祖头上的发髻,要两个人才能合抱。开花的时候,桂花树的花香随风飘街过巷,周围很远都清香扑鼻。这是我生平所见的最大的桂花树。若干年后,有人吹嘘著名佛教胜地梁平双桂堂的桂花树有好大,我跑去看了不禁十分失望,把双桂堂的桂花树几棵捆在一起都不如我们家的桂花树大,我们家的桂花树发出的分枝都比双桂堂的桂花树大得多。

紫荆和珠兰就不一一讲了,总之都是郁郁葱葱高大繁茂亭亭如盖。

在四棵树之间顺墙排的四排彩釉大花盆,组成了一个口字形,花盆里是品种不同的四季花草,一年四季次第开放,香气四溢美不胜收。

从这个主体院落往北边登上八级约宽三米的整齐石阶,便是另一个小院。院门两边是左右对称的两个约两米见方的石雕花窗,门里是一块长长的石坝,我们叫它长地坝,跨过长地坝再上三步石阶,便是顺着山势横排的五间房子,中间是堂屋。陈家的神龛就设在堂屋里,神龛正中供奉着黑底金字的“陈氏历代昭穆神位”,终日香烟袅绕,堂屋里三面摆设的尽是雕花大木椅,庄重华贵。堂屋前面的洒金屏风上,是著名书法家刘孟伉先生(1949年后任四川省文史馆长)手书的《朱柏卢治家格言》,龙飞凤舞气韵生动。堂屋背后,是一个圈着石井圈的清澈见底的水井,那时水质清冽没有任何污染,足够家用。

从主体院落往东,是转折相连的两个小院。下几级台阶便是第一个小院,院里也种满了花草,其中有两棵树特别醒目,一棵是两米多高的山茶花树,一次能开上百朵红艳艳的山茶花,一棵是两层楼高的柚子树,深秋时节黄灿灿的硕果压满了枝头。再折向南下几步台阶便是第二个小院,这个小院最有特色,院门是一个两层的楼台,楼下是一个正六边形的大门框,楼上是一个六角形的亭子,紧靠楼台的却是一个三层的楼阁,俯看长江,四面来风。

在整个大院的东北角,是一大片后花园,一条清清的小溪穿园而过,小溪上面是一座精致的石拱桥,桥旁是一棵极其伟岸的黄桷树,关于这棵黄桷树,我曾经在《故乡的黄桷树》里这样写过:“忠州城里最大也是我生平所见最大的黄桷树却是我家后门口那棵。那棵黄桷树恐怕有十层楼那么高,由于太苍老,树心已经空了,空空的树心竟可挤进去十来个小朋友捉迷藏。这棵黄桷树简直就是一个小小的动物世界。树上栖息着多种鸟类,其中最多的是麻雀,至少有千只以上吧,每到黄昏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而树顶上那群鸦鹊却爱在深夜鸣叫,听起来有几分凄婉;树顶有一个比水桶还大的蜂窝,老是随风晃动着像要掉下来似的;树根底下是黄鼠狼和“花鼻梁”(花面狸)的洞穴,有一次,一只倒霉的“花鼻梁”深夜窜进我家大院,不小心掉进了我家的水井,结果让我们美餐了一顿.。”这棵黄桷树像一尊神似挺立在那里,成为一道奇特的风景,在长江上很远很远都能看到它的雄姿。

我爷爷兄弟四个,分别是大爷爷陈德甫、二爷爷陈润甫、八爷爷陈言甫、幺爷爷陈霖甫,就居住在四个小院里,他们都是能诗善文的儒雅之士,月白风清之夜,兄弟四个便坐在桂花树下,一边赏月饮酒,一边吟诗作赋,那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二 我骄傲的家族

