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康巴高原去来(一)  

2006-09-08 21:23:15|  分类: 登山临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康巴高原去来                        

深夜里,我忽然决定去远行 

一个瞬间的决定,往往能邂逅一场终生难忘的快乐。我的康巴高原之旅就是这样的。

2006623晚上12点,我已经入睡了,忽然接到家兄储德的电话,说他刚从老家Z县抵达重庆,正在重庆宾馆登记住宿,他们一行8人,将于明天出发前往康巴高原做十日自驾车游。储德兄顺便问我愿不愿同行?我未加思索就答应了。

一次万里远游就在一个电话还没打完时就确定了,几个小时后,我便提着行囊坐上了前往康巴高原的丰田旅游车。

这时我才看到了我的同伴们,他们是Z县旅游局局长覃咏、副局长沈杰、Z县旅行社经理邓建中、导游杜冰荔、Z县大酒店总经理穆容、Z县乐天宾馆总经理王中东、Z县某公司经理陈广宏,其中有的以前认识,有的不认识。据说他们为这次自费旅行已经筹备了很久,在选择路线上颇费周转,最后选定了康巴高原香格里拉环线游,其具体路线为:重庆-成都-雅安-二郎山-泸定-康定-折多山-新都桥-雅江-理塘-稻城-亚丁-香格里拉(中甸)-虎跳峡-丽江-泸沽湖-西昌-汉源-雅安-成都-重庆。我一听就来了精神,因为这些地方我神往已久,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这次要一口气走完这么多景点,不异于一场美丽之极的旅游盛宴,我何乐而不为。

同伴们热烈欢迎我加入他们的队伍,他们一个个神采焕发英气勃勃,使我预感到,我们的旅途一定会非常愉快,事实上,后来发生的一切,比我预料的还要好得多。

我们的旅行实际用了11天,其间所见所闻异彩纷呈,我们每天都在奇山异水和笑语欢歌中度过。我就想,快乐有时到处找都找不到,但是有时却会猝不及防迎面撞上,不就是一个偶然的电话,就让我得到了一次终生难忘的快乐之旅吗。

    

翻越二郎山

王中东、邓建中、陈广宏三位朋友都会驾车,24日上午,由他们轮流开着车到了成都后,成都旅行社数人按照约定在路边接应我们,我们实际是他们的一个组团。他们派了一个长期跑康巴高原的司机兼导游来为我们开车,据说高原路况复杂,必须要经验丰富的司机开车才安全。这位司机年近五十,显得很干练,瘦瘦的黑黑的面孔,眼镜后面透出淡淡的微笑,我们叫他曹师傅。这位曹师傅很快就融入我们的团队,成为我们的朋友。

汽车经过雅安后即沿青衣江进入茶马古道过荥经天全开始前往二郎山。

青衣江从大山深处奔流而出,水碧如玉,浪花飞溅,波涛声在峡谷里震荡回响,如同美妙清新的琴声,一朵朵浪花就像一个个美丽的音符在跳跃。汽车在谷底蜿蜒而行,那阵阵涛声就像一首伴随我们远行的长歌,此起彼伏,节奏舒缓有致,不绝如缕。仰面看天,却见座座苍翠的高山直插云霄,天空只剩下很小一块,我们的车就像一个在井底蠕动的小甲壳虫。阳光从山巅上斜洒下来,被高山遮去了多半,只有小半班驳的洒到了半山上,自半山下便不见阳光,阴阳之际,色彩分明,相互辉映,各成风景。遂有小诗一首:

      群山迤逦入云深,一路溪声伴客吟。落日斜辉茶马道,半坡亮色半坡阴。

——入茶马古道

    汽车渐渐离开谷底盘旋而上,一层进境,便是一道绝佳的风光。道路两旁,尽是苍翠葱茏的原始森林,淡淡的云气从林子里轻轻的飘出来,忽然又不知消失在什么地方了。气温也越来越凉爽,早先在重庆的炎热之感在不经意间已经被我们忘得干干净净。原来我们已经来到了大名鼎鼎的二郎山。

