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轰动一时的“德兴成”命案  

2006-06-13 18:31:03|  分类: 古往今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轰动一时的德兴成命案

       1927
年王陵基任卫戍司令时,重庆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谋财害命案,当时的《商务日报》《新蜀报》等报纸都做了报道,如今过去了近80年,可能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
    王陵基的儿女亲家杨百皋是乐山巨商,他见王陵基在重庆的势力越来越大,就从乐山来到重庆这个万商云集之地经营绸缎布匹棉纱类生意。他选定道门口莲花街转弯处作为商号地址,择了个黄道吉日开业,商号取名德兴成。由于有王陵基的面子,德兴成很快就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往来收支业务很多,到了比期天,也就是约定的收款时间,店内人员往往忙不过来。
     转眼到了年关,生意更好了,但是老板杨百皋反而暗暗心焦,接近年关那个比期,许多该收的款项都来不及去收,杨老板把能派的店员都派出去了,仍然不够。怎么办呢,杨老板想,只有伙房的老夏还没有出去了,就把老夏叫了来。
    老夏是杨老板的乐山同乡,也是他家的佃客,自幼在他家中长大,为人忠厚老实,完全可以信赖。但他毕竟是一介伙夫,不懂业务,杨老板就把几笔帐的票据给他反复交代得清清楚楚,并一再叮嘱要谨慎行事,快去快来。
    老夏见老板把收帐的事情交给他去办,也非常高兴,心想一定要把事情做,说不定今后还会得到提拔。
    当天晚上,出去收帐的店员都回来了,惟独不见老夏,杨老板就有几分担心,怕老夏出事。天黑尽了,还不见老夏的踪影,该不是卷款逃跑了吧?不会的,老夏是忠心耿耿之人,绝不会见财起意。
    那时重庆烛川电灯公司只供电到12点,每到了深夜1130就要拉电汽笛提醒市民准备油灯,到了12点就准时停电。电汽笛响了,老夏没有回来,12点了,老夏还是没有回来。这下杨老板真的慌了,马上向亲家王陵基报了案。
    王陵基听说后勃然大怒,心想,哪个吃了豹子胆,敢动我亲家的人。次日晨,王陵基召集卫戍司令部的全体侦缉人员开会,下令将可疑人员逐一排查,务必限期破案。侦缉人员闻风而动,一时搞得满城风雨,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却没找到一点点线索。
    转眼就到了初夏时分,天气渐渐热起来,有火城之称的重庆已经有人开始挥扇纳凉了。这天,杨老板正躺在竹椅上养神,心里想着音讯俱无的老夏,不免就有些黯然神伤。恍惚间,忽然看见老夏迎面走来了,还是穿着平时穿的那身衣服。杨老板赶忙问:你哪里去了,害我找得好苦哦,老夏回答说:我在馆子里呀。杨老板忙起身追问,老夏转身就没了踪影,杨老板大声喊:老夏,却一下惊醒过来,原来刚才是一场梦。
    杨老板虽然梦醒了,却清楚的记得老夏在梦中说的那句话——“我在馆子里呀,回头他就向王陵基讲了梦中的情形。两亲家觉得虽然梦境不足为据,但是破案心切,也不妨假戏真做。当下对重庆最出名的几家馆子如其春”“永年春”“四风会”“葛岭”“留春幄进行了摸底,把几个老板全部叫到卫戍司令部来讯问,威胁他们招认,结果一无所获。
      
侦缉人员这时向王陵基报告了一个情况,就在老夏失踪不久,经常在德兴成店里进出的另一个乐山人丰子卿忽然消失了。丰子卿以前是王陵基部的一个副官,后来生活无着,长期赖在德兴成店里混饭吃,和店里的人都混熟了。后来,丰子卿和几个退伍军官一起在望龙门和太平门之间一个临江的地方开了一个瞰江楼宾馆和一个小馆子,就在环球电影院隔壁,离20军部也很近。
     