家族中古老的列祖列宗原本都是有记载的,由于文革时的疯狂焚书,所有祖传典籍均化为灰烬,如今已无可稽考。我们仅从父亲口中知道一些零碎的传闻,据说,我们的远祖是元朝末年与朱元璋争夺天下的陈友谅,陈友谅兵败身亡,其后人四处流亡,其中一支由一祖婆带领流入蜀中,为避朱元璋追杀,遂改姓马,马氏祖婆遂为入蜀之始祖,后历四世,料朱明王朝已无追杀之意,始恢复陈姓,此后,陈氏视马氏为一家,两家互不通婚。

陈氏世居忠县已不知多少代了,我们现在能找到的最早的是《忠县志》(民国)中陈宏谟和陈瑞父子的记载。

陈宏谟被载入《隐逸》,其小传曰:“陈宏谟,逸其字,郡诸生,进士陈瑞父。性恬雅,不求闻达,日孜孜以济物利人为事。有司以孝廉方正举,不就。常营草庐于云根驿之西偏,诗酒外非所知,即子瑞官少卿,宏谟亦自欿然,初不以此介意也”。

陈瑞被载入《仕绩》,其小传曰:“陈瑞字辑五,成化壬戌进士。拜给事中,疏劾中官郭镛,乞罢,內侍官不得参机务。上嘉纳之。升光禄卿,请禁浮图、罢国醮及减奢费等事。后省亲道卒。祀乡贤”。从短小的文字中可知,陈宏谟“日孜孜以济物利人为事”,终身隐逸,志存高洁;陈瑞则考取了进士,当他金榜题名捷报传到忠州时,忠州城南门内的一座石桥正好落成,乡人就将石桥命名为“折桂桥”,此事亦载于《志》:“折桂桥位于治南门内醒狮路,明成化辛卯科县人陈瑞易魁登乡荐,报捷至日,适桥落成,因以名”。

陈瑞进入了中央政府,他就职的光禄寺,是掌管朝廷祭享、筵席及宫中膳羞的机构,该机构设置于明洪武元年(1368),从三品衙门,设卿1人,少卿2人,下属,大官、珍羞、良酿、掌醢四署,大官署供祭品、宫膳、节令筵席、蕃使宴犒之事,珍羞署供宫膳肴核之事,良醢署供酒礼之事,掌醢署供厨料之事。用现在的话来说,陈瑞所掌管的工作是很有油水可图的,可是他却“请禁浮图、罢国醮及减奢费等事”,可见他是一个非常廉洁的人。陈瑞在忠州历史上影响较大,有一个发生在清代的传奇故事颇能说明其影响,《志.谈异》载:“清乾隆中,州学博周景璠夜梦一伟男子,长髯方面,具明代衣冠。进谒曰:“我陈瑞也,奉帝命,简司此土,请于署前为我营宅。”周诞之,入夜,梦如初;翌日假寐,亦如之。因为之建祠于署前槐树侧,内设木主,题乡贤陈公瑞土地神位九字,是夜梦陈来谢”。 清乾隆是公元1736年——公元1795年 ,明成化是公元1464年——1487年,相距约300年,而州学博周景璠竟因梦见陈瑞而“建祠于署前槐树侧,内设木主,题乡贤陈公瑞土地神位九字”,梦境之真假无可稽考,而建祠却是千真万确的。《志.谈异》载:“清末,诸生陈钊、陈鹤年等,即其后裔,岁逢清明、冬至,必率族人诣祠致祭。今祠已荒废矣”。这里的陈鹤年就是我的曾祖,亦即我爷爷德甫公之父。

作为进士,陈瑞的诗文俱佳《志.艺文》载其《题严颜桥诗》云:“炎汉运未终,蜀井火再红。何人续东汉,大耳隆准翁。刘璋本昏聩,况坐山之穷。孔明溯流上,不曾折一弓。巴州有老将,初不臣枭雄。守陴誓不降,斫头继曼公。桓侯一兵子,而有国士风。长跪以请曰:‘将军勿矇矇。刘主非汉贼,取蜀岂江东。得蜀可延汉,失汉总愚忠。’将军起用命,佐蜀见奇功。至今城东涧,一桥尚如虹”。《志》论其“写将军壮烈凛然有生气,诗格苍老,当与此桥并传”。

