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我的鹊桥会

2006-09-05 14:35:41|  分类: 情为何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鹊桥会
      
整理文稿时偶然翻出一首旧作,写的是织女牛郎两寂寞,迢迢一水相思。鹊桥毕竟难酬愿,误了红颜又几时。读着这首差点被我遗忘的小诗,思绪不禁又飞回了20年前。
     
那时我刚结婚不久,正是所谓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不幸的是,为了革命工作,我和妻子一直两地分居,虽然都是在同一个县内,却相隔了80里山路。那80里山路全在崇山峻岭之间,其中有许许多多险沟深壑悬崖峭壁,有的地方几乎没有人烟。要想和妻子相聚,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那时这80里艰险的山路在我眼中却是一条幸福的道路,因为走过这条山路,我就可以见到妻子,那正是我求之不得的。路途的艰险与漫长算什么,年轻人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呢。
     
说来我自己现在都不相信了,那条令人望而生畏的深山古道,我居然创造过五小时走完全程的记录,真不知当时怎么竟有飞毛腿一般的功夫。
     
其实阻碍我和妻子团聚的主要不是那条可怕的山路,而是当时十分苛严的请假制度。妻子是教师,每天必须上课,要相聚只有靠我请假。我是公社供销社营业员,负责为农业学大寨供应各种农具农药化肥等,农业学大寨搞得如火如荼,一般情况下也是不能请假的,好不容易请一次假都要间隔两月以上,而且假期最多四天。之所以四天,是因为那时乡下是五天一场,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必须在下一次赶场前回来开门营业,除了在路上往返奔跑,我实际在妻子身边只有短短的两天时间。
     
请假必须提前几天打报告,让领导充分研究(说来可怜,我所在的供销社一共只有五个人,其中一个领导),一旦获得恩准,我就高兴万分,天天焦急地等着那个大喜的日子,到了那一天,匆匆收拾好行装,象野马一样嗖的一下就溜了出去,一会儿就翻过了一座山。
     
起先由于不识路径,不知在荒山野岭中多少次迷路。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路,只有印着兽迹的一片片乱山坡,翘首四望,连个人影都没有,就只好凭感觉乱闯。走了好久好久,终于看见了院落,赶紧向人打听,才知道走到完全相反的方向上了,只好折回重走。
      
路虽然崎岖曲折,可是深山里人迹罕至的地方却有着绝美的风景。幽深的山谷里,小溪潺潺地奔流,满山的野草郁郁葱葱,不知名的鸟儿在悠闲地歌唱着,巍峨的悬岩从四面合拢来,人好象行走在井底。累了,就仰卧在那些洁净无尘的青石上,望着朵朵白云从高高的山顶上飘过,感觉惬意极了。
      
最难过的是两天后的返程。体力还没恢复又得重新踏上那条道路,心里实在是不情愿。由于无论如何都得赶回开门营业,所以即使雷电交加,也得冒险上路。说来也实在不凑巧,我十有七八都是冒着风雨踏上归程的。
       
临出门时,妻总会把一把小伞塞到我手里,然后去找来一把稻草,俯下身去把稻草挽在我鞋上,双手使劲地搓,直到将稻草搓成一根结结实实的指头粗的草绳,再将草绳缠在我鞋上——这叫草脚马,是山区农民雨天防滑的一种特有方式,这样,我就可以出门了。
      
撑开伞,最后一次回望站在屋檐下的妻子,转身就走进了满天雨幕,再回首时,一切都已消失在如丝的乱雨中。
     
那是一个什么场景啊,满山的山洪爆发了,平常十分温柔的潺潺流水忽然象野兽一样咆哮起来,山洪从高处飞奔而下,浑黄的溪水在岩石上摔得粉碎,又一头猛扑下来,发出雷鸣般的声音,震得整个山谷隆隆作响,许多小路都已被山洪淹没,没有淹没的也大多成了烂泥。而我,一个孤独的深山行客,却要迎着山洪一直往前走。
     
小小的雨伞挡不住满天风雨,没多久,身上就浸满了雨水,肌肤一阵发冷,但随着体力的消耗,全身开始冒汗,却又开始发起热来。脚下的草脚马每走一步,就在泥地上印下两道绳痕,鞋子里早就灌满了泥浆。
     
也不知走了多久,肚子饿了,却找不到吃饭的地方,低头看脚,两只草脚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踪影——早就磨掉了。
     
就这样一路风雨一路泥泞走完80里山路,来不及休息,又得准备第二天的工作了。
      
在那些难忘的日子里,曾发生过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小故事。
      
一次,我到了妻子那里,她们学校一个非常热情好客的老教师硬要请我们去做客,说是早就准备好了,而且他家就在学校附近几里的地方,去来很方便。我一再谢绝,那位老教师却铁了心非要请我去不可,边说就边来拉我。
      
我看看天色还早,反正路也不远,就只好与妻子一道去了,心里打算的是在天黑前赶回学校来。
     
到了老教师家里,他马上吩咐他老婆做饭,又是煮腊肉,又是推豆花,搞得热气腾腾。一会儿院子里的农民听说来了客,都过来围着我们话家常。
     
我看这样子一时可能吃不成饭,天黑前能否赶回去很难说,就悄悄和妻子商量好,婉谢主人的好意,我们必须回学校去。谁知我刚开口,主人立马笑着打断我说:什么事不可以明天做?今天就安心住下来,不要客气嘛。这样吧,我拉二胡给你们听说着果然转身从里屋拿出一把破二胡来,用嘴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就吱嘎吱嘎的拉起来,原来是一支老曲子绣金匾,听起来咿咿呀呀,所有音都是跑调的。
我哪里听得进去绣金匾,又哪里有心思吃他的饭,我走80里山路 为的是两个月一次的夫妻团聚呢。
      
趁他绣金匾入了神,我和妻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就假装散步偷偷溜出了门——没办法,我们只好私奔了。我们轻轻的从院子旁的竹林穿过,往下山的路快步走去,心里总算轻松了些。
      
转过一个山坡,忽见前面窄窄的小路上站着一个人,那人冲着我们大声说:不要走!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老教师,原来他发现我们私奔后抄近路来拦截我们了,顿时我们的心一下揪紧,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接下来的故事不用详述了,总之我们乖乖的被押了回去,晚上吃腊肉豆花,满满一大桌农家菜,院子里几位长者都被请来陪我喝酒,屋子里洋溢着喜气,我也只好强打起笑脸,陪他们说一些言不由衷的空话。酒足饭饱后,老教师安排我妻子和他女儿一起就寝,我则睡老教师的床……
       “……
鹊桥毕竟难酬愿,误了红颜又几时。我那首小诗就是那个年代写的。
                              2003/7/27
凌晨  龙溪镇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