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万里过海来 只为一柱香  

2006-06-13 23:08:16|  分类: 新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里过海来  只为一柱香

1998年3月13日下午,一群风尘仆仆的日本学者来到修复一新的重庆市忠县南岸翠屏山陆宣公墓前,举行祭拜活动,一时,人头攒动,观者如堵,热情的忠县东道主们争着向远道而来的日本客人致意,欢迎他们来访。
    来访的是“日本东洋文化振兴会.惜心会访华团”,他们的团长乃是日本著名汉学家、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鬼头有一先生。
   
               一、“惜心会”抵达忠县

    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鬼头有一先生及其同道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是那么的崇拜,崇拜到如痴如醉难分难舍的程度。几十年来,鬼头有一先生一直坚持不懈地在日本宣传和讲授中国传统文化,拥有大量的弟子。他涉及到的中国传统文化非常广泛,既讲《论语》《庄子》,也讲李白杜甫,连一些中国人都感到深奥难懂的典籍他也研究得很到家。1996年8月,他曾冒着炎炎赤日只身来访忠县,认定了他所崇敬的中国唐代大政治家陆贽真墓在忠县,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祠堂建在忠县,他当时忘情地拜倒在宣公墓前的情形已为很多人所知。当年他回到日本后,向学界公布了忠县的考察情况,引起大量的汉文化崇拜者的兴趣。从那时起,他就开始着手组团重访忠县,让更多的崇拜者能到宣公墓和白公祠前献上一份虔诚。
    笔者有幸在1998年8月陪同鬼头有一拜谒陆墓白祠,和鬼头有一先生已是老朋友,且两年来书信不断,所以在3月13日赶到忠县码头去迎接他。
    这一天天清气朗,飘洒了几天的春雨刚刚停住了,翠屏山上一片葱茏。
    中午1点,鬼头有一先生一行27人乘坐的飞艇抵达忠县,77岁高龄的鬼头有一先生,依然和前年一样精神矍铄,红光满面。
笔者注意到鬼头先生手中提着一个一尺见方的纸箱,上面印着“名古屋”等日文,遂上前接过来,一起驱车往东坡宾馆。走进房间后,鬼头有一先生便将那纸箱小心地放好,显得颇为神秘。
午宴匆匆地举行了。日本人的繁文褥节也真够严格,先后有数人走到宴会厅中央致词,大意是,能够学习并欣赏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能到忠县来访问,是一件很美的事,早就盼望着到忠县来,今天终于实现愿望了,非常高兴。
    一个白发苍苍、身材高大的日本朋友走出来向大家一再鞠躬,然后朗声吟唱了他刚才在船上写的一首七绝:《早发渝港向忠县》
            春风放艇发渝州,百里溪山画尚幽。

不见黄猿临水躁,只看桃李笑江流。
    这位日本朋友叫久野为和,是一位汉诗爱好者,他用日本式的声调反复吟唱,听起来就像听电影里的那些日本歌曲一样婉转悠扬。一会儿,久野先生将这首七绝用毛笔书写了出现,几位日本人一起将其字幅连接起来举示众人,赢来一阵阵掌声。
   