陈瑞的孙子陈策也是进士,《志.仕绩》载:“陈策字胪三,乡贤瑞之孙,嘉靖壬辰进士,任杭州推官。事无巨细,悉亲治之。岁饥,邑令以直朴不见许于大吏,欲为民请粟,恐其阻免,策代问之,并达其素守。粟发,全活甚众”。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陈策也是一个为民请命的好官。

乡人为了纪念陈瑞和陈策,于明代隆庆(公元1567-1572)年间,在孔庙里为他们立了“公孙进士坊”,坊刻进士罗青霄题联:“两朝宠锡黄门第,百代恩荣进士家”,坊额为“公孙济美”四字。此坊毁于文革浩劫,惜哉。

陈瑞和陈策之墓“在治东二十五里涂溪龙滩河”,今已不可寻。

陈策之后可考的是子昭公陈钊,《志.隐逸》有传:“陈钊,字子昭,郡诸生。世居城东马路口,明光禄寺正卿瑞十一世孙也。清同治三年入郡庠,毅然屏去帖括制艺,壹肆力于史鉴、方舆、周易等学。设帐授徒,娓娓不倦,箪瓢屡空,晏如也。年六十有四卒于家”。

之后就是曾祖乾安公了,《志.文苑》有传:“陈鹤年原名宏图,字乾安(又字虔安),别号冰鹤老人,郡诸生。两踬乡闱,退而设帐授徒。鼎革后,主讲县立中学校文史凡十有六年,积劳成疾,年甫五十有七卒。生平善饮工诗,教授外不涉他事,著有《聊复尔尔轩诗存》,待印”。

乾安公的时代距我们不远,所以我们对他的了解就多一些。乾安公生于清代同治九年(1870),卒于民国十六年(1927),一生经历了清末民初的大转折时期,为郡诸生,早年设帐授徒,新学堂兴起后一直任忠县县立中学国文教师,他的《聊复尔尔轩诗存》亦毁于文革浩劫不可复见,好在《忠县志?艺文》中收有部分他的诗词,民间亦偶见他的诗词遗存,2003年,忠县政协出版了《近现代忠州名人诗词集》,其中收录乾安公诗28首,词四首,所以我们还能从一鳞半爪中窥见这位祖宗的文彩风流。乾安公的诗词具相当工力,辞彩典雅,气象开阔,或慷慨悲凉,或沉着雄浑,且题材广泛,怀古感时,咏物言志,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试看他的《庚申和李峙青感世八首》

太息中原万派波,星霜驰逐易蹉跎。田间夥计骞鸿鹄,马上雄威喷鬼魔。

沧海横流鱼鳖祸,绿林随处虎狼多。吾生不幸膺时变,痛哭乾坤唤奈何。

 

回首清廷系我思,主愚臣暗不胜悲。摧残帝业归华族,堕落人才赋黍离。

乐国翻无干净土,吟坛犹演太平诗。茫茫大地英雄少,笳鼓声中树义旗。

 

老贼阿瞒仗鬼雄,汉皋返旆计谋工。收回劲旅窥神器,巧逼雏王退后宫。

南国经纶花委地,北廷冠盖日当空。痴心欲践天皇祚,拱受群臣拜下风。

 

劝进纷纷来阙下,诸公裘马炫轻肥。陈吴自谓膺昌运,刘翟无端呈义威。

百万军声呼负负,八旬帝梦入非非。苍天怒夺奸雄魄,直使援兵各解围。

 

云龙风虎又纷争,跋扈将军一剑横。欲假虎威倾粤垒,原攀龙尾附欧兵。

华人守壁犹观望,德帅降幡已会盟。可惜金瓯凭手掷,瞽人无相总伥伥。

 

