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十一岁的女孩为何“被杀”  

2008-03-12 16:41:07|  分类: 新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10年前写的新闻稿,湖南电视台根据这个拍摄了一部专题片。文中的小主人 当时只有11岁,10年过去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十一岁的女孩为何“被杀”

 

林川感到事情不妙,赶紧奔上楼去,只见女儿林莉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脖子上流着殷红的血。

 

    1998年8月6日是个极平常的日子。这天晚上8点,天黑沉沉的。忠县汝溪镇长安村村支部书记林川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里正准备坐下来看电视,忽然听到楼上传来11岁的独生女儿林莉急促而微弱的呼救声,林川感到事情不妙,赶紧奔上楼去。只见女儿林莉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脖子上流着殷红的鲜血,他俯身抱起女儿,只觉一股浓浓的农药味扑面而来。林川吓坏了,抱起女儿就往汝溪镇医院跑去,随后,他拨响了报警的电话。

    汝溪镇党委副书记杨木林接到报警电话后,觉得案情严重,立即向忠县刑警大队汝溪片区中队队长袁大林报案。袁大林接电话后马上向县公安局作了汇报,并商请汝溪派出所同赴现场开展工作。袁大林一行到现场后作了初步了解,认为案情复杂影响恶劣,遂再次电话请求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出动。

    凌晨1点,忠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华带领刑警大队刘队长、王教导员等抵达长安村发案现场,对现场进行了仔细勘察。在厨房的刀板上,发现了一把带血的菜刀;在林莉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些呕吐物;在林川夫妇的床下发现了一瓶带有指纹的“敌敌畏”药瓶。当即全部提取。

林川为爱女被害而痛苦万分,请求县公安局及早破案,捉拿凶手归案。

 

怎么会有人下毒手杀害她呢?她说:“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慢慢向我走来,那个女人的面部差不多全被披散的乱发遮住。她一只手卡住我脖子,另一只手往我嘴里灌药。”

 

    林莉是九亭小学五年级小学生,从小学一年级以来,期期都是三好学生,各种各样的奖状贴了满满一墙壁,就在出事前不到一月,她还捧回了一张1998年上期的奖状。林莉在家里也是个懂事孝顺的孩子,从不惹父母生气,放学后总是帮助父母做农活干家务。像她这样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怎么会有人下毒手杀害她呢?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最重要的是赶紧抢救小林莉,把她从死神手中夺回来。

    汝溪医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进行急救,但小林莉就是醒不过来,瞳孔也明显缩小了。医生们七手八脚,洗胃、输液、打针,总算控制住了病情恶化。到8月7日上午10时,小林莉奇迹般地苏醒了,医生护士们松了一口气,林川夫妇不禁流出了欣喜的眼泪。

    小林莉慢慢清醒后,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又过了好一阵,她用稚嫩的童声讲述了昨日晚上所经历的恐怖场面。

    8月6日傍晚,妈妈割了一背篼谷子回来,对我说,“林莉,去地里摘点菜回来吧。”我马上就提着篮子去摘了一大把藤藤菜,提回家后把藤藤菜放在厨房桌子上,这时天渐渐黑了,一开电灯,才知道停了电,我就用电瓶灯照着剁猪草,这是我每晚要做的事。

    天完全黑下来了,我忽然听见堂屋的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了,回过头去看,吓了我一跳。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慢慢地向我走来,那个女人的面部差不多完全被披散的乱发遮住,只露出一点缝,看不清面目。那女人穿着白色的短袖衣,灰色的裤子,衣服右肩和裤子右腿上补有补丁,脚下是一双塑料凉鞋,鞋的后跟有三个指头那么高,鞋上有白色的小花。

   我问:“是哪个?”

   那女人不答应我,一步一步向我逼近。

   走到我身边后,那女人用一种很轻但很可怕的声音问我:“你吃不吃糖?”

