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逝者如斯,来者生生不息!

——深切怀念50年来先后去世的亲人,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

 
 
 

日志

 
 

特殊的知音  

2006-11-08 17:29:09|  分类: 真相大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殊的知音

 

 

1989年春天,在一个细雨霏霏的日子里,我写了一首长歌纪念我自己的一个重要日子,这首诗叫《下乡插队二十周年感赋》。后来这首诗传了出去,先后被不少刊物发表,包括在《中华诗词》上发表,进入网络时代后,这首诗传到了更多的地方。这本不足道,我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昨天,我收到了朋友唐世政从新疆寄来的由他主编的大型诗词集《红羊悲歌》,我在该书的434页意外的看到一首署名杨作林题为《插队行》的长歌,竟与我的《下乡插队二十周年感赋》如出一辙,不禁哑然失笑。

请看:

伟人一语传九天,百万少年走如烟,拜辞庭闱异乡去,不学文章学耕田。

这是我的开篇语。再看杨作林《插队行》的开篇语:

伟人一语震八方,百万青年换农装,肩扛银锄插队去,不学文章学插秧。

两者对比,无乃太相似尔。不仅如此,《插队行》中还有许多“酷似”之处。比如:我的原作是“孤灯残月夜茫茫,此时痛彻百回肠”,在他那里被变化成“油残灯暗夜茫茫----对月痛彻百回肠”;我的原作是“和血和惶恐”,他是“和血大声唤”;我的原作是“错投黑胎罪深重”,他是“只因未卜投胎错”;我的原作是“初闻招工疑非真”,他是“忽闻返城疑非真”;我的原作是“荒唐岁月去不回”,他是“苦难日子去不回”。

如此等等,真的让我激动了一回,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正有我的知音。

当然,他也有大量的句子是原创,比如“荒唐岁月熬到头,小康路上任我走”等,我的原作中绝对没有。

从作者介绍中得知,这位叫杨作林的朋友是黑龙江林口人,也是当年下乡插队的知青,不知今生有机会拜识否,如能拜识,则真是一段佳话也。

                                 

2006118日星期三于重庆

附:

下乡插队二十周年感赋                          
伟人一语传九天,百万少年走如烟,拜辞庭闱异乡去,不学文章学耕田。

荒山野岭风夜吼,茅屋绳床灯如豆,群鼠绕枕去复来,梦中惊起泪满袖。

日出而作入而息,渴饮崖泉倦倚石,寒山伐薪多风霜,春雨插田一蓑笠。

夏日田亩半焦土,冬后已无粟可煮,广阔天地竟如何,饥来掘尽芭蕉树。

昔日同窗偶相聚,痛哭狂歌醉欲死,世味年时细味之,漫漫人生乃如此。

况复故园山水隔,云雾茫茫归未得,忍使天下父母心,不伤老病伤离别,

黄钟毁弃剑深埋,瓦釜雷鸣鬼登台,年年斗争无宁日,岂独误尽一代才。

初闻招工疑非真,群起夺路技纷纷,不堪归心急似火,犹自强说要扎根。

追查三代论血统,错投黑胎罪深重,今年忍辱复明年,和泪和血和惶恐。

孤影残月夜茫茫,此时痛彻百回肠,冥冥苍天呼不应,可怜迷途一羔羊。

二十年间如闪电,乾坤几度风云变,当时浪漫少年郎,对镜黯然纹生面。

个人沉浮何足言,且喜国运复本原,谎言推翻百废兴,从今再振民族魂。

神州改革起风雷,荒唐岁月去不回,惟有旧事长相忆,每年今日一徘徊。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