    还是孩提时候我就知道了二郎山的大名,那是由于那首著名的歌曲《歌唱二郎山》的缘故,想不到今天竟来到了它面前。

    汽车在二郎山隧道前停住了,大家一起兴冲冲的跳下车去欢呼起来。隧道前是一片花圃,花木丛中立着一块两米多高的石碑,走近一看,碑上刻的,正是那首在40多年前就传遍中国的《歌唱二郎山》,我禁不住在碑前轻轻哼了起来:“二呀嘛二郎山,高呀嘛高万丈---”。

     

    “我们一起在这里照相留念吧”,我的提议马上得到了拥护,大家一下拥过来,在《歌唱二郎山》石碑前合影。

    据说二郎山隧道是国内最长的公路隧道,长达417,自从有了隧道,就不用翻越二郎山顶了。我们驱车穿过隧道后,顿觉得眼前豁然开朗。隧道就像一道大门,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新天地。如果说我们在翻越二郎山之前是行走在一道清幽的峡谷里,那么,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一片广阔的高原上了。在道路的左边,立着一块高高的路牌,上面写着“日沐高原,海拔2199”。我们这才真正的来到了高原上,大家不禁又一起下车欢呼起来。

    俯看脚底,群山万壑,莽莽苍苍的山色一直连到天边,淡淡的白云在空中慢悠悠的飘荡着。遥远的天际突兀拔起一座雪山,高出云端,白雪皑皑眩人眼目,据说即著名的贡嘎山。公路建在悬崖边上,站在路边有惊心动魄的感觉,忽然从山顶吹来一阵大风,把我们的头发吹得飘了起来,凉意从头顶一直爽过全身。

      

    再往前,路旁大书“俯看大渡”四字,俯身下望即青衣江之上游大渡河,成“S”形婉转奔流于谷底,像一条飞舞着的飘带。

 

                             泸定桥畔遇“红军”

    汽车辗转而下,沿大渡河前行,泸定县到了。几十年来一直被神话一般传颂着的泸定桥就在我们面前,我们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夕阳照耀着波涛汹涌的大渡河,湍急的浪花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发出哗哗的声响,粗大铁索凌空飞架,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

我们去的时候,桥上正在通过一支部队,桥头挤满了密密麻麻的看热闹的人群,原来桥上正在拍摄红军大部队通过泸定桥的电视片,我们算是有眼福了。

    拍摄现场再现的是70年前红军先头部队飞夺泸定桥后大部队浩浩荡荡胜利通过的宏伟场面,这时桥上不再是光溜溜的铁索,而是铺满了整整齐齐的木板,对面也没有敌军的炮火,而是欢迎的人群。扮演红军的演员们举着千疮百孔满是硝烟的红旗,背着行军锅,扛着破破烂烂的枪支,依次从桥上走过。站在队伍旁边的正在做指点江山状的那位留着长胡子的军人就是周恩来,和他并肩而立的那位胖胖的军人和戴着眼镜的军人无疑就是朱德和刘伯承了。

    忽然导演一声“停”,整个队伍便停了下来,原来,在浩浩荡荡的行进过程中,由于桥板摇晃,许多战士站立不稳停滞不前致使行军中断,队列零乱不堪,缺少了胜利者的宏大气势,所以必须重新拍摄。

   “这个动作拍了两个小时了,那些战士一走就打晃,没办法”,和我挤在一起看热闹的一位当地老乡说。

    果然,就在我们短暂停留的时候,这个镜头就反复拍了两次仍然失败了。

 

      

    我就想,这些演员都是军人扮演的,应该训练有素吧,他们踏着整齐的桥板,在没有任何炮火威胁的情况下通过泸定桥何以如此不顺畅,遥想当年那些勇士,在密集的炮火下,只踩着光溜溜的铁索便一往无前大获全胜,那种神功就是走钢丝的顶极杂技高手恐怕也难以望其项背,又是何等的惊天神勇。

