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剥菜头的日子  

2006-06-12 14:4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就胡乱地吃了早饭,穿上父亲那件旧棉衣,带上妈妈为我们准备好的刀子、手套、围腰等,有时还带上一个小木凳,姐弟数人便在夜色中匆匆走出门去。寒冬的风像刀子一样迎面刮来,小城里黯淡昏黄的路灯像疲倦的人半睁着眼睛,从不同的深巷里陆续走出一些神情相似的人,都急急忙忙向江边走去……
    剥菜头的一天又开始了。
    六七十年代,每到冬腊月,家乡忠县城的凌晨几乎都是这样开始的。
    把从地里收回的青菜头加工成鲜美可口的榨菜,第一道工序就是剥掉菜头根部带筋的厚皮,这便是剥菜头了。剥完50公斤,并用篾条穿成串整齐地堆码在一起,经验收合格后,便可以获得两三角的工钱。那时我年仅十四五岁,每天冬天都去剥菜头。
    天刚麻麻亮,从新生乌杨等公社来的装满菜头的木船就靠岸了。鲜嫩的菜头如拳头大小,带着湿漉漉的霜露,闪着绿色的光泽,被一箩一箩卸到岸上,隔一丈远就堆上一堆,每堆好一堆,早已守候在旁的人群便拥上去争着说:“这堆是我的,我先到!”其实究竟谁先到,谁也不知道。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天不亮就赶下河去的原因,去迟了就抢不到菜头剥,也就挣不到钱。于是,每天清晨因抢菜头而引发的争吵总是此起彼伏。有时争夺激烈,人们挤成一团,便会有站不住脚跟的人猛地跌扑到在菜堆上去“霸占”着。
    剥菜头应该是最简单不过的劳动了,谁都会,可是要从早到晚一个接一个地剥,今天剥了明天又剥,也不是件轻松的事。那些菜头经霜冻后一个个冰凉,拿在手里好似一团冰,更何况从长江上不时刮过来的寒风——有时夹着雨雪,毫不遮掩地往脸上猛扑,往脖子里直灌,人蹲在冰冷的河滩上,要不了多久就手脚僵透了,手指头不听使唤了,锋利的刀子一不留神就会伤了自己,流血不止。
    但是,剥菜头的河滩上却不时响起欢声笑语,这是那些小伙子们在穷开心,说些乱七八糟的话互相取乐。最开心的是事便是挖设陷坑整“蒋麻子”。“蒋麻子”其实并无麻子,只是雀斑多了一点,他是菜厂验收菜头的师傅,每天手提一只盛满红土浆的小桶到处巡视,对工作非常负责,剥好穿成串的菜头经他认真查看后,洒上一些红土浆作为验收标记,就可以领工钱了。他若是一声“返工”,谁也拿他没法。于是调皮鬼们在他的必经之道上挖出一个两尺深的坑——河滩上的沙挖起来很容易,上面铺上篾条,盖上大块大块的菜皮,再撒上沙,“蒋麻子”远远地提着小桶走过来,一路上大声喊着:“不准剥狠心菜!不准剥车脑壳菜!不准……”忽然轰地一声陷了下去,桶里的红土浆倾出溅了一身。这时河滩上便爆发出一阵开心已极的经久不息的笑声……
    到了中午,人们饥肠辘辘,眼睛都往县城方向张望,一些人便反复唱“盼望着胜利归来的炊事员”(改自京剧《沙家浜》唱词“盼望着胜利归来的侦察员”)。“炊事员”是谁,当然只能是家中的老父老母,父母做好了饭,满满地盛在饭盒里便急急地往江边赶来,可无论多么热腾腾的饭菜,远远地送到江边时,早已凉了,剥菜头的人谁也没吃过热腾腾的午饭。
    时间长了,剥菜头的技术也提高了,抓起一个菜头三刀就解决问题,被剥后的菜头根部留下一个三角形的断面。我们起早摸黑地干,一般每天能挣到一元钱左右。后来,当了知青,仍向往着剥菜头,就回城混进剥菜头的队伍去,像做贼一样。“蒋麻子”这时除了喊:“不准剥狠心菜”之外,还要高声喊:“不准知青剥菜头!”但实际上他只是喊喊而已,明摆着有那么多知青混在里面,都撵走了,菜厂不就停产了吗。
    转眼过去了20多年,在这20多年里,世路坎坷,风云变幻,我们这一代人把荣辱毁誉悲欢离合的滋味都大略品尝了一下,才知道当年剥菜头那点苦根本算不了什么。最近几位老同学碰到一起,竟然十分留念那段冰冷的时光,当下说定了,今年冬天,无论如何要再去剥一次菜头,去真切地重温那段历史。要不,几年后那片难忘的河滩就要因三峡水位的抬升而永远消失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