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陈德甫先生传略  

2008-02-15 16:46:17|  分类: 家族沧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德甫先生传略

                                                       □     陈懋智(90岁)撰

 

        先父陈德甫字兴泽,乳名怀生,1891年(清光绪十七年)生于忠县城关镇本宅。先祖父教授于东门外牟庚先家,四岁时即随之启蒙,天资聪颖,五岁颂尔雅,七岁能文,十三岁入童子试,因字迹潦草未第。

        民国初年,四川省陆军测绘学校来招生,先父应考身体不合格未被录取(县人何治安试中后官至少将),川东师范学校当时重庆最高学府来忠招生,入庠受业于周文钦、文伯鲁、温少鹤等先生,毕业后因成绩优异委为忠县劝学所所长,民国十年弃职,赴渝购石印机一部回忠营业,在老街设立“协兴祥”纸铺,取名“启文石印局”。县城第一次出现当时的先进印刷技术,参观者络绎不绝,路为之塞。

        旧例每年孔子生日全县办孔夫子会以资纪念。先父被公推为主祭官主持大会,率诸生绕大坝一周,徐徐进入大成殿,诵孔子赞歌:“孔子孔子,大哉孔子。孔子以前未有孔子。孔子以后更无孔子。孔子孔子,大哉孔子。”随即讲孔子生平及中庸之道。之后宣布宰牛。当牛血喷出时,周围等候已久手执空碗的青年争接牛血一饮而尽,谓可治病也。约两小时后祭祀大会在庄严肃穆气氛中结束。

        民国以来,食盐一直实行专卖,由盐务局统一管理,计口供给。民国十一年,忠县富绅朱耀廷将全县盐号购盐证骗到手中,独自向自流井买盐,一人操纵盐价,每斤从一角涨至五角,致盐荒蔓延,社会恐慌。忠县甘涂二井熬盐的灶房夜半就挤满了买盐的人群,抢盐打架时有发生,有的灶房被迫停产。由于朱耀廷势力很大,无人敢与之抗衡,先父挺身而出向朱痛陈利害,朱不以为然。先父不辞辛苦,远赴自流井向盐务局陈述盐荒事实,终引起盐务局重视,派员来忠县调查,另发盐证,立即恢复盐价,盐荒遂止。

       民国十二年,先父经人推荐到云阳县,将其选拔入师部任军需,因得识军长杨森将军,杨亦重其才,调至军部任贴身秘书,转战川南川西,进攻湖北仙桃等地,复委先父为开县县长。

先父到开县上任后不久即遇‘神兵’造反,驻军喻文雅部前往镇压,捕回30余人准备枪毙。先父悲天悯人,认为那些所谓神兵都是穷苦农民,并非匪类,遂全部释放。不久‘神兵’千余人又呼啸而至,将县城团团围住,八天八夜不退。驻军长官陈南亭多次欲率兵出击,均被先父劝止,他指出神兵造反乃生活所迫,不能以武力对付。遂手书一函约千言,派人出城交给‘神兵’头目。函曰:各位农民兄弟及早回头,各自回家生产,勿再听奸人蛊惑。本县长决定详请上级减免捐款,以示矜恤。”神兵为之感动,引兵退去,遂免血光之灾。这就是所谓“陈德甫一纸退神兵”的历史佳话。

        一日,杨森电令先父三日内筹集一笔巨额军费。先父不忍向百姓横征暴敛,三日期满,挂冠不辞而去。当翻越大垭口险关时,先父为强人所获,强人知其为善待神兵之县长,乃礼送出山。杨森闻先父出走,大怒,百计搜捕不得。军需处长杨传山素慕先父之名,乃为斡旋,杨森坚持要先父补偿军费三万元。先父无奈,八方拼凑倾家荡产始交足三万元。此三万元,实为先父代开县百姓交纳也。后十余年,先父在重庆抗战纪功碑下与杨森父子偶然相遇,双方互致辞问候,于往事只字未提。

        先父与杨森脱离关系后回到忠县,值民国十六年(1927)年川东大荒,忠县灾情尤重。重庆成立川东临时救济委员会,发动商人捐款。主任委员为先父恩师温少鹤。先父任忠县主任委员,赴重庆汇报灾情,为忠县争取了1500吨救济米,及时分发到灾民手中,大荒得以缓解,灾民平安度过难关,竟不知米从何来,先父也并不言已功。

        值恩师周文钦开办商务日报,聘先父为编辑。复因周文钦之荐结识重庆总商会主席、重庆商界四大金刚之一的赵资生。赵资生时已七十高龄,欲在重庆市郊投资修建一风景区,先父建议在南泉进行开发。当时南泉尚是一片荒山,没有公路集镇,除了飞泉以外,没有任何景观。先父主张筑堤拦水,提高水位以供划船。赵资生采纳先父之言,投资50万元开发南泉,修筑堤坎,开通道路,建造楼台亭阁,逐步形成了今日南泉的雏形。政府见南泉可观,亦共同建设,南泉遂成名胜。当修建时,先父多次到现场查看督促。

        南泉景区建成后,赵资生在景区山上建颐寿亭,嘱先父撰颐寿亭记及诗联若干刻于亭内。先父从巫峡运回碑石,命匠人精心制作,成为南泉重要景观。颐寿亭毁于文革浩劫。据云其碑石有十多块被运至沙坪坝改作烈士陵园墓碑。

        赵资生事后将其房产公司交与先父经营,作为对先父之酬谢,此公司拥有房屋500多号,只收不支,赢利颇丰。今日之南泉名驰世界,当不忘赵资生与先父之功也。

        抗战军兴,先父回乡闭门撰修《忠县志》。盖自清代同治以来,忠县志书断修已久,先父立志重修。乃查阅典籍,遍收资料,昼夜挥毫,未尝索取任何报酬,亦无任何怨言。时日机常来轰炸,先父每闻警辄携志稿逃往郊外,警报解除又还家续写,历时五载,成稿51卷近100万字,为后世留下极为宝贵之文献,其中心血岂可言喻,因经济拮据书稿迟迟未付梓。解放后先父将书稿无偿捐给县政府,今尚存档案馆。先父晚年嘱子孙续修县志以竟其志。其孙仁德后来参加新修《忠县志》七年,为主要修志人员之一,我亦修部门志多部,差可告慰先父在天之灵。

        1949年后,先父被选为忠县佛教会会长和陈氏同宗会会长,晚年任教于忠县师范学校和县城关中学,并受聘任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员,1962年8月去世,终年72 岁。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