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对联资料  

2007-11-15 22:02:51|  分类: 中镇诗社楹联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毕业不久,分配到省政府上班的一位同学兼同乡请马斗全为自己的书房拟一联,马感于社会风气堪忧,希望那位同学能抵制不正之风,克己奉公,并不断学习进步,以这样一联赠之:

        行所当行,私情关处常省己;

        学而再学,公务暇时且读书。

    1991春节,太原盛传有大地震,当时人心惶惶,无心过年,他所撰春联为:

        说地震想他未必真震;

        欲心安奈我终难自安。     路过之人,曾有出纸笔抄之者。

    前几年调整住房,不执行有关规定,年轻的副处级也住进新楼,他是研究员却仍住旧楼,层次为顶层,不肯巴结头头之故也。他的移居联为:

        处世何曾略低首;

        读书每在最高楼。

 

中镇诗社“吟泉谷”:

云壑清幽处;

林泉自在身。

吟泉谷,在太行山中,景色极佳,中镇诗社欲于此建诗词界第一个诗人之家,著名书法家林锴为书“吟泉谷”三字,马斗全撰此门联。其地建设虽未果,但此联,似还可读。

鹳雀楼重建,有联:

河上一楼高,鹳雀重来,胜地风流知未坠;

望中三省壮,古都俱在,今人意气例能豪。

舜帝陵联:

感厥德戴厥功四海率服凤凰来翔当日万方尊北斗;

踵其行慕其孝九州莫违上下咸让至今一世想南风。

四海率服凤凰来翔九州莫违上下咸让,皆取诸史记本传。

太原汾河边晋南私家菜馆联,内设棋牌室:

河东茶点私家菜;

汾上棋牌雅客情。

 

  挽同事阎勤民:

        以德守身刚正不阿去鬼国仍带堂堂正气;

        重文如命劬勤敬业为人间长留缕缕书香。

阎勤民是马多年老同事,其人生来刚正不阿、嫉恶如仇,从来没有巴结过任何领导,只是读书写作,非常珍惜自己写的东西,有数种书行世,所以马以此联挽之。“去鬼国仍带堂堂正气”九字,阎勤民地下有知,定当会意一笑。

    2000年秋,著名学者、诗人宋谋瑒教授去世,宋“驰骋文场近50年,涉及方面极多”(程千帆语),文章很多,每多笔战,亦有不少人谤之。马先生以这样一联挽之:

        文行天下,笔端每挟风雷气;

        名满域中,我意独怜屈宋才。(杜甫怀李白诗:世人皆曰杀,我意独怜才。)

挽社友赵鼎新先生

天不怜才,忍丧河汾大手笔;

人惟念德,长怀坛坫旧吟朋。

赵先生擅诗善文,精于书法,河汾间无人可比。

挽霍英东联:

一朝溘逝,霍山起悲风,当今霍姓,惟公为著;

万贯曾捐,商界留高范,此后商人,其孰敢轻?

霍英东先生公祭日,政要云集,极为隆重,灵堂上却无挽联,而使许多人甚感奇怪。想非主事者疏漏,而可能是未得佳联之故。其实,霍先生讣讯传出,马斗全即有联挽之,不过是立足于山西霍山罢了。


 

                   我的读书联

                                               马斗全

自己工作之外,又喜好吟诗撰联,所谓“馀事做诗人”。因工作性质和没有别的什么爱好与技能,只能多年守着书斋,也就多有读书联。虽说因随手写来未作保存过后便大都散佚了,但有少数联,却一直记得,所以现在回想起来,尚能因之而忆起一些读书经历。细品味这些联,觉得还是大体可以反映自己读书时的情怀,自觉还挺有意味,欣喜当时曾撰这些读书联。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敝帚自珍”吧。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位同乡大学毕业后有幸分配到省政府某重要部门工作,并且很快分到了住房,便请我为他的书房撰一联。因感于社会风气越来越令人忧虑,希望他能抵制不正之风,克己奉公,并不断学习进步,做一个好干部,我便撰了这样一联送他:

行所当行,私情关处常省己;

学而再学,公务暇时且读书。

这一联意思尚可,虽是劝人的,但较为得体,所以不单那位同乡非常高兴,读到这副联的人,也多有称赏,还有人抄去也书于自己书房中。

    九十年代前期,经商风劲吹,文人下海一时成为风气。自己这样老实而又笨拙,当然不可能下海,只会依然读书治学,写些没多大用处的文字。当时曾书这样一联,算是明志:

商海腾翻人欲试;

书田落寞我思耕。

不为经商风所动,确能代表当时少数文人依然坚守书斋的心态,所以至今想来还颇有些得意。

那年单位调整住房,我选在了最后面一座楼,书房窗外就是围墙,为的是远离市声,以求安静。我们没有办公室,读书写作都在家里,所以安静是必须的条件。所撰书房联为:

商海声难到;

书城守可坚。

用以表现与上一联同样的意思。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书房联,是当时社会情形和个人心态使然。以至如今,每想到以上之类联,也就即刻回想起学术文化遭受经商风猛烈冲击的那个时期。

    单位最后一次调整住房时,为求安静,我没有离开最后面那座楼,而选择了更为安静且阳光充足的顶层。搬家后,为书房所撰之联为:

为爱阳光居且上;

闲摊书卷得常多。

欲表现与世无争、静心读书的超然与悠然,却不知表达出了没有。那次搬家所撰移居联,其实还是一副读书联:

处世何曾略低首;

读书总在最高楼。

没想到这一联还颇受一些友人的称赞,说从中可以看到本人处世的情怀、性格和操守。诗友周毅先生更是夸得有些离谱,说更可以看到如今一般读书人已经没有了的清高和傲岸。

而我最喜爱的是今年春节扫除后为书房新书之联:

闲时惟有读书好;

乐事莫如与道游。

似我这样的人,当然谈不上什么“与道游”,只不过是借用古人语,指对人生和世间的道理有所思考有所领悟,也就是说读书而有所得,才是最快乐的事。随着年龄的变化,渐近老境,许多读书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还有过这样一联,是应约为某藏书之家撰的读书兼藏书联:

祖宗曾有遗言:子孙个个五车读;

书屋自多幽赏:左右层层千帙陈。

上联记那家所传子子孙孙必须多读书的祖训,下联是对他们家藏书之富的真诚赞美。一架架的藏书,煞是好看,所以用了“幽赏”一词,这当然是我个人的感觉,对书并无兴趣的人,怕是觉得说这话的人也太迂了。

对读书人来说,一副好联,其实就是一首好诗或一篇好文章,何况是读书联。而如今肯将心力用于撰联的人已经不多了,好联尤其是好的读书联自然更是少见,这或是本人不自量力不断撰读书联的原因。只可惜自己才力有限,撰不出好联来,也就但求能够表达意思而已。虽不能撰出令人喜爱、甚耐咀嚼的佳联,但对仗尚可而没有什么毛病,还是能够做到的。所以,不论工与拙,我的读书联还是要继续撰下去的,并争取以后能有几副较佳者。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