这一情况引起了王陵基的重视,他马上派兵包围了瞰江楼宾馆一带,开展彻底搜查。在一墙之隔的环球电影院厕所粪池里,发现了几块被肢解的尚未腐烂的尸体,丰子卿显然难脱干系了。随即在城里抓获了丰子卿,丰子卿自知罪责难逃,还没等用刑就招供了他谋财害命的经过。
     
原来,哪天老夏拿着收款票据走出德兴成店门时,正好丰子卿也出门,两人就结伴而行。老夏与丰子卿是同乡,又同在德兴成进出,是信得过的人,就把出门收款的事径直告诉了他。哪知丰子卿见他手中是一笔可观的财物,顿时就起了邪念,一边走一边就打主意。丰子卿说:反正我今天也没事,重庆的情况我比你熟悉,我带你一路去收款吧。老夏本来就不会办这种事,有丰子卿带路当然好不过了,两人就一同去把几个地方的款都收齐了。  
     回来的路上,丰子卿说:老乡难得在一起,不如就到我开的馆子去吃顿便饭喝两杯冷酒边说就边把老夏拉到了他的馆子。老夏不知是计,就跟着去了。
丰子卿在吃酒时暗暗给老夏下了一种特殊的麻药,酒后把老夏带到了馆子楼上。这种麻药很奇怪,吃了就不停的傻笑,而且会失去疼痛感。丰子卿把老夏刚刚收到的钱全部抢到手后,为了灭口,就将老夏杀掉。由于麻药起了作用,老夏不光一点不反抗,还望着丰子卿傻笑不止。丰子卿一点点的肢解他,先砍手后砍脚,他不喊不叫,还一直不停的笑。当天晚上,丰子卿悄悄将分解的尸体扔进了粪池,然后卷款逃到城里另外的地方躲了起来。
    丰子卿还交代,他已经用同样的手段杀了几个人。
    王陵基为了进一步侦破,在城里四处张贴告示征集证据。事出意外,竟然因此而找到了一个老夏遇害的目击者,这个人姓冉,在重庆至上海的客轮上当领江。
    冉领江长期往返于重庆和上海之间,那时从上海进货回重庆很难,冉领江就趁跑航运的机会帮一些老板顺带点东西找点外快。以前他曾经帮丰子卿带过多次东西。这一天,轮船就要起航了,他照例跑去问丰子卿需要带点什么。店员们说丰老板在顶楼上,他就沿着楼梯向上走——那时都是木楼梯,当他上完楼梯头刚冒出梯口时,忽然看见惊人一幕:丰子卿正手执利刀在猛割对面端坐的一个人的手臂,那人并不喊叫,也不呻吟,只是傻乎乎的望着丰子卿笑。地下,已经有了一支割下的手臂------
    冉领江吓得惊叫起来,声音惊动了丰子卿。丰子卿回过头来也大吃一惊,立马举起带血的刀恶狠狠的说:你敢说,就和他一样!
    冉领江哪里敢出声,轰隆一下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爬起来头也不回的跑到码头上,一头钻进领江台直打哆嗦,一会儿,轮船就起航前往上海了。
    由于受到丰子卿的威胁,冉领江回重庆后一直不敢报案,看见王陵基贴出的告示,知道丰子卿已经落网了,他才到卫戍司令部去报告了自己看到的情形。这下丰子卿就更是罪证确凿了。
    杨老板想到老夏这样一个老实忠厚的人为他而死,心实难安,派人将老夏被肢解的尸体组合起来收殓厚葬,还在德兴成商号里为老夏设灵堂坐白”——也就是现在的追悼会。并将杀人凶手丰子卿脱光衣服剃去头发,仅在脑顶上留一块长方形头发,捆在一个类似滑竿的竹架上抬到老夏的灵前来进行活祭。读罢祭文做完法事后,由卫戍司令部士兵武装押到后伺坡——后改中央公园今为人民公园渣滓坝明正刑典。行刑时,仍然采用丰子卿杀人的手段,先断其四肢再斩首。当猛砍其手脚时,丰子卿也和老夏被害时一样不叫喊不呻吟,只是不停的傻笑,据说也给他吃了那种麻药。
                            
                 2006-3-10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