              二、隆重而虔诚的祭拜

    事出意外,原先安排好的两辆旅游车忽然一下动用不了,“惜心会”27人中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人,且女性居多,如何去徒步攀登翠屏山呢?真把东道主急坏了!
    鬼头有一先生说:“走,步行!”。
    时间不待人,也只好如此了。于是,一行白发萧萧的日本老人便渡江徒步攀登翠屏山。春雨刚住,路面很滑,日本客人们互相扶携,奋力登山,东道主颇难为情,而日本客人们却兴高采烈,谈笑风生。
    在临近陆墓时,鬼头有一先生一眼认出了前年来时认识的一位姓刘的农妇,当时那农妇热情地邀请鬼头有一先生在她家吃午饭,用农家的豆花饭款待了来自东瀛的客人。鬼头有一先生快步走到刘姓农妇面前,和刘热情拥抱,说:“前年来你家留下非常美好的印象,谢谢你对我的热情接待。”说着,鬼头有一先生从行囊里掏出两个精美的礼品盒,说:“一件是送给你女儿的,一件是送给你儿子的,前年认识他们后,我一直记着他们。”他还掏出一叠照片送给刘。原来是前年在刘家做客时照的相。刘一阵激动,说不出话来。
    宣公墓已不再是前年那副破败不堪的样子了。就在这天上午,忠县四大家领导及十多个部门的同志才在这里隆重举行了“陆宣公墓修复竣工庆典”,焕然一新的陆宣公墓仿唐代制式,墓碑为四川省作协主席马识途所书,人们从山崖上采来了一大束鲜艳亮丽的野花放在墓前。
    鬼头有一先生见修复的陆宣公墓如此庄重大方,感到非常欣慰。
    隆重的“惜心会”祭拜陆宣公活动开始了。
    鬼头有一先生打开了那个神秘的纸箱,从里面取出一件件物品来摆在陆宣公墓前,原来纸箱里是从日本专程带来的供品,有糖果20余种、糕点10余种、香烛若干。怪不得鬼头有一先生一直很细心地守护着那口纸箱。
    烛点亮了,香点着了,“惜心会”副团长菊本阳美女士和秘书长樋口和子女士走到墓前深深一鞠躬,然后相对一鞠躬,再退到两侧,宣布:承祭、迎神、就奠,指挥其余20多人一一早已整整齐齐站成两排,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接下来,鬼头有一先生上前三鞠躬,俯身单腿跪拜,将一杯酒缓缓地绕着香烛浇到地上,再拜。
    鬼头有一先生退到墓侧,朗声诵读从日本带来的《祭陆宣公文》:
    “维时一九九八年三月十三日,日本国名古屋‘惜心会’等同志27名,谨以清酌庶羞之奠,敬祭于唐大相国陆宣公之灵……”
    鬼头有一先生满脸的庄严,满脸的虔诚,他是用日语诵读的,每读一句,便由翻译、洛阳“康耀”旅行社总经理董秋凡用汉语诵读一句。这时全场肃然,每个日本人都低着头,静静地聆听着鬼头有一先生的祭文。场外的围观者们止住了喧哗,鸦雀无声地注视着这些异国人对中国古代圣哲的祭奠。
    “惟天宝以来,玄宗肃宗代宗相继蒙尘,职政崩坏,藩镇跋扈,内忧外患交到,唐朝将土崩陆沉,谁人能救之乎?当此时,公在翰林上书曰:……”
    《祭文》是鬼头有一先生的手笔,完全是中国古代的格式,最后说:“呜呼,公薨而后1194年,忠县重修公之祠祀。余等又爱忠县性灵之地,赞公之高风清节,以欲传之后世。公之神灵其尚飨。”
    《祭文》诵读后,27个日本人依次到墓前单腿跪拜,每人敬上一柱香,再敬一杯酒,墓前烟气缭绕,酒浇湿了好大一片地。
    最后,菊本阳美和樋口和子指挥全体三鞠躬,宣布送神,礼毕。
    笔者轻轻问鬼头有一先生:“这一套程序是日本祭奠圣哲时必用的吗?”鬼头有一先生说:“是的,但这一套程序却是中国祭奠孔夫子时的制度,并非日本的发明。”
    现代化程度很高的日本,为何还遵循这些中国古老的文化遗风呢?笔者心里暗暗想。
   
                 三、东坡宾馆之夜

    晚上的酒宴是忠县的东道主为欢迎日本客人而举办的。鬼头有一先生一行虽然已经十分疲倦,但兴致却一直很高,仿佛不知疲倦似的。
    鬼头有一先生用他那特有的富于感情的声调致答谢词,他说:“21世纪就要到来了,中日两国要和世界人民一道共同走向21世纪。陆宣公的道德文章,不论在那一世纪都是需要我们继承和发扬的。我为能再次来到忠县这个美丽的地方而高兴。我和我的同胞们感谢忠县的东道主对我们的热情接待,我们将永远记住这一天。今天我看到宣公墓修复得这么好,感到非常高兴,谨再次表示感谢。”
    致完答词,鬼头先生仿佛兴犹未尽,转身邀请笔者和他一起登场,笔者还未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却见他已翻开一个本子向他的同胞们大声讲起了什么来。
    翻译告诉笔者,鬼头先生在向日本朋友介绍笔者及作品。
    只听见一阵掌声,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了笔者。
    翻译说:“他们都知道了,你是记者,是个古典派的诗人。”
    笔者感到有点惶恐。
    这时鬼头先生开始用日本的方式吟唱一首诗,唱得回环宛转,余韵悠长——他唱的是笔者今年春节寄给他的一首诗:
            白祠陆墓两堂堂,曾共先生过大江。

三万里程朝北阙,一衣带水忆东洋。

细搜残碣攀荒垅,纵论华章到盛唐。

闻道欲来重聚首,海天遥望感茫茫。
    大概是说到诗歌,久野先生的兴趣又被激发出来了,他顾不得吃喝,伏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一会儿就用毛笔书写出了一首七绝:
            行人三月步斜阳,占尽风情一路香。