满州沉坠帝王星,憔悴阿禅老后廷。黠帅弄兵多诈术,伧夫复辟昧常经。

黄陂出走苍生泣,南院空悲碧血腥。大乱已如原上火,当年何不救荧荧。

 

德让珠岩合我收,谁知倭寇复栖留。申言割地窥齐鲁,无计筹边想富欧。

热血诸生甘废学,惊心列辟誓同仇。谁知大帅盟城外,忍割燕云十六州。

 

东南浩劫总成灰,愁锁夔关杀运来。誓逐黔军归故土,只缘蜀地产英才。

穷民满地寒入雪,战鼓惊天猛似雷。引领诸军齐解甲,九霄云汉赋招回。

在这组诗中,乾安公纵论天下大事,但凡辛亥以来的政局更替风云变幻尽驱笔下,甚或国际时事亦在咏叹中,颇令我惊讶的是,乾安公身居三峡之内,在交通非常闭塞的时代,平生足迹所至恐不会太远,何以竟对天下大事了然于胸且能进行高屋建瓴之评论,按理说,峡谷里的读书人大多是信息不灵目光短浅而且陈腐冬烘的,而乾安公这组诗,足证其襟怀识见非比一般。诗中对推翻帝制,冯玉祥逼宫,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第一次世界大战,巴黎和会,五四运动,黔军乱蜀等等都有记载和批评,堪称史诗。犹为难得的是,乾安公完全是站在历史的高度来写作的,他大义凛然的痛斥了袁世凯的窃国劣迹,并对袁世凯81天的皇帝梦做了无情的嘲弄(八旬帝梦入非非。苍天怒夺奸雄魄),对那些丑态百出的劝进者进行了辛辣讽刺(劝进纷纷来阙下,诸公裘马炫轻肥),在咏叹五四运动时,他对那些爱国学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热血诸生甘废学,惊心列碎誓同仇),可见身在三峡内的乾安公随时是心忧天下而且能顺应历史潮流的。

据说乾安公考秀才多次都时运不济名落孙山,直到30岁才考中,因此他非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荣誉,由于积劳成疾,他只活了57岁就去世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成都时,曾听细姑婆(乾安公之季女)讲过,乾安公临终时迟迟咽不下气,仿佛有什么心思丢不开,吃力的指着衣柜说不出话。大家都不知道他到底牵挂什么。我曾祖母忽然明白了,赶快打开衣柜取出乾安公考中秀才后戴的顶子给他端端正正戴上,乾安公遂瞑目而逝。

乾安公虽然只活了57岁,但是他很欣慰,因为他去世前已经儿孙满堂家业兴旺,我爷爷已经在文坛上很有名,完全继承了他的衣钵甚至超过了他,而且已经担任著名川军将领杨森的幕僚并连任三县县长,我爷爷的三个弟弟也都在事业上各有所成。

乾安公的葬礼极其隆重,前来吊丧的人络绎不绝。当时驻忠县的川军杨春芳部一个团的官兵全部列队前来致哀,士兵们队列整齐,全副武装,每个人的枪刺上戴着一朵白花,蔚为壮观。文人们送的挽联太多,开始还一副副挂出来,后来没地方挂,就一个个叠着挂,只露出左边的下款,就这样都挂出大门外很远,白花花一大片。出殡时,按事先选定的路线要出家门上考棚(现县政府宿舍),过万寿宫、丁字街、十字街,到下南门,再从下南门下河,将灵柩运往20里外的长江南岸西流村陈氏祖茔,这差不多等于在忠县城里绕个圈,先从大门右边上路,走到下南门时又走到大门的左边来了——下南门离我家很近。父亲给我讲过很多次,当出殡的前列绕过县城走到下南门时,后面的人还没走出家门,可想当时给乾安公送葬的队列有多长,也可由此想见乾安公德望之高。

