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故乡在三峡  

2006-06-17 23:07:55|  分类: 议论风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在三峡

     我生长在三峡库区的一座小县城里,小时对于故乡的概念,差不多全是从古人的诗句中感悟到的,什么“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等等。长大后到了农村,便学着古人的样子抒发怀乡之愁:“远游天外知何日,遥隔云端忆我家”。现在想起都好笑,我当时所谓的“远游天外”其实也就离家几十公里,真是“为赋新诗强说愁”。
     真正被生离死别般的故乡情结所震撼,是在浩浩荡荡的库区移民外迁之时。由于三峡工程的需要,库区成千上万的移民扶老携幼离乡背井,到遥远的地方去重新安家。他们离开故乡前所表现出的对故乡的无比依恋之情,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故乡情结,那是任何诗句都无法描述的一种悲壮。
     由于工作关系,我目睹过多次欢送移民外迁的场面,虽然码头上锣鼓喧天彩旗飞舞,但每当汽笛声长长地响起,轮船拔锚起航的那一瞬间到来时,许多移民的眼泪都会夺眶而出,码头上尽是呜咽之声。因为从那一刻起,他们就永远离开了祖祖辈辈生长的地方,子子孙孙都成了异乡之人。往往这时,我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杜甫的名句:“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爹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云阳县南溪镇迁往上海崇明岛的移民徐继波在跪别70岁的老父带着妻女离家时,特地从故乡的山坡上挖走了一棵黄桷树苗,他说:“我就像这棵黄桷树苗,即将栽到崇明岛的土地上,但是我的根却在三峡,我要让子子孙孙今后看到这棵黄桷树,就要想起自己的根”。从电视上看到,当装载三峡移民的专船到达崇明岛后,徐继波第一个双手捧着那棵黄桷树苗踏上了崇明岛的土地。在他心目中,那棵黄桷树已经不是树,而是故乡的化身。
      瞿塘峡口的大溪是举世闻名的大溪文化的遗址,那里有一个移民是舞龙灯的高手,村上年年闹元宵都少不了他舞龙头,前年他举家外迁到了湖北草埠湖,春节来临前,他思乡心切,想到乡亲们舞龙灯没有龙头了,怎么是好。这位汉子居然马上动身回到瞿塘峡和乡亲们一起过年舞龙灯。在他心目中,龙灯已经不是龙灯,而是留在故乡的一段梦了。
     三峡移民大多数没有读过多少书,没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闲情逸致,但是他们的故乡情结却铭心刻骨,没有半点矫揉造作,没有半点装腔作势。唯其如此,三峡移民的牺牲自我的高尚精神才尤为令人敬重。
      我想,在三峡工程完成后,应该在大坝上为移民们建造一座高大的纪念碑,上面刻下这样的内容:“世世代代记住那些为了三峡工程而永远离开故乡的移民”。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