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三峡橘海之光  

2008-06-16 11:42: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峡橘海之光 

                                                              陈仁德 

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浪翻滚的海洋,1687亩橘树铺天盖地而来,席卷了长江边上的几个山头,那纵横排列整齐划一的橘树如同巨人用大笔浓墨重彩涂抹过,使整个天空闪耀着一片浓绿,微风吹过的时候,呜呜的林涛声带着阵阵芳香四面飘荡,空气中浮动着恬静和清爽。如果是在橘子成熟的时候,则漫山遍野都点缀着金黄,圆溜溜金灿灿的果实挂满了枝头,迤逦起伏的山岭宛如梦境。

在最高的山头上,一个硕大的匾牌横空出世,上面写着“三峡橘海”四个大字,每个字约四丈见方,泛舟在三峡平湖上,老远就能看到这笔力遒劲的四个大字。这是一个名叫马识途的九十老人的手笔,老人就出生在这片土地上,他早年从这里走出去,成了著名革命家和作家。

这片橘海,就是忠县涂井乡友谊村果园。

“以前的友谊村不是这个样子”,62岁的村委会主任周成发说,“以前我们这里生产条件很差,到处是光头山,乡政府把神滩村和友谊村看成老大难,一说就是‘烂神滩,孬友谊’。那时不要说吃粮,就是吃水烧柴都成问题。不怕你笑话,我曾经去石柱黄水山区背柴,背着一大捆柴,从早上七点一直走到晚上八点才走到西沱江边,过不了河,在一只木船上过了一夜,第二天正好有一只木船搁浅,我去帮忙推,船老大才不收钱送我过江。背回的柴称秤,有118斤,另外还有7斤包谷。我老婆见我全身是汗累得不行,大哭了一场。现在谁还往返200多里去背柴,我们都烧液化气了”。

所有变化,都是从种橘树开始的,而种橘树,却是从思想的嬗变开始的。

世世代代在贫瘠的土地上耕耘的农民们,心里最朴实的愿望就是如何填饱肚子,他们经历过不堪回首的大饥荒时代,饥饿的阴影如同噩梦一般始终缠绕着他们,所以,当2000年乡政府动员大种柑橘时,社员们几乎是群起反对。一社社长牟其武和四社社长牟其万甚至带领村民反对种柑橘,使这两个社的工作无法开展。牟其武和牟其万的理由完全一致:“公共食堂把我们饿怕了,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柑橘只能做副业,不能做主业”。他们的话不无道理,那些年的确很恐怖,但是,时代进步了,经济发展了,怎么能用老眼光看新问题呢。周成发对他们说:“那几年我也是过来人,我在神滩小学读书,每星期只有一斤二两红苕,还是16两老秤呢,大的红苕还没有一个,其余都是吃野菜。可是过去是计划经济,现在是市场经济,种好了柑橘,经济收入增加了,没有粮食可以买来吃呀。”牟其武和牟其万还是思想不通,这下没商量了,立即开会宣布撤去两人的社长职务,由另外的思想解放的人担任社长。乡长张明文对周成发的工作非常支持,在全村大会上说:“我们要一个村一个村的进行宣传发动,要让千家万户发财致富,如果实在有人不干,我们就来硬的!”

七社社长马国安思想也不通,说:“没听说过栽树能饱肚子,我是饿怕了的人,说起毁掉田地栽柑橘,我心都凉了半截”。 应该说,乡村两级干部的宣传发动工作是做得很到位的,他们成立了指挥部,由乡长任指挥长,先开党员代表会,再开党员大会,再开群众代表大会,分层次的进行宣传发动,收到了很好的效果。马国安的思想终于变化了,他在大会上表决心,谈自己思想转变的过程,由于他的现身说法,打通了不少人的思想。因为他曾经说过“心都凉了半截”,却从此留下了一个“凉半截”的雅号,直到现在人们都叫他“凉半截”。

到了真正要把水田里的水放干种树的时候,看着祖宗留下的一片一片水粼粼的稻田就要被“毁掉”,一些人又心痛了。最有趣的是九社的马和全,他是放鸭子的高手,长年在水田里养着一大群鸭子,他手执一根长长的放鸭竿,把鸭子训练得服服帖帖,放鸭竿指向哪里,一大群鸭子就嘎嘎嘎嘎地扑腾着奔向哪里。把水田放干了,他的鸭子去哪里放呢?当村里放水的人扛着锄头来到他田边时,他沉不住气了,抄起长长的放鸭竿向田边冲来:“谁放我的水我就和谁拼了”,那满田的鸭子也一起嘎嘎嘎嘎叫起来。村干部早有准备,立即拉住他,夺下放鸭竿。“毁掉”水田对个别村民是有损失,但是,不能为了个别村民就不顾全村的发展啊。为了断掉马和全的念头,当场就把那根放鸭竿给折断了。殊不知他立即又抄起了另一根,照样挥舞着冲过来不准放水。如是者再三,田坎终于被挖开,积蓄多年的稻田水哗哗哗地一去不复返了。

“我现在声音都是嘶哑的,就是那时天天做思想工作,讲话过多把喉咙说破了”,周成发主任说。

田里水放干就行了,光头山却是坚硬的石谷子,要一个个的钻孔放炮,再从另外的地方背来泥土一个窝一个窝的填,最后才能种柑橘。就这样,经过几年艰难的创业,一片郁郁葱葱的橘海便出现在三峡平湖之滨,友谊村的面貌彻底改变。

“我早年当过队上的会计,记得那时每天的劳动价值是一角八分钱,现在每天平均在100元以上。我给算个账,如果种粮食,我们这里田瘦地薄,亩产量在300到800斤之间,就全部照800斤算,现在的价格是七到八角一斤,就全部照八角算,800斤也就是640元收入。可是种柑橘后,每亩按标准化密度45株算,每株80斤,每斤只算七角,就是2520元。进入盛产期后产量还会增加。现在比以前增加了多少,不是很清楚吗?

现在没有人再说种柑橘有什么不好,就连放鸭高手马和全也服了,那个叫“凉半截”的马国安每年收入两万多,人均5000多元,还有什么可说的。

2005年的一天,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兴致勃勃地登上“三峡橘海”之巅,俯瞰连绵起伏的阵阵绿浪,不禁喜上眉梢,连连叫好,他在详细询问了群众的收入后对周成发说:“像你这样的村很少啊!”

“我们今后还要更好!”周成发充满信心的对曾副总理说。

是啊,“三峡橘海”明天会更美好!

 

 

 

                          2008年6月15日星期日

 

 

  评论这张
 
阅读(6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