    想到这里,就不禁心里暗暗发笑。诗曰:

      桥上依然铁索横,当年神话使人惊。长河应有难言事,拍岸狂涛夜夜鸣。

                                       ——过泸定桥

    桥头不远处有一块高高的石碑,是清代康熙年间所立,上刻康熙皇帝手书泸定桥三字。石碑前面有几十个着“国军”装的残兵败将抱着枪坐在地上,一看就知道是扮演“国军”的演员在这里换场休息。

     

    自我记事以来,泸定桥的电影电视已经反复拍摄了无数次,每个中国人都早已熟知那段70年前的故事,然而电影电视仍在继续拍摄着,真不知这场戏还要演到何年何月?

 

                          走进康定溜溜的城

   汽车离开泸定桥后沿着大渡河前行,大渡河越到上游落差越大水势越猛,山谷间浪花飞溅涛声如雷。黄昏时分,进入大渡河上游支流折多河,折多河落差更大,江水跌宕扑腾,飞流而下,浪花翻滚跳跃,声震山谷。大约是水质中富含矿物质的原因,折多河之水出奇的白,有一种眩目的美丽。

    夜幕慢慢降临了,深山里一片苍茫,仰面只看见模糊暗淡的天穹边缘有一道黝黑的轮郭,那是高高的山巅,折多河里汹涌的波涛声却更加清晰起来,一直在车窗外回响着。

    前方终于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灯光,那灯光越来越密集越来越灿烂,曹师傅告诉我们,康定城到了。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这首悠扬婉转的《康定情歌》让普天之下无人不知康定的大名,我对康定则向往已久。在茫茫夜色中,汽车沿着折多河缓缓驶入了康定,这座神秘的藏区边城便赫然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康定地处四川盆地西缘山地和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州府,古称打箭炉,清雍正十一年(1733)置打箭炉厅,城市不大,也不算繁华,可是却有着极其精致的美丽。四周都是巍巍的高山,康定城在座座高山的围绕下,静静的坐落在山下的河谷里。折多河穿城而过,把康定城分成东西两半,连接东西的,是一座座跨江而过的白玉般玲珑的小桥。折多河不像我们在别的城市里见过的那些静如池水波澜不惊的小河,它从折多山上奔腾而来,一头撞进康定城后,依然保持着原始的野性,由于有着一定的落差,它一路欢跳着,河水像瀑布一般哗哗奔流,涌起阵阵浪花,倚着桥畔的栏杆,能够感觉到从河里飞腾起来的水珠。整个城市的灯饰是一种近乎橙黄的色调,给人以梦一般温馨的感觉,灯饰倒映在折多河里,那些跳耀的浪花也就全部浸润在橙黄色中,整个折多河成了一条彩色的河流。城里的楼房最高的只有五六层,都是些装饰着藏族图案和色彩的楼房,每一幢楼都如同艺术品一般精美。三三两两的藏汉同胞从容平静的散步在折多河畔,除了折多河的波涛声之外,没有一点喧哗,这时我就想,也许“李家溜溜的大姐”和“张家溜溜的大哥”就在散步的人群中呢。

     

    同伴们忘记了旅途疲劳,在折多河畔尽情的欣赏康定城的夜景,心里都轻轻的哼着那首《康定情歌》:“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

    康定城四周都是山,哪一座山是跑马溜溜的山呢?我们向一位穿着藏族长裙的姑娘打听,她很友好的指着城南的一座高山告诉我们,那就是跑马山,她说,当地藏民称跑马山为拉姆则,意为仙女山,是藏族著名神山之一。为纪念佛主释迦牟尼的诞辰日,每年农历四月八日都要在这里举行隆重盛大的纪念活动,称四月八转山会,并进行赛马活动,所以又叫跑马山。

