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阴魂不散

2006-09-05 21:40:47|  分类: 真相大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阴魂不散

 

     唐儒珍本是个精神很好的老大娘,平日在坡上劳动时有说有笑,但一生了病,马上就变

得萎靡不振,不言不语了。开始她还坚持扛着锄头出工,后来就完全不行了,人只剩下了皮

包骨头,整天耷拉着脑袋坐在门前,有人从门前路过——那是一条下河的大路,向她打招呼:“表婶娘!”她只是勉强抬起头:“嗯”一声。

     有人说,唐儒珍是被他女婿张林华气病了的。

     张林华是新生乡白尧村人,本来在忠县煤厂做掘进工,嫌工作太苦,宁愿到唐儒珍家来做上门女婿务农。唐儒珍只有一个独生女儿罗国琼,也乐得有人上门,便答应了。谁知张林华根本不安心务农,一天只想进城去耍。凭着在煤厂有点小积蓄,一进城便要去吃馆子。有时买了牌子正在等上菜,河里的木船上有人大声喊:“开船了!”他抓起牌子就往船上飞跑,那牌子就白买了。这样的牌子在他家中竟有不少。很快他的积蓄便用完,接下来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拿去卖或是到外面借钱。唐儒珍守寡十多年辛辛苦苦维持的这个家被张林华几下子就整得一片萧条,她怎么又不气病呢?

     终于有一天唐儒珍撒手西去了。办完丧事后,张林华便把唐儒珍临终睡过的几块床板放

到坝子里晒太阳,想驱驱邪气。不久,奇怪的事发生了,在灼热的阳光下,床板发出了阵阵

刺鼻的臭气,而且越来越臭。张林华端着饭碗在门口吃饭,简直吃不下,他用手捂着鼻子大

声说“好臭啊,好臭啊!

     床板怎么会发出臭气呢?罗国云大叔闻讯跑过来围着床板转了三圈,然后皱着眉很严肃

的对张林华说:“这是她(唐儒珍)阴魂不散,回来找你算帐呢。”

     这句话一说,张林华心中便有几分胆怯,因为他知道丈母娘生前曾多次说过:“你把家败了,我死了也记得。”

     “那该啷个办?”张华林向罗国云请教。

     罗国云欲说还休,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过了好一阵才沉着脸说:“只有用大粪来泼,一边泼粪一边大声骂,才能驱走她的阴魂。”

     于是张林华就挑了几担大粪来往床板上泼,一边泼一边大骂:“你个老狗日的,死都死球了还来做啥子嘛,老子哪点对不起你,你要恁个整老子……”

     张林华的老婆罗国琼在一旁掩面痛哭,她妈尸骨未寒呢。

     一会儿,几块床板上面全是厚厚的一层大粪,太阳照着直冒气,苍蝇也嗡嗡嗡地成群飞

来了,整个院坝臭不可闻,老远老远都闻得到。

     张林华还在大声骂,他一边骂死去的丈母娘,一边愤恨地用脚踢那些床板,一块床板被

踢到一边,大粪溅出去好远,这时床板下露出了一只硕大的已经腐烂的死老鼠,先前床板上

的臭气原来是从死老鼠身上发出的。

     “日他妈哟——”张林华像忽然明白了什么,大骂一声后转身进屋没有再出来。

     这是1972年夏天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