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白桥溪的叠影  

2006-06-13 22:5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桥溪的叠影

       
一条山溪从城东北的州屏山上淙淙流下,清清的溪水冲撞着山谷里那些横七竖八的乱石,水珠溅到两旁的山花野草上,闪烁着晶莹的光彩。山溪再往下流,穿过一段高峻陡峭的峡谷,便投入了长江的怀抱。
       
这便是儿时忠县城东郊的白桥溪。
       
那时的白桥溪幽静而秀丽,溪流两旁,山石全是白色的,你可以在任意一块石头上躺下来,聆听溪流掠过山石时发出的潺潺水声,仰视一片片浮云从峡谷顶上轻轻飘过,而不用担心衣服会沾上一点尘埃。
      
跨越溪水的,是一座小石桥,所谓小石桥,不过是架在山溪上的一条五六米长的石块而已。峡谷里绿树婆娑,山道盘纡,要走到桥跟前才能发现它,很像辛弃疾笔下的风景——“路转溪桥忽见”。
       
然而就是这个小石桥,却是忠县城通往郊外的要道,每天都有很多人,要从西边的山顶一步步下到谷底,走过小石桥,又一步步从谷底攀到东边的山顶。
        1961
2月,在大跃进的浪潮中,白桥溪的上空忽然神话般的架起了一座长桥,这座桥从西边的山顶架到东边山顶,将两座山拉到了一起。令人惊奇的是,这座桥全是竹索做的,长长的用竹篾绞成的竹索(至少有150米吧?)像大渡河上的泸定桥一般晃荡在半空中,欣喜的人们那时正在欢呼着将于1962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竹索桥的建成,无疑使人们激动万分,人们纷纷扶老携幼来参观这座桥,在高高的空中体会飘飘欲仙的感觉,虽然那时肚子已饿得有些日子了。
         
我是跟着年迈的爷爷一起去漫步这座竹索桥的,那时我刚会走路,一路欢蹦乱跳,觉得很好玩,而爷爷对此奇观却心惊肉跳,视若畏途,走不到一半就急忙往回赶。一生嗜诗的爷爷这时也没有忘记做诗,即兴吟道:“凭将竹索缆飞桥,桥影凌空百丈高。我到中途惊破胆,游人依旧乐逍遥。”
       
不几天,竹索桥便开始出现险情,竹索松弛,桥体动摇,县里立即宣布封闭,禁止通行,最后的结局是拆下来给公共食堂做了柴烧。于是,人们只好又从从西边的山顶一步步下到谷底,走过小石桥,又一步步从谷底攀到东边的山顶。
        10
年后,西边和东边的山顶上相继出现了一座座工厂,与之配套的一座公路桥在山谷里架起来了,这是一座10多米长的石拱桥,比原先那座小石桥大了许多,给人们带来了很多方便。当然,梦境一般幽静的白桥溪和那座诗意一般的小石桥从此就在汽车扬起的尘土中从人们的记忆中慢慢消失了。
      
又过了20年,白桥溪渐渐被街道和房屋包围起来,建设中的忠县移民新城就在它的旁边。1997年,一座又高又大的桥在白桥溪上空出现了,它横空出世,气势磅礴,将西边的山顶和东边的山顶都双双压在脚下,桥上可并行六辆大卡车,桥头立着先贤巴蔓子和白居易的高大塑像,桥两端是通往新老城区的水泥公路,入夜,华灯璀璨,霓虹闪烁,一片光明。
       
今年春节我回到家乡,第一件事就是游览白桥溪,当我站在雄伟的大桥上凭栏俯视脚下的山溪时,眼前便叠印出了古老的小石桥,“大跃进”时的竹索桥和七十年代的公路桥。小石桥已荡然无存,竹索桥已灰飞烟灭,那座公路桥还在,高高地望下去,就像儿童的积木。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