    顺着藏族姑娘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朦胧夜色中的跑马山,仅从山形上看,跑马山并无奇特之处,那不过是在高原上随处可见的一座极普通的山而已,它的出名全是因了《康定情歌》的缘由,这首美丽的情歌使康定城外的跑马山如同插上了翅膀,一下子名满天下。可见音乐的力量是多么不可思议。

我们下榻的地方是著名的二道桥温泉宾馆,为藏式庭园建筑一幢,彩壁飞檐,亭台回合,古朴典雅,中有温泉游泳池水雾蒸腾,庭园里点燃了篝火,一群青年男女正在围着篝火跳锅庄舞,我们奔波了一天,很累,都早早的睡了,没去洗温泉也没去跳锅庄舞。

   

昨天此时我尚在重庆,而今天已身在遥远的康定,真是如同梦幻一般。这里比重庆气温低了许多,到了晚上就像冬天一样冷,风从山谷里吹来,吹得门窗直响,诗曰:

      跑马山前月色昏,停车小驻水边村。更深露冷溪声急,时有寒风叩店门。

               ——宿康定

 

                            终于登上了折多山

25日清早我们就离开康定驱车翻越海拔4298的折多山。对于折多山我仰慕已久,这是川藏线上的第一座高山,是重要的地理分界线,过了折多山才算进入了青藏高原的东部边缘,也才进入了真正的藏区。相对于康定来说,折多山可以说是拔地而起,因为从康定到折多山只有30公里,海拔便由2616上升到4298,在30公里的路程内,相对海拔上升了1682,其陡峭高峻可知。

开车的曹师傅在川藏路上跑了几十年,经验非常丰富,但是看得出来他还是一点不敢懈怠,一直全神贯注的把握着方向盘。

汽车在悬崖上反复走着之字形,每攀上一座高山,回头俯看走过的路,真正称得上万丈深渊,简直不敢相信我们就是从那深不见底的山谷里一寸寸爬上来的。这时才想起,昨天经过的二郎山日沐高原不过海拔2199,只有折多山的一半,实在算不得什么,真所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也。其实人也是一样,不论何时何地都应该谦虚一点,也许身边就有不能望其项背的高人呢。

在翻越一座高山时,我们与迎面而来的一队军车相遇,那队军车至少有40多辆,长长的队列从山腰一直蜿蜒延伸到山顶,草绿色的车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由于公路较窄,我们便主动停在一边让他们的车队从我们身边缓缓通过,那样子就像我们在检阅这支浩浩荡荡的车队。我们把车窗打开,伸出手去向他们挥舞,杜冰荔和穆容还很浪漫的向那些兵哥哥抛飞吻,这一来,开车的年轻军人们都心花怒放的依次向我们——其实是向杜冰荔和穆容行注目礼,有的也很调皮的做飞吻状,于是我们的车里便爆出一阵又一阵的笑声。在荒无人烟的高原上,没有比这种窄路相逢更有趣的了。

810分,我们终于登上了折多山。当汽车在山顶的路口停下后,我们便迫不及待的跳下车去欣赏起四周的风光来。折多山不是那种特别险峻峭拔的高山,莽莽苍苍的山体呈现出的是一种铁一般的凝重和苍凉,山上的草木浅浅的稀稀的,看不到多少绿意。然而就是在这种凝重和苍凉中,却透出雄浑壮阔的磅礴之气。虽然是夏季,山上仍依稀可见星星点点的残雪,在更远的天际,则是白雪覆盖的巍巍高峰。

公路左边是一座白色的佛塔,方座圆身尖顶,气象庄严而明丽,佛塔四周挂着一串串红红绿绿的经幡,在山风吹拂下轻轻的飘动。湛蓝的天宇下,凝重苍凉的高山和庄严明丽的佛塔红红绿绿的经幡相映成趣。