   我吓坏了,哪里还敢答应她。

   这时,那女人掏出一个指拇粗细的好像是装“敌杀死”的小瓶子,瓶子上贴的纸是绿色的,药是白色的,不,是透明无色的。她像医生敲药瓶一样用什么东西把瓶口敲开了,然后一只手勒住我的脖子,一只手往我嘴里灌药。我的脖子被勒得出不了气,就咬了她的手臂一口。她又换了一只手来灌药。一瓶灌完后,她又用同样的手段灌了我第二瓶。

    我感到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不知怎么就踉踉跄跄地向妈妈的房间走去。忽然觉得脖子很疼,一摸,在流血。我回头望去,那女人正用猪草在擦菜刀上的血,擦完刀,她就走了,

临走前她对我说:“你中的毒只有到九亭医院去才能治好。”我看见她走出了门,在门外干呕了几下,然后消失在夜色中。

我想爬上楼去喊救命,刚上楼就倒在地上,这时我听到了爸爸的声音,就喊爸爸来救我,后来一切都不知道了。 

 

把许多情况综合起来,便有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杀害林莉的凶手不是别人,正是林莉自己!连久经沙场的刑警们都被自己的结论惊呆了。

 

    刑警大队研究了全部案情,觉得十分蹊跷,又向林川夫妇再次了解,其中特别提到那瓶从床下提取的农药。林川说,最后一次是7月27日动过农药瓶子,那是用来打蚊子,后来没再动过。林妻说,闻不得农药味,从来不接触,更不准女儿接触。

    据此,林莉就与农药无关。根据其自述,是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敲开拇指粗细的玻璃瓶给灌的药,那么,现场一定还留有敲碎的玻璃渣。

    8月7日下午,刑警们又一次来到林川家,仔细地寻找玻璃渣,为了让群众信得过,还从围观的人群中随意请了一个来一起找。

  一行人反反复复找了几个来回,都没见到一点玻璃渣,那位帮助寻找的群众也说,的确找不到。

    具有戏剧性的是,事后得知,那位群众恰恰是林莉的亲舅舅。

    案情一时没了线索。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8日下午,刑警们对林莉进行了验伤。发现在林莉的左颈上有两道线条状水平方向皮肤划痕,右颈上有一条深0.4厘米、长.5厘米的裂伤,在此裂伤之上有一道线条状同方向皮肤划痕,之下有二道线条状同方向皮肤划痕。

    验伤后,刑警们心中便明白了许多。接下来,经鉴定,农药瓶的指纹系林莉的中指和无名指,林莉在出事前的某一时刻动过这个瓶子。呕吐物化验结果也出来了,其成分为“敌敌畏”,林莉系“敌敌畏”中毒。

    现在把许多情况综合起来,便有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杀害林莉的凶手不是别人,正是林莉自己!

    连久经沙场的刑警们都被自己的结论惊呆了,天真可爱品学兼优的小林莉为什么要自己结束自己年仅11岁的生命,而且事后还要编织一个恐怖的故事呢?

    8月10日,这一可怕的结论正式告知了林川,这位村支部书记无论如何也不接受这么一个残酷的事实。病床上的林莉听说后也断然否认。他们觉得刑警们的结论非常滑稽可笑,天下哪会有这样的事呢?林川当即表示要向忠县公安局反映,刑警们是在制造冤案。

    王教导员各方面详细论证了林莉的自杀和报假案,镇里的领导们茅塞顿开如梦初醒。林川也表示刑警的分析确实有道理,但也搞不明白,女儿为什么要这样做。

    刑警们自有充分的理由来证明自己的结论。8月12日,刑警大队王教导员一行再赴汝溪。就读于北京中国公安大学的忠县女民警母金玲这几天正好回家度暑假,她对此案很感兴趣,也欣然前往。

   到汝溪后,母金玲自告奋勇去和林莉谈心,王教导员便来到镇政府,向镇领导汇报案情。镇里在家的全部领导成员都到了会场,林川也特邀到会。

    王教导员从各个方面详细论证了林莉的自杀和报假案。

    首先是,从心理学角度讲,林莉应该是惊恐失态,不可能系统地观察全过程,从当时的光线程度看,也不可能看清衣裤上的补丁、鞋上的白花、小瓶上的绿纸等等。从受害心理看,应及时呼救,旁边都是农户,不应事完后爬上楼呼救。

    其次是,现场未经打扫,应找到玻璃渣,但未找到。作案的菜刀应在猪草堆里,但却在隔壁厨房刀板上。

   再次是,从伤痕看,所有线条均方向一致,而且很轻,只有一道伤痕轻重,如果是他杀,受害人必然负痛挣扎,造成体位变化,伤痕方向不一。因此只能是自杀。

    还有就是,呕吐物中有“敌敌畏”,而非本人所说“敌杀死”,指纹鉴定也证明林莉的确动过“敌敌畏”。

王教导员一席话,使镇里的领导们茅塞顿开,如梦初醒,纷纷为之信服。林川也觉得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他表示,刑警的分析确实有道理,但,他始终搞不明白,女儿发什么要这样做?