盛德宣公何处卧,孺童遥指李花芳。
    鬼头先生的吟唱才罢,久野先生的吟唱又起,宴会厅洋溢着浓浓的文化气氛,使人玩味不已,乐在其中。
    见此情形,樋口和子女士也激情迸发,走到场中即兴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接下来可谓七嘴八舌,各抒己见,让宴会高潮迭起。其主要意旨,都是谈中日文化交流,中华传统文化对他们的巨大影响等等。
    宴会结束后,笔者单独采访了鬼头有一先生两个小时。
    鬼头有一先生说,前年来忠州后一直盼望重逢,为此用了一年时间来准备。“惜心会”是一个学术组织,大部分都是鬼头先生的弟子。该会已建立20年,前来忠县的成员中大多数都是有20年会龄的老会员。会员都是大学以上文化,也有外国留学归国的。每年“惜心会”除了日常的学术活动外,还要另外举行两次大的跨国学术活动。今年适逢“惜心会”成立20周年,要举行大庆。问会员们,今年大庆去哪里?都回答:去中国!又问,去中国哪里?都回答:去忠县!为了来忠县,鬼头有一先生特地用很多时间给会员们选讲了陆贽的文章和白居易的诗歌,尤其介绍了陆白二人与忠县之关系。当最后决定来华人员的时候,人们踊跃报名,都想来看看忠州古城,但考虑有的年龄太大,有的家中难以分身,还有的人虽然十分向往忠州,却不是“惜心会”成员,这样,就有20多人没让来。那些没来成的人心中还有意见呢。
    鬼头有一先生反复表述这样一个观点,即中国文化是日本文化的母亲。日本人永远都崇拜中国文化。中国的古典文学以哲学为中心,而中国哲学是最好的哲学。日本的学校都开有汉语课,都要读白居易。中国的古典文学很深奥,很高明,很典雅。日本的上流社会,以熟悉中国古典文学为荣,只要是上流社会的人,多少都会一些中国的古典文学。
    笔者担心鬼头有一先生因连续奔波而劳累,不忍再占用他的时间,他却说:“精神很好,尽管谈下去。”夜10点,笔者告辞时,鬼头有一先生说:“今年9月我还要率团来游三峡,那是一个以‘三国’为主题的组团。那时也许还可以在万县与你见面呢。”   

四、东瀛名酒献白公

    次日,“惜心会”一行驱车前往忠县城西瞻仰白公祠。白公祠是纪念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祠堂,规模虽小,却全国少有,与之相匹的,只有河南洛阳的香山祠。
    去白公祠的路很陡,旅游车一路小心翼翼地开去,日本客人大约是担心出事,都自愿下车步行而不愿坐车。
    这也倒别有风味,去白公祠山路上尽是芳草翠竹,间或一片金黄的菜花,一片青青的麦苗,到处春意盎然,日本客人们东瞧瞧西望望,好不舒畅。
    小小的白公祠一下来了20多个日本人,大约是前所未有的,管理人员热情地为客人们解说。人们在文物陈列室白居易塑像前停下来,由菊本女士和樋口女士主持向白居易致敬,鞠躬。
    鬼头有一先生介绍了白居易在忠州的诗作“一只兰船当驿路,百层石磴上州门。更无平地堪行处,虚受朱轮五马恩。”
    身材高大的久野先生走到白居易塑像前深深地鞠躬后,忽然变戏法一般地不知从哪里拿出两瓶亮闪闪的酒来高举过额,说了一大通国人听不懂的日语。笔者看得真切,酒瓶上三个大字是“白乐天”(即白居易)。接下来经翻译一讲,笔者才明白了。原来这是久野先生为了表达他的心意特地从日本带来的两瓶酒,此酒以中国唐代诗人白居易的字命名,是产于京都名满日本的文化名酒。久野先生说:“白乐天”酒是为了纪念白居易而创的名牌,这种美酒给人带来平和吉祥和幸福,所以不远万里带来献于白公神位前。同时,久野先生还带来了“白乐天”酒的精美的图片和说明书。
    在场的中国人和日本人都一起为久野先生热烈地鼓掌。
    真难得久野先生的一片诚心,跨洋过海将“白乐天”酒敬献于白公神位前,白公有知,定当含笑于天上。
   
             结语

鬼头有一先生一行27人离开忠县后又驱车前往地处大巴山区的达川市进行访问,在那里,他们将去寻访唐代另一诗人、白居易的挚友元稹的足迹。
    日本人崇拜中国的传统文化,作为中国人,我们完全有理由为自己的民族文化自豪。但反过来躬身自问,我们又为弘扬优秀的民族文化做了些什么呢?日本已经是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国家,对任何现代文明的成果绝不排斥,但同时却又完好地保留、继承和发扬着传统的东西。现代的和传统的并行不悖,且都尽量将其发挥到极致,这恐怕是日本成功的诀窃之一。而我们在对待传统的问题上不知做了多少傻事,不知浪费或破坏了多少历史人文资源。鬼头有一生的两次忠州之行,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