我们对着空旷的高原大声的乱叫着:“嗬嗬嗬------”,开心极了。

离佛塔约200的山坡上建着一个造型粗犷的四角木亭,曰折多山观景台,一道石梯斜斜的通往那里。我在车旁伫立片刻,即大叫着拾级而上向观景台跑去,谁知跑出不远,我就跑不动了,呆呆的愣在了那里,只觉得胸闷发慌,心跳加快,呼吸困难。我忽然明白,这是可怕的高原反应发生了!抬头看走在前面的覃咏,他也明显放慢了脚步。

我叫住覃咏,他回头慢慢走到我跟前,从身上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我,说:“这是我从日本买回的巧克力,质量很好,对补充能量有好处。”我赶紧把巧克力塞进嘴里大嚼吞下,然后又吃了救心丸,一会儿,状态就恢复了。

来到观景台上,同伴们都先我而到了,大家都有一种胜利者的兴奋,一起将双手高高的举起来做成象征胜利的V字形再次高声欢呼:“嗬嗬嗬------”在蓝天白云雪山高原的背景下,相信我们的姿势都很潇洒。诗曰:

鸟道盘旋十八弯,遥看白雪出云端。不妨高处长舒啸,此是西游第一山。

——登折多山

 

新都桥,我们欢跳着扑向草地

 

折多山是一个新的起点,走过折多山,才真正进入了雪域高原。汽车在起伏不平的高原上一路前行,始终保持着海拔4000上下的高度,天空像从水里捞出的一样碧蓝清新,大团大团的白云宛如莲花盛开在天上,有时清风忽然将白云吹到我们车窗外,仿佛伸手就可以摘下。远远近近的山峰像奔涌的波涛排空而来,在天际留下高低错落的剪影,山间的小溪欢跳着远去,溅起朵朵如雪的浪花。在广袤的原野上,随时可以看到一群群牦牛在悠闲的吃草。藏民们则一般都居住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藏式小院一座座就像精致的别墅,前面是潺潺的小溪,周围是绿油油的青稞和参天的大树。从车窗望出去,不论那一个角度都是美丽的图画。大家一直处于兴奋之中。不知是谁高唱起《青藏高原》来,立即引起大家的共鸣,车厢里便响起了“我看到,一座座山相连,呀拉索---那就是青藏高原”的高亢歌声,意想不到的是,我的同伴中不乏优秀的歌手,沈杰、杜冰荔、邓坚中都唱得有板有眼余韵悠长,一曲终了一曲又起,想唱什么就唱什么,连《泰坦尼克》的主题曲也唱了起来,杜冰荔是英语翻译,她用英语唱的《泰坦尼克》简直是原汁原味。

面对广袤无际的高原,忽然觉得人类实在是太渺小了,我们轰轰隆隆奔驰着的汽车还不如飘荡在大海里的一片小树叶,以前一些狂人叫嚣人定胜天,可能是没有到高原上来走过,真的置身此间,就应该对宇宙万物产生敬畏之情,人不论有多大的力量,都只能遵守自然法则顺应自然规律,而不是千方百计以改造的名义去破坏自然,那样只能招至自然界的无情报复,徒留笑柄而已。诗曰:

      渐入高原气渐寒,险峰峻峭胜雄关。连天碧影浮云海,撩眼银光走雪山。

      到此才知人渺小,回头顿悟路艰难。苍茫大野过无尽,风景真如画里看。

——川藏路上

我们在著名的新都桥短暂停留,新都桥有“摄影家天堂”之称,这里群山环抱,中间是一大片翡翠一般的草地,草地上开满了红红紫紫星星点点的各色鲜花,一条黛青色的小溪弯弯曲曲的从草地中间流过,把草地分成不对称的两半,小溪边上,是如诗如画的藏家寨子。我们被旎丽的风景迷住了,欢跳着扑向草地,快乐的仰卧在地毯似的草地上。景色是如此的神奇,时光是如此的珍贵,心灵在瞬间被净化,大家忘记了男女之间的拘束,高兴得左右相拥,一起对着蓝天开怀大笑。覃咏忽然说:“我好想在草地上跳舞”,穆容闻言立即舞动着长长的披肩在草地上跳起舞来,她娇人的身材和雪白的肌肤,使她具有明星似的风采,其舞姿有如天鹅飞动。杜冰荔的头上一会儿就插满了闪着露珠的鲜花,那是刚从草地上采来的。

  

忽然从路旁的山上传来一阵动人的藏族民歌,声调高亢激情飞扬,抬头望去,山腰上,一个藏族少女正挥着鞭子在放羊,歌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我们不懂藏语,但能听出她歌声里所传达的美好情感,热情奔放,亲切友好,因为,那歌声分明就是为我们唱的。我们仰起头对着那牧羊姑娘大声喊:“唱得好!谢谢!”也不知她听懂没有。过了一会,歌声又一次响起,道地的藏族民歌风味远比电视里那些歌手唱得更真实感人,这才是真正的原生态啊。我们很想爬上山去见识这位可爱的藏族姑娘,和她一起合影留恋,可惜山太陡了,我们没有勇气去攀登。我们伫立在公路上再次向那牧羊姑娘挥手并对她大声说拜拜,这时歌声再次响起。就在她令人难忘的歌声中,我们恋恋不舍的驶向了远方。

汽车开出不久,穆容忽然发现,手机掉在草地上了,就在刚才忘情的欢跳时,手机永远的留在了那片美丽的草地上。曹师傅说把车开回去找,穆容说:“不用了,这样才让我更加难以忘怀”。

 

              美丽的央金卓玛和热情的藏族小孩

高原上真是看不完的风光,我们一直在高度的兴奋和激动中。那起伏的莽莽群山,那一望无际的绒毯似的草原,那成群的看似凶猛实则憨厚之极的牦牛,那蓝得透明的广阔的天空,那白得耀眼的大团大团的云彩,那山水之间错落有致的藏族寨子,宛若一幅幅美丽的图画,看得我们眼花缭乱心花怒放。

公路两边是相对集中的藏寨,所谓集中,是相对荒无人烟而言,实际上往往在很远的范围内都不见人影,所以只要经过一处藏寨,我们都会放慢速度或者停下来欣赏。

在经过一大片绿色的草甸时,路边有一群藏民提着竹篮在卖东西,其中一位少女特别引人注目,我们不约而同的把目光同时投向了她,那姑娘穿着红色上衣黑色长袍头戴大遮檐的红色旅游帽,身段高挑丰满,脸蛋红扑扑的,手里提着一个篮子。“高原红!真正的高原红!”我大叫起来。大家都附议着:“是啊,这才是真正的高原红啊!”。汽车停下后,大家都向那女孩跑过去。她篮子里装的是扭成麻花状的一束束白色的食品,叫奶渣,我们假装问她卖的是什么东西,价钱多少,实际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都盯着她不转眼。她却落落大方,用流利的汉语和我们交谈。一会儿,我们就知道了,她叫央金卓玛,17岁,读过中学,就住在路边的寨子里。我们的照相机咔嚓咔嚓的响着,她一点不在意,于是我们索性依次和她合影,快乐极了。

    

“这个藏族妹好漂亮哦”,和央金卓玛告别后,我们的汽车开出很远很远,大家都还在恋恋不舍的说着。

我以前没到过藏区,现在我才知道,我们对藏民族缺少起码的了解,他们看似彪悍粗犷,其实非常善良友好,对人热情大方,我们沿途见到的藏民几乎都会主动对我们说:“扎西德勒(吉祥如意)”。让我们感动的另一个场面是,当我们的汽车经过一个寨子时,正好迎面遇上一个上学的藏族小孩,他立即原地立正,将右手举过头顶向我们敬队礼。我们事先并不知道他会这样,所以还没来得及向他致意,汽车就呼的一下开了过去。相比之下,我们是多么的失礼!我们以为那个藏族小孩的敬礼是偶然的,没怎么在意,谁知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车行藏区数千里,大多数藏族小孩,都站在路边向我们敬礼,他们并没有指望我们那怕减一下车速更不要说停车,也没有指望我们回敬什么,就那么恭敬的站在路边,在阳光的照耀下,齐刷刷的举起手来敬礼。就在他们的小手还高高举着时,我们的车已经绝尘而去。我不禁为我们所谓的大汉民族感到羞愧,一向以礼仪著称的汉民族,为什么现在变得不知礼仪了呢?这种深深的自责一直揪着我的心,让我思索良久。