 

从那一刻起,林莉就决心要除掉范某,为爸爸除一大害。电影电视上不是有那么多“鬼片”专讲死后报仇的事吗?我为什么不可以死了变鬼去为父报仇呢?

 

    母金玲以女性特有的细腻和慈爱与小林莉娓娓谈心,反复开导,一个小时后,小林莉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承认一切都是她自己干的。

    原来,小林莉一直深深地恨着一个女人,那女人30多岁,姓范,是本村妇女主任的女儿。范某与林川的岳父母住一个院,为一些琐碎的事情结怨,经常吵架。矛盾发展到去年达到白热化,林川的岳父母一气之下,把范某家的谷子强行收割了一大块。谷子是农民的活命粮,范某输不起,跑到支书家来告状。林川想到当事人是自己的岳父母,怎么好开口批评呢,当然就有所偏袒,这一来范某意见更大,常常跑到林川家来要求解决,有时就生气。这一切都被年幼的林莉看在眼里,她觉得范某太坏了,怎么老是来找爸爸的麻烦呢?后来每次范某来,林莉就用仇视的目光瞪着她,这让范某也很不舒服。一次放学回家,林莉和范某狭路相逢,林莉眼中又射出仇视的目光,范某想,你倚仗支书的势力,小小年龄都敢这样,那还得了。在擦身相过时,范某一使劲便把林莉撞到了地上。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一刻,林莉就决心要除掉范某,不要让她再来找爸爸吵吵闹闹,为爸爸除掉一大害。

    林莉一直想不出用什么办法除掉范某,一个小孩去对付一个大人,打也打不赢,怎么办?有一天,林莉忽然灵机一动,想,我活着搞不赢她,死了变成鬼一定能除掉她,电影电视上不是有那么多“鬼片”专讲死后报仇的事吗,我为什么不可以死了变鬼去为父报仇呢?

    主意已定,小林莉便在8月6日晚举起菜刀自杀,第一下轻轻地抹了一下颈子,没敢使劲,怕痛,第二次还是不敢使劲,都只在颈上留下了轻轻的划痕。换一只手持刀再抹,仍然怕痛,这样先后在左右两边共划了5道线条状划痕,最后心一横,狠狠一刀,血马上就流出来了,这下林莉才觉得真正好痛,受不了,不敢再抹刀了。林莉想,父母床下不是有农药吗,喝农药不痛,一样可以变鬼报仇,那就喝农药吧。于是就从床下把“敌敌畏”取出来咕噜咕噜喝了一阵。林莉喝下“敌敌畏”后,觉得味道好难受,喉咙嘴巴都充满了特别怪的味道,

实在受不了,她想起吃糖可以解气味,就爬上楼去找糖吃,就在这时,药性发作,她倒下了。昏迷中,她听到了爸爸的声音,她觉得这一切都是为了爸爸,就喊“爸爸……”

   林莉以为自己死了,就要变成鬼去报仇了,没想到第二天在医院里苏醒了过来,她明白自己没有死,不能变鬼报仇了,马上就编了一个恐怖的故事,故事中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就是照着范某的样子编的,林莉不直说范的名字,只是照着范某的衣裤补丁、塑料凉鞋上的白花等特征讲出来,她想,不能变了鬼报仇,把范某搞成杀人凶手一样可以报仇。

天真的林莉万万没有想到,警察叔叔一眼就看出了破绽,林莉流着泪承认她做错了。

 

                                                       结束语

 

    小林莉已康复回家,脖子上的伤痕再过一段时间也会全部消失,不久她又会背着书包走进学校,她也许还会领回许多奖状。发生在她身上的这幕近乎荒唐的悲剧让人发笑,却又让人想大哭一场,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谁会相信这竟是真的。

    因为,可怜的林莉今年只有11岁!

  评论这张
 
阅读(100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