我是在乾安公去世后25年才出世的,我当然无缘叩拜这位祖宗,我只是从照片上瞻仰过这位祖宗的风采。小时在幺爷爷霖甫公家里常常见到乾安公夫妇的照片,一张照片足有两尺多高,照片上的乾安公戴着当年很时髦的顶子帽,着对襟衣,非常儒雅端庄。幺爷爷说这两张照片是他去湖北宜昌放大制作的,为了怀念乾安公,幺爷爷一直把照片供奉在家里。另外,我在二爷爷(乾安公次子)润甫公家还见过乾安公用过的一个景德镇产的非常精美的雪白如玉的瓷茶壶,上面除了图画还烧制着“乾安雅玩”的题款,下款我已记不得了,大概是一个文坛上的朋友送给乾安公的礼物。

我爷爷是家族中的老大,他是恪守孝悌忠信之人,对长辈极孝顺对行辈极亲爱,他在外面做过三县县长,经济收入远远高于他的几个弟弟,但是他却坚持不分家,四兄弟三代一二十人共灶吃饭,他觉得我二爷爷二奶奶比我奶奶更会当家,竟把自己的收入交给二爷爷二奶奶掌管,我奶奶要用钱反而要找二爷爷二奶奶,这也造成了许多不快,奶奶有时就觉得很委屈,自己的丈夫挣的钱给人家管起了。但是我爷爷不这么看,他认为兄弟友爱才是最重要的,对于不可避免的矛盾,他总是尽量调停,委曲求全,使大家庭的格局一直维持着。到了晚年,爷爷回忆往事,心中对奶奶颇感愧疚,他在临终前所作《四遗录》中说:“仲娴(即我奶奶)性本忠厚,二十年前,关于大家庭一切事件,皆由我父子兄弟商酌办理,不许仲娴参与,仿佛视之若路人。其后患风瘫,又不曾大量治疗,终致身手足拘挛,余之罪也。”

1928年,爷爷被杨森委为开县县长,一天,杨森忽然电令他三天内筹集一笔巨款,他觉得款额太大,如果强行摊派,势必怨声载道,他不忍荼毒百姓,便挂冠而去,日夜兼程逃回忠县。杨森大怒,将当时在军部任军需的我八爷爷抓起来问罪,并开价一万银圆放人。爷爷为了营救八爷爷,只好设法凑足一万银圆,这在当时不是个小数字,我爸爸多次给我讲,他那时还小,但是记得清清楚楚,爷爷和家人把一叠叠银圆整整齐齐的码在我家的大书案上清点,银圆发出的光辉和叮当叮当的声音几十年来一直印在他心里。

我爷爷当年就是这样的爱护自己的弟弟。《志.谈献》里对爷爷兄弟四人记有一段文字,题目叫《陈氏四难》:“清末民初,治城陈氏兴泽、兴濂、兴泳、兴沛昆仲,各勤职业,家不中资,同居数十年,休戚与共,迄无间言,时人称曰陈氏四难”。  

文革初“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时,家家都发疯一样砸瓷器,那天我正好在堂兄诞安(二爷爷之孙)家玩,诞安兄一眼瞥见了书案上那个“乾安雅玩”的瓷茶壶,就拿到外面双手举起往石阶沿上狠狠摔下,我当时站在他身边,只听见砰的一声,想不到那瓷茶壶像皮球一样跳了起来,居然没有摔破,只是缺了点皮,诞安弯腰拣起来再摔,居然又跳了起来,溅出了星星碎片,真是奇了。诞安兄说,这个茶壶怎么这么经摔,拣起来使足了劲再双手摔下,那茶壶才砰然开裂了。我和诞安兄亲手破了四旧,心里没有什么不安,那时我14岁,他16岁,直到多年后,才知道那是一个全民发疯的时代,全国人民都中邪了。乾安公夫妇的照片也是在那时由幺爷爷亲手烧掉的,烧掉父母的遗照,幺爷爷一定很伤心,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就像那个瓷茶壶一样,你无法保护它,你不毁也会有人来毁的,与其让人来侮辱,不如自己先毁个干净,幺爷爷一定是这样想的。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73)|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