在广袤的高原上,我们多次被藏族小孩的敬礼所感动,当汽车渐渐离开藏区进入另外一个地区后,这种感人的场面也就不复存在了。

 

              

穿越高原的自行车手

我们的汽车在无边无际的高原上奔驰着,“今天我们一共要翻越9 座海拔4000以上的高山,高尔寺山4412、剪子湾山4659、卡子拉山4718、海子山4500----”,开车的曹师傅对我们说,这使我们感到非常刺激,在我们的一生中,一天越过9座海拔4000以上的高山,肯定是惟一的一次了,我突然感到有一种骄傲的感觉。

但是我的骄傲感很快就被击碎了,因为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个勇敢的自行车手,他正在吃力地骑着自行车翻越我们将要开着汽车去翻越的高山。在面对他的瞬间,我的骄傲感荡然无存。

那是一个长长的上坡,白晃晃的阳光从山顶直直的射下来,虽然是在海拔4000以上的高原,气温依然有些热。我们的汽车在长途奔走后仿佛已经有些“疲劳”了,在爬上坡时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就在我们转过一个山弯后,远远的,便看见前面有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努力的向着山上冲刺。自行车手头戴扁而长的头盔,身穿紧身的专用运动衣裤,肘和膝的部位都包裹着铠甲一样的东西,车的尾部驮着一个大行囊,他很夸张的向前倾着身子,彩色的头盔被阳光照得班驳刺目。

我们的汽车追过他,在他前面停了下来,“嗨——”,我们走下车向他致意。

“嗨——”,他把自行车停在路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也向我们致意。

此时我忽然莫名其妙的想起了白居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诗句,虽然我们并非沦落至此。

“我是从上海来的,先乘飞机到成都,把自行车托运到成都,然后从成都骑车去拉萨。这是我多年的愿望,现在我终于要实现愿望了----”他把头盔摘下来,露出散乱的黑发,向我们微笑着。

这就是说,我们从成都到这里经过的所有道路,包括二郎山折多山等,他都是骑着自行车走过来的,而且,他前面还有更遥远的路程,他要一直骑到拉萨去,我们将要驾车完成的行程,还不及他自行车行程的一半。在他面前,我们还有什么骄傲可言呢?

“你好勇敢哦!”,穆容抚着他的自行车说。

“这没什么,我感觉很愉快,我在实现我多年的愿望”年轻的自行车手依然微笑着。

“你晚上住哪里呢?”穆容好象非常关心他。

“川藏路上每50里就有一个道班,我每天都住在路边的道班,他们待我很热情。”

“我可以骑一下你的车吗?”穆容忽然想在高原上过一把自行车瘾。

车手很大方的把坐骑给了穆容,牟将车头掉过头来向下坡骑去,谁知没几步就喊受不了,原来是该死的高原反应,只要动作快了,立即胸闷心急呼吸困难。想到这位勇敢的自行车手骑车走过的漫漫路程,就不得不佩服他骄人的体魄了。

“我们一起合影留念吧” 穆容发出了邀请,年轻车手的目光迅速扫描了一下穆容,他一定是此时才发现了眼前这位萍水相逢的女性竟是一位美女,就愉快的站到了一起。相机咔嚓咔嚓的响着,把美丽的邂逅永远定格在了高原上。

 

                   <P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TEXT-INDEN

  评论这张
 
